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四重创作逻辑与人文生态旨归

时间:2021-02-22

张娅

由宫崎骏执导、田中真弓、横泽启子等配音,于1986年8月在日本上映的奇幻类动画电影《天空之城》,以强烈的人文关怀精神和生态意识,对人类文明、生存发展哲学进行“科幻式”探索。影片借助想象式创作逻辑,为人文生态关怀与智慧科技的生动融合营造了新的表达空间。本文通过探究科幻动画电影《天空之城》的创作逻辑及其传递的人文生态情怀,为我国科幻动画电影创作予以启示。

科幻动画具有奇幻性特征,通过立足现实、超越现实来塑造新的动画形象。导演在创作科幻动画电影时,要超越常规认识,借助影片中的人物动作、行为和故事情节,为观众呈现前所未见的科幻故事。《天空之城》是日本经典动画电影,宫崎骏在“好的作品就是好,不要去考虑什么逻辑”的创作理念指引下,超越了现实叙事和因果逻辑的局限性,为观众呈现了极具包容性的想象空间,该片由此获得了“日漫史诗”的美誉。

一、《天空之城》的创作逻辑

科幻动画电影通过打破一般论证逻辑,以跳跃性叙事思维对现实进行解构,用科技元素构建了新的奇幻想象空间,呈现出独特的创作逻辑体系,并为大众构建了一幕全新的艺术图景。《天空之城》传承了宫崎骏的创作逻辑,通过风格奇特的动画叙事,为观众构造了充满想象色彩的天马行空意境,呈现全新的世界观。解读《天空之城》独特的创作逻辑,对深度解析该片主题、感受人物角色形象具有重要意义。

(一)角色逻辑:人物形象刻画辅助主旨表达

科幻动画电影角色充满想象力,具有夸张、变形的艺术特征,并通过外在表现力辅助主旨表达。《天空之城》主要讲述少年巴鲁邂逅天降少女希达,得知其身份后,掩护希达逃脱,逐梦“天空之城”的故事。该片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瑰丽浪漫的布景,塑造出具有逐梦意识的人物角色来吸引观众,又通过刻画男女主角之间微妙友好的情愫来迎合观众。[1]影片人物形象设计思路主要表现在“现实性”“奇幻性”两个方面,男女主角人物之间的共勉、支持是推动叙事情节发展的驱动力。创制者借助主人公希达的语言、表情和情感表达,体现了贴近常人的创作逻辑,而男主角巴鲁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他代表劳动者群体。影片通过塑造独特的人物形象,传递了鲜明的自主意识。在奇妙的幻想主义色彩感染下,作为矿工的巴鲁呈现了完全不同的出场方式、行为举止。总之,影片人物形象依据主題需要进行设计,其独特创作生动表现为主人公角色形象的相似性,男女主角历经挫折阻碍,在海盗船长的帮助下,最终克服困难。

(二)节奏逻辑:音乐语言渲染主旨表达

音乐的节奏、旋律和风格可以使观众快速理解影片主旨,实现情绪认知的有效交换。影片《天空之城》以视听结合的方式,揭晓故事背景,渲染人物成长逻辑,诠释了深刻的叙事主题。创作者通过音乐语言为观众呈现了想象力丰富、意蕴深刻的影片主旨。[2]《天空之城》的音乐风格与叙事风格相匹配,在音乐语言衬托下,以情感嵌入的方式传递主人公情绪。影片配乐时而悠扬绵长、时而轻快俏皮,创制者通过选择层次化的音乐语言同步传递层次感的画面,实现紧张、舒缓等不同电影段落语言的组合衔接与过渡,以声画同步的艺术效果使影片主题思想更加鲜明。在音乐主题基调上,该片通过使用音乐组合的复合式叙述效果,引导观众的心理感知,渲染人物角色心理情绪的动态变化,实现了良好的叙事效果。

(三)空间逻辑:科幻视觉语境推动主旨表达

在科幻动画电影中,创制者通常结合剧情发展来切换空间,塑造不同时空场景。《天空之城》以不同形式的空间场景叙述故事情感逻辑,呈现不同的视觉语境。影片通过高架桥、铁轨、群山中的小镇、蜿蜒的矿山等画面切换体现空间转换层次的丰富性,用运动、固定镜头的搭配来塑造画面造型与主题逻辑的内在关联——空中漫游之旅,从地下场景到空间场景的流畅转换;通过使用仰视、俯视和特写等不同的镜头语言手段展现空间场景;用视觉感和人物状态、面部特色来传递不同的艺术效果。影片以远近景交替使用的方式来表现巴鲁操纵机器时的危机感,并表现出少年临危不乱的勇气与机智。导演通过运镜体现以军队、政客等多方力量和巴鲁、希达以及海盗船长等团体之间的角逐,通过镜头转换体现不同群体的方向感和行为动机,制造紧张气氛。[3]影片从不同角度来观察、感知具有差异的视觉效果,用特写远景来表现空战的距离和随时坠落的危险氛围,以不断切换的空间来呈现剧情发展及主题结构之间的逻辑关系。

(四)色彩逻辑:鲜活色彩传递温情基调

宫崎骏的科幻动画电影往往通过精准把握、使用色彩,传递温情的创作基调,呈现出独特的情感主题。他擅长用暖色调来营造明亮温馨、积极向上的场景氛围,传递其中蕴含的励志、梦想等叙事主题,为观众营造舒适的观影体验。例如,在《龙猫》中,清新绿色的草原和淡灰米黄相间的龙猫,为观众传递安静、和谐的叙事主题。在《魔女宅急便》中,蔚蓝色天空,搭配干净的纯白色,为观众营造了明艳、清晰的观影感受。宫崎骏作品的主人公形象鲜明,充满活力希望,他通过对色彩的合理应用,塑造了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天空之城》延续了宫崎骏动画创作的一贯逻辑与色彩风格,采用温和色调来传递故事主题。男主角巴鲁是一名矿工,其色彩多为蓝灰色工装,而宫崎骏为了体现少年的青春活力,使用了清新的颜色,浅灰蓝色裤子搭配米白色的衬衫上衣,鲜明的颜色令观众眼前一亮。女主角希达是拉普达王族的公主,宫崎骏用粉红色发卡、淡蓝色连衣裙来彰显小女孩的青春活力和气质,令观众感受到公主的低调与可爱;而在其他人物形象中,海盗船长妈妈的粉红色头发,表面上看野蛮霸道、粗鲁嚣张,但同时也体现其桀骜不驯的正义感。

二、《天空之城》的人文生态情怀

《天空之城》生动体现了导演的人文生态精神,宫崎骏立足于工业文明与人类发展冲突的双重架构之上,借助多元场景叙述了工业发展、人类环境、生态环保等重大议题,诉说了大众对美好生态环境的人性追求,并向世人揭示生态冲突及其对人类文明造成的复杂后果。宫崎骏毫不忌讳地展示了文明异化、人性扭曲,他将人与自然的冲突进行了尖锐刻画,彰显了影片独有的人文生态内涵。

(一)人文生态情怀

影片《天空之城》所构建的“天空之城”,是工业文明畸形發展的结果,体现了影片对社会生态问题的揭露与反思。天空之城是工业时代的产物,由于过度追求科技发展,人类对自然大肆破坏,而这与工业发展的初衷相违背。该片以大烟囱喷出的浓雾开始,塑造了朦胧的黑烟囱场景,利用暗红色增强神秘感和恐惧感,着重描绘了工业时代下的环境空间。影片将蒸汽火车的浓浓黑烟、暗无天日的矿井与科幻相融合,塑造了飞行石材料,构建了具有科幻色彩的艺术场景。导演使用大幅鲜艳、明亮的淡蓝色,调和不同画面层次来关注生态人文主义内涵,对工业革命引发的畸形进步进行反讽,聚焦对人类和谐、美好生活的认同,传递了影片的自然主义立场。

(二)人文生态情怀的主旨反思

《天空之城》通过生动的色彩语言、深入人心的人物角色刻画,体现了影片对人文生态情怀的深刻反思。以生态为主题的《天空之城》,既有导演个人叙事风格的彰显,又有无极幻想的浪漫色彩,该片借助人物角色、场景设计、颜色光影变化等多个方面来反思人文生态情怀,天空之城正是工业文明发展的负面产物,充满探索欲、不尊重自然生态的人类使盛极而衰的空中文明自我毁灭,伴随着对财富猎取的贪婪及自私行径,天空之城不复存在。该片中形态多元的飞行器,灵活呈现了科技元素的视觉观赏效果。创制者通过对明暗进行合理搭配,适当补充光线,使色彩搭配与场景空间相和谐,为观众带来极强的视觉张力,揭示了人文生态情怀缺失所引发的恶果,引发观众对工业化环境下生态问题的反思。

(三)人文生态情怀的现实传递

科幻动画电影通过嵌入以科幻元素为主的各种元素,塑造了全新的电影空间。《天空之城》以写实、科幻的双重风格,生动展现了现实与科幻的内在关系,借助多变的场景画面,为大众呈现出一场视觉盛宴。影片以18世纪工业革命为背景,通过选择科幻元素,塑造了奇思妙想的宏大场景。该片将写实性和科幻性结合,希达为天空之城的公主,作为拉普达王族的继承人年龄尚小,对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不甚理解,但其最终在和男主角巴鲁的相处中,实现了对天空之城的探索。影片在叙述巴鲁与希达为躲避反派势力追捕的情节时,通过塑造火车到矿井、轨道等场景,体现了奇思妙想和科幻想象精神。由此可见,影片借助多元场景生动渲染了人文生态情怀的主旨内涵。

(四)人文生态情怀的时代回应

宫崎骏借助科技元素构建科幻空间场景,映现了工业革命的时代环境,体现了对生态问题的时代回应。《天空之城》中使用了飞行器、建筑机器人等科幻元素,没落的天空之城向观众展示了科技过度发展的结果。影片以伏笔和铺垫的手法,用掉落的机器人碎片见证天空之城的没落。创制者以人文生态情怀展开叙事,在主观理解的基础上,通过嵌入科技元素,塑造工业化气质场景,将空间与主观动画幻想相结合,以含蓄巧妙的方式深刻挖掘了时代发展的生态痛点。天空之城是一座神奇的城市,也是理想中的人类家园。影片充满正能量,试图唤醒大众心底深处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宫崎骏以独特的艺术创造力为大众描绘了一幅美好的社会蓝图,希冀观众能够从中汲取不尊重生态的社会教训,认识到人文生态情怀的重要性,实现回归时代的创作主旨。

结语

影片《天空之城》借助新颖、浪漫的动画气息,表达了深刻、严肃的世界观和人文生态情怀,以含蓄委婉的方式引发大众对生态环境破坏的现实反思。该片借助巴鲁、希达等人的心灵之旅,使大众更生动、直观地感受工业发展的两面性。影片呈现了工业技术发展膨胀后的面貌,以充满表现力的视觉语言,将宏大的叙事主题融入其中,揭示了人文生态关怀的价值、意义。《天空之城》以充满未来感的高科技元素,向观众传递了对自然的热爱与悲悯,倡导大众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用充满温情的语调传递了对人文生态关怀的现实反思。

参考文献:

[1]訚璐.油画语言在动画设计中的运用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4.

[2]易弢,黄嘉曦.论动画电影中幻想的逻辑构建——以《冰雪奇缘》为例[ J ].芒种,2016(04):119-120.

[3]王亚兵.久石让电影音乐的特点[ J ].飞天,2012(10):85-87.

猜你喜欢
宫崎骏动画电影科幻
嘿,我就是圆滚滚
动画电影
未来科幻城
宫崎骏动漫
有修养,不任性
动画电影中文学成人化错位与劣化趋势解析
大宝小神探·神秘科幻城堡
科幻神器:出现在前方的电话信息等
宫崎骏2019推新作复出! “画到一半死去也要做”
科幻画工厂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