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姆勒全球失速股权争夺战再度升级

时间:2020-11-21 栏目:英才

张延陶

2020上半年,北京奔驰再次迎来高光时刻。

根据保监会上险数据显示,奔驰上半年在中国市场的增速远超大盘,以35万台的累计销量位居豪华品牌之首,再度成为中国豪华车市场銷量冠军。

然而,作为北京奔驰的两大股东,北汽与戴姆勒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戴姆勒方面,排放门持续发酵,不仅美国开出了22亿美元的罚单,欧洲市场的合计索赔总额也超过了10亿欧元。而梅赛德斯-奔驰今年上半年的全球销量也大幅下滑19%至87万台。

北汽集团方面,一手促成北京奔驰与北京现代合资项目的徐和谊在今年7月离任。虽然北京奔驰依然保持着其利润奶牛的重要角色,但是北京现代、北汽自主、北汽新能源都陷入了增长困境。

因此,北京奔驰对于两家大股东的重要性在此时尤为凸显。“股权之争”的各路消息再次甚嚣尘上。

戴姆勒全球减速

对于全球众多车企而言,新冠疫情的爆发给公司经营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然而对于戴姆勒而言,危机在2019年就已经显现。戴姆勒集团2019年的财报显示:2019年戴姆勒营收为1727亿欧元,同比增长3%;而息税前利润以及净利润分别为43亿欧元、27亿欧元,同比重挫61%、64%。回顾戴姆勒10年以来的财报,息税前利润与净利润纷纷刷新了10年以来的最低值,2010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73亿欧元以及47亿欧元。

2019年末,戴姆勒的自由现金流为14亿欧元,下滑51%。财报给出的解释归因于排放丑闻的赔款,以及高田气囊召回事件。

疫情的来袭没有给身陷囹圄的戴姆勒以喘息的机会。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戴姆勒营收同比增长2%至823.5亿欧元。而净利润同比下滑扩大至78%至9.07亿欧元。而利润下滑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排放门、高田气囊召回事件的发酵。

面对赚钱愈发困难,花钱好不痛快的格局。戴姆勒加快了其成本控制的步伐。

2019年11月,戴姆勒公布的重组方案显示,计划到2022年在全球范围内裁撤1万多个工作岗位,以节省14亿欧元的人力成本。今年初,戴姆勒又提出1.5万人的裁员计划。

2020年7月8日,戴姆勒年度股东大会上,康林松表示,尽管有迹象显示豪华车市场需求有所回升,但由于第二季度运营方面预期仍将出现亏损,公司决定进一步降低成本,为电气化、数字化转型做准备。

此后,有消息显示,戴姆勒的成本削减方案进一步扩大,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多人,以降低22%的固定成本支出,管理岗是该次裁员的重点。不仅如此,戴姆勒计划将人工成本节省目标由14亿欧元提高至20亿欧元,为此需要在原有基础上再裁撤约2万个工作岗位。

由此可见,戴姆勒的全球减速令其不得不更加依赖中国市场。而华晨宝马、江淮大众的合资股比相继放开想必也令戴姆勒对北京奔驰的增持欲望更胜以往。

股权争夺战

时间拨回到5年前,北京奔驰成立10周年。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当时表示:“北汽正在与戴姆勒股份公司谈股份收购事宜,入股成功后,北汽集团将成为戴姆勒的大股东之一。”

然而,2018年,李书福执掌的吉利汽车(00175.HK)动用了约90亿美元收购了戴姆勒9.69%的股份,从而成为戴姆勒的第一大股东。

股权争夺的脚步,吉利走在了北汽的前面。或者说,在并购式进化的道路上,吉利始终走在一众中国车企之前。

吉利对于品牌力的认知是超前的,其不断利用资本手段演绎蛇吞象的剧情,从而提升自身的品牌力,尽管交易方式不同,但对戴姆勒的收购无疑是沃尔沃收购案的又一次复制。

毕竟汽车行业是一个品牌力的角斗场。

虽然持有沃尔沃的吉利与戴姆勒存在着竞争关系,二者的产融联动也并未轰轰烈烈的展开。但是,经此一役,原本预期成为戴姆勒大股东的北汽感受到了危机。

2019年3月26日晚,北汽集团港股上市公司北京汽车(01958.HK)发布公告称,北汽股份与戴姆勒及戴姆勒大中华订立合资经营合同修订协议。根据协议,北汽股份、戴姆勒及戴姆勒大中华同意,分別按在北京奔驰目前注册资本所占比例合计增资8.928亿美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此次操作无疑是北汽彰显主权的表现。

在合资股比放开后,戴姆勒调整合资股比的意愿没有理由不进一步高涨。随着美国单边主义的持续推进,戴姆勒深知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增资后双方的股比依然维持依旧。这无疑触碰了戴姆勒谋求更大利润的神经。

3月27日,北汽集团发布2018年财报,其中显示,2018年北京奔驰营业收入为1354.15亿元,同比增长15.96%,而北汽股份2018年整体收入为1519.20亿元,北京奔驰方面的收入占据公司总营业收入的89%。另外,公司在2018年的净利润也实现了同比增长96.6%至44.3亿。

这一“傲人”的成绩单足以令戴姆勒眼红。因此,对于戴姆勒而言,为了在北京奔驰上谋取最大化的利益,利用与吉利的“暧昧”刺激北汽的求生欲未尝不是一个剑走偏锋的手段。

就在北汽“宣誓主权”2天后,戴姆勒和吉利宣布,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联合运营和推动smart品牌转型,致力于将smart打造成为全球领先的高端电动智能汽车品牌。吉利和戴姆勒将在中国成立一个50:50的合资企业,共同生产smart合资公司总部设在中国。

密集的资本交锋过后,三方都有收获,随后也各自偃旗息鼓。

直至2020年疫情爆发,戴姆勒全球业务进入深水区、北汽集团迎来领导人交接。而北京奔驰的亮眼业绩再次触动了双方寻求利益最大化的神经。根据数据显示,北汽股份今年上半年实现收入778.54亿元,同比下滑11.6%,但北京奔驰的相关收入达到了749.2亿元,占北汽整体收入的96.2%。去年这一数字为89%。

9月有消息称,戴姆勒准备重新启动与北汽关于增持北京奔驰股权的谈判,戴姆勒计划将其在北京奔驰的股比从49%提升至65%。

而北汽方面则传出了计划通过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的方式,增持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4.99%股份的消息。

2019年7月,北汽用200亿拿下来戴姆勒5%的股权,如果此次增持成功,北汽在戴姆勒的持股比例将达到9.99%,从而有望超越吉利9.69%的股份占比,一举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作为利益关联的双方,戴姆勒与北汽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这场感情纠葛中,双方的股权争夺或许仍将在拉锯中僵持。但双方下行的业绩又能否经得起这漫长的等待?

小编推荐:
格兰仕弯道超车能否成功?
格兰仕弯道超车能否成功?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