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世界博览 > 《双子杀手》:送给每个人的一面镜子

《双子杀手》:送给每个人的一面镜子

时间:2019-12-01 分类:世界博览

咖啡小小

影片的新老两代杀手都在试图去证明,只要是一个有情感的人,都不应该去做泯灭人性的事情——被当做杀人机器使用。

拿遍了奥斯卡、金熊、金狮的李安,自上一部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场休息》之后,时隔三年,终于又出新作了。作为当代影响巨大的知名华裔导演,李安说自己是个十分贪心的人。一直以来,李安所做的,就是在电影的道路上不停地尝试与探索。

的确,从《饮食男女》里活色生香的家宴场景,到《卧虎藏龙》中极具东方玄学意味的滔滔竹浪,从《色·戒》一闪而过、精致又阴郁的都市场景,再到《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浪漫又富有想象力的诡谲色彩,实在很难用某一个词、某一句话来概括他多变的创作风格。

无论是《断背山》中绝望的羁绊,还是《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深邃的凝视,唯一不变的,是李安总有办法去触动观众心底最深的那根弦。

用西方镜头演绎东方思想

电影的技术与电影的艺术,是电影分离出来的双重灵魂,但是随着电影的不断发展,纯艺术片与纯商业片的界限早就开始模糊,艺术片帮助商业片走向更高的维度,技术赋予艺术电影展翅高飞的翅膀。

加上近几年来超级英雄几乎垄断了纯商业片的票房,但是随着复联系列落幕,今年来《狮子王》《小飞象》等经典IP重演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好莱坞原创输出乏力的说法尘嚣直上。

在此之际,更加具有深度、可看性的故事结合不断革新的技术,成为李安、诺兰等众多大师正在探索的电影之路,他们探索的是电影的明天。

正如克林特伊斯·特伍指导的《美国狙击手》,丹尼斯·维纶纽瓦指导的《边境杀手》都在商业、艺术价值、人性思考中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点,这样的作品几乎就是好莱坞新商业大片的成功模板。

如果说《双子杀手》这部电影让观众失望的话,可能是看完之后,回想起来,情节有点老套。毕竟那些谍战悬疑电影,已经把“杀手”或者“特工”的故事讲的差不多了。想在故事的悬疑上有突破,并不容易,好在这也不是李安这部新作的目标所在。

整部电影的悬疑感没有持续很久,真相在电影过半的时候,就被揭晓了。观众不用费力去猜,就可以看到威尔·史密斯饰演的男主角,作为杀手正要退休的时候,却遭遇了组织的追杀。而追杀的人正是“他自己”,这正是“双子”杀手的由来。

是不是谜底就在谜面上?别担心,影片告诉了观众这些信息,才算刚刚开始,这也是李安导演铺陈故事的背景。真正的故事从这里才展开,而李安导演也有自信,用两个方式来将故事讲的不一样。

影片的四分之一之后,老杀手退休未遂,反被追杀。作为主要人物的老杀手,开始有了典型主线故事的行为和内心矛盾,行为上他必须找到追杀他的人,找到事情的真相。而内心上,他其实害怕去面对自己的过去,以及曾经控制自己的大反派。于是观众开始移情这位进退两难的老杀手。

在老杀手的行为和内心冲突一点点得到突破时,随之而来的,是酷炫的动作场面。高速摄影和120帧画面得到了发挥,几场摩托车飙车戏,除了跟拍,还有快速的变焦,急速推进的人物特写,在大银幕上的视觉冲击力极强。同时,也减少了很多画面的失真,在变焦和镜头高速推移的过程中,画面中的信息量一点也没有减少,反而令人目不暇接。

老杀手对于年轻杀手的预判,非常清晰地揭露了两代杀手之间的联系。之后的几场硬核动作戏,即便是在黑夜里的打斗,也利用了有效光源,让几场动作戏都非常的耐看和扎实。

在武戏之余,相信李安导演最喜欢和最擅长的,就是拍摄人物的内心情感。一直以来,李安导演在人物的塑造上几乎就没有失手过,对于人性深度的思考也是他一直所追求的。

影片中,想要退休的老杀手亨利,无时无刻不在流露出人性的一面。“退休等于找回自己的人性和良知”,这个良知也是他和组织决裂的关键。揭穿了身边女性卧底的身份,却还为她的安全负责,都体现了他和组织的背道而驰。

在谈及退休的原因时,老杀手亨利说:“我多杀一个人,就对我的工作多产生一份怀疑。”他想退休,也是想重新回归生活,重新寻找自我。从此他也走上了一条,挥别自己的过去,抵抗权利阴影的道路。

“上了年纪,不敢照镜子。”李安自己也说,人到中年,回首过去,谁不想重头来过。撞上一个20多岁的自己,走着过去的老路,怎么办?恨铁不成钢,打又舍不得。

老杀手开始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去,面对幕后操控自己命运的人。而当他发现,来追杀自己的人,正是年轻版的自己时,他感觉自己不但这一生被操控了,而且是永恒被复制、被操控了的感觉。于是他在改变自己的同时,还要去改变自己的未来,甚至是人类的未来。让自己脱离这个恐怖的组织,以及结束这个无限循环的父权关系。

影片也从这里开始,出现了科幻和哲学思想的部分。如果克隆人成为了现实,那么“造物者”就成为了赋予克隆人生命的广义上的“父亲”。而“父亲”的爱与欺骗,教诲和指使,要如何相信和判断,成为了是否有完整自我的象征。人类情感和反叛精神成为了克隆人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无论有再多正义的理由,例如机器没有痛苦、没有家人会为它伤心等,我们都不能容忍人类最终被机器所替代。人类最珍贵的情感会让我们紧张,害怕和痛苦,后悔和软弱,这也是我们避免暴力和犯罪的最后一道人性枷锁。

影片中的新老两代殺手,都在试图去证明,只要是一个有情感的人,都不应该去做泯灭人性的事情——被当做杀人机器使用。当我们在探讨,没有感情可以无限服从命令的杀手时,其实我们在谈论机器,一种程序化没有感情的战斗机器。而人类被机器所替代,变成高效、没有感情的指令动物,是当下我们的社会和价值观所无法接受的。这个话题继续延伸,也可以是工厂里的那些终将替代人类生产力的机器。我们是否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这部《双子杀手》讨论人类有没有权利去创造和使用这样的机器,这些都是超越伦理和克隆人所存在的问题。亦如影片的结尾,一个独立自由的人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将保留他试错和自我选择的权利。无论老杀手如何建议年轻的自己,不要选错专业,年轻的杀手都坚持说,他会选择自己的人生。这同时也是对个体意识和自由权利的完整保留,而不是根据别人的经验(另一种形式上的权威),或者利益最大化的方案去选择人生的道路。

一场电影技术新革命掀起的风暴

为了将视觉体验放大到极致,《双子杀手》运用到了电影界“120帧+4K+3D”的顶级技术,带给观众纯粹拟真的视觉体验。

李安说:“这次能够跟威尔·史密斯来合作这部新片,是一个非常特殊和美妙的经验,因为要感谢最新的科技,能够让我不只是跟一位威尔·史密斯、而是跟两位同时地合作”

利用真人CG技术,特效师通过模具校准脸上所有的跟踪点,通过电脑进行数字空间上的计算转换,在虚拟形象上重构整个面部和表情细节,还原了一个23岁的威尔·史密斯。

从1997年的《黑衣人》、2001年的《拳王阿里》,到2007年的《我是传奇》、2013年的《重返地球》,再到前段时间的《阿拉丁》,大荧幕前的观众见证了威尔·史密斯的不断成熟和变化。该如何创建一个既真实还原本人、又符合观众心理认知的年轻角色,是《双子杀手》所面临的一大挑战,而李安导演再一次在CG技术上实现了登峰造极的艺术效果。

利用高科技进行的“数字造人”,是通过技术在虚拟形象上重构男主角威尔·史密斯的所有表情细节——连皮肤的毛孔、细纹、肌理也都看得清。虽然是“假人”,却能在巨大的屏幕上呈现出和真人一样的生动表情、意味深长的眼神和微妙的情绪变化,这样的技术本身就让人叹为观止。

电影里的两个威尔·史密斯,一个是50岁的老年版特工亨利,一个是只有23岁的青年版小克(Junior),通过数字技术,让他整整年轻了27岁。

创造一个数字化人物是视觉效果方面最难做的事情之一,这不是做“年轻化”,也不是“面部置换”,我们所看到的是对威尔·史密斯表演百分百的视觉捕捉。这是凭借威尔自己的表演、动作和能力,去创造出的真正丰富的表演。

同时,维塔工作室(本片特效)在打造年轻版威尔·史密斯时,还参照了他20多岁时的生活影像视频,几乎找来了他年轻时候的所有视频素材。

这些素材并不是《绝地战警》(27岁)、《独立日》(28岁)、《黑衣人》(29岁)等电影镜头里的威尔·史密斯,而是生活中的素颜视频,如家庭录像等。

《双子杀手》在拍摄时,威尔·史密斯只需带上下图的这个头部装具,在脸上布满摄影机跟踪的黑点,模具上的两台摄像机就可以记录他所有的面部表情。特效师通过模具校准脸上所有的跟踪点,然后跟踪点通过电脑进行数字空间上的计算转换,在虚拟形象上重构整个面部和表情细节。

影片中,年轻版的小克因此才拥有了除了如假包换的皮囊外,还有了丰富和变化的表情、情绪。数字人物呈现出来的喜怒哀乐,让我们惊叹着技术可以使影像以假乱真。

除了“数字造人”,李安在《双子杀手》的技术革新其实不满足于此。我们都知道早在2016年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李安就尝试了120帧。在今年的这部新片里,他希望把这些新技术能融合的更好。120帧过于完美,所有演员、景别在电影镜头下纤毫毕现、展露无余。

到了《双子杀手》,李安继续尝试数字人物 + 高帧+3D的终极结合,全方位地呈现这部“自己追杀自己”的动作科幻片。

影片拍摄还是120帧,但为了照顾观众以及实际播放的银幕介质问题,同时做了60帧的版本(24帧的也会有,2D的也会有)。用《比利·林恩》体会120帧的技术革新,在一部剧情片里,肉眼可见的体验其实不多。

我们用24帧和60帧看《双子杀手》动作戏份,就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这次尽量要看60帧及以上版本。电影片开头部分,威尔·史密斯在两公里外射杀高速火车上的人。24帧看是一列快速行驶中的模糊车身,而60帧看甚至能看清火车上坐着的乘客。

年轻的杀手小克出现后,两人在布达佩斯的摩托追杀戏,不仅动作劲爆,视角上第一和第三人称的不断切换也很有味道。最主要的,镜头快速运转,车速不断提高,在60/120帧下观看酣畅淋漓。即便是高速动作,中远景镜头里的周围建筑、路人也都一览无余,清晰入眼。

影片中老年亨利被撞倒落地后,年轻小克直接用摩托撞向亨利肉身。这一回合的交手里,通过这些高速动作戏,小克显出年轻人的强悍和灵活。之后几场贴身肉搏,真人与数字人扭打在一起,“数字造人”的技术呈现出最高难度的虚实结合,看不出任何不同。

这一次,李安希望通过《双子杀手》实现三点技术理想:数字人物、高帧、3D把它们完美融合和包装,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全新观影体验。

李安是一个总能够打破视效界限的人,他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得到的经验是,数字电影需要做到更真实、更沉浸、更加充滿人性。在他开始探索的高规格影像下,他发现人们的眼睛变得更尖了,从此观众的参与感会更强,以致于演员的表演、现场的灯光、动作的设计都要跟着变。他觉得这是接下来几十年,电影行业很值得探索的领域,值得自己花时间花资本去研究、去发展。

有一天,你站在未来回首过去,这条路对不对,时间会给出答案。从这个程度上说,《双子杀手》是李安送给自己,也是给每个人的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