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赟:创新光与影的多面手

时间:2021-03-29

2005年,刚刚硕士毕业的孙赟,赴日就职于素有“黑科技”之称的索尼公司技术研发本部。谈及在日的十一年,孙赟更多的是讲到了技术上的见闻与理解。比如2008年的智能电视项目,当时的要求是要在一款低端芯片上(运算能力不足现有智能手机芯片的1%),实现3D的人脸识别。如今这项技术已经普及在我们身边,比如在2017年火爆的智能手机人脸识别解锁。而在2008年,这是最先端的“黑科技”。也许翻山越岭的技术挑战,是属于理科生的浪漫。孙赟及当时的团队做到了,并“精准度和速度在当时是世界第一”。从他自信的笑容中,我们体会到了他对于技术的追求与攀越后的喜悦。

2016年,已经在市场中待了十一年的孙赟,毅然决定回国创业,创办云眸科技。适逢“VR元年”,看似热闹的VR行业也面临诸多困境,体验感欠佳、技术上被限制在简单的娱乐、VR行业标准尚未统一等一时之间无法解决的难题,浮躁的人趁此抽离了VR行业,行业内只留下了坚持、创新的实干者,这对整个VR行业的环境的提升极有帮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VR行业同样适用。有人为虚拟现实的风口到来而狂欢,有人则不屑一顾,认为虚拟现实目前依然噱头大于实质、华而不实,更有人则试图仅仅抓住这还未得到市场充分检验的新绳,以实现己身抱负,孙赟就是其中一位。毕业论文就写了图像识别技术的孙赟始终保持着对这个行业乐观的期待。他强调,自回国创办云眸科技,归根结底是源于自身对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技术沉淀,同时在艺术与商业结合越发紧密的现在,云眸科技在光影互动领域的产品积累的越来越多,产品的底层逻辑非常契合现在教育与娱乐对高大上的商业需求,这是一个新事物得以出现的前提条件。“创造新颖的光影视觉呈现与丰富的人机交互体验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的精准度、灵敏度,还有一些别人做不到的地方我们可以做,所以我们就瞄准这个去创新和突破。”对孙赟来说,是否有一种更高程度的客户参与方式从而实现技术与内容融合,是他一直以来思考的主题。

谈及创业之路的感触,孙赟说道:“其实没有太多戏剧性的感触,只是创业比想象的要艰苦,要艰难一些。”要细数创业路上的艰辛,每一位创业者一定都会有数不清的故事。相比自身的劳苦,孙赟则更关心公司里的伙伴,他提的最多的是手下的博士员工,像小工一样敲敲打打,跟着他一起去“搬砖”。“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擅长汲取他人长处的创业者一定能带给企业新鲜的动力,从日企中学到的管理优势,也让孙赟给了员工弹性的工作时间、晋升空间及取长补短的项目选择权,这也许就是云眸科技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依旧能保持适时调整和发展速度的底气。

整个采访过程中,孙赟对于行业的热忱以及对中国未来良好的心态溢于言表。在“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大环境中,孙赟认为互联网科技的创新正给这个过程提供崭新的动能,“这是一个大的飞跃,同时它也是一个必然”。中国有无数各领域的人才,虽然现在一些产业并不是世界上领先的,但相信未来,我们每个人都将参与其中。

QA

BOSS对话孙赟

BOSS:您在2002年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取得电子信息工程学士学位后,因何原因硕士选择了北航该年新设立的生物工程系的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呢?您当时是如何考量的?

孙赟: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的研究生方向会有很多分支,生物医学工程就是其中之一。简而言之,它的基础依然是电子信息处理,与生物医学相关的是需要用到电子和信息处理的技术来做医疗的仪器。当时在跨学科选择时,我认为這将给自己带来一些新的方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想通过深入其他学科的学习,启发一些新的思维,同时我本人也对生物医学兴趣浓厚,不亚于对图像处理的兴趣,当年的选择也对后来的工作、包括现在的创业,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

BOSS:2005年毕业后,您受聘于SONY公司的技术研发本部。对于在日企的经历,在您看来,有哪些给您未来创业带来的收获吗?

孙赟:在SONY的十一年,我认为有两点值得一提。第一,世界第一款人感智能电视是SONY在2008年时研发面世的。当时我们在电视上装有一个小摄像头,它可以捕捉在电视前活动的人与动作。当你坐在不同的位置听到的声音效果是不一样的,它会依据你的位置调整喇叭的音量,为你带来一个最合适的音场,这确实是日本企业在产品研发上细腻之处,很人性化地追求细节;第二,SONY比较注重个人发展,它会给你设定一个专属于个人的成长路线。每年SONY有两次面谈,上司会询问你的发展预期是什么?比如是希望往管理方向走,还是往技术方向走?他们会根据自身期望来给你做一个规划,使你能够自由地选择你要参加的项目,这是他们在管理上的人本及细致。回国创业后,我也将一些先进管理理念和模式带入了公司,如在管理模式上更加人性化,更注重员工的个人发展,我会给员工一些建议,让他们投入更加适合的项目。

BOSS:毕业后,您一直处于技术领域并持续学习、坚持研发。从2000到2020年,回首中国近二十年的时代变迁,互联网科技对不同领域有着深远影响,请您结合企业在VR/AR领域的发展,谈谈您对此的感触。

孙赟:中国这二十年甚至说这四十年,它的变化非常快,因此造就了很强的动能。大家都在奔波、都在忙碌,并且勇于创新,每天接受的东西很多都是新鲜的。当创新或者接纳新鲜事物变成一种常态,那么发展一定是指日可待的。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错过了国内高速发展的大环境。2016年回国的时候,我充分感觉到我们国家非常领先,比如打车与电商,一旦适应了以后,就能享受互联网发展带给我们的便利性,以及互联网给我们定义的新的生活方式。

AR与VR实际上是孪生兄弟,它们是把虚拟和现实结合到一起的增强现实。虽然2016年叫VR元年,可好像一直到现在元年都还没过去,因为它受限于技术的门槛,技术的发展都是需要经过无数次的产品迭代才能获得成功的。而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就是展现迭代开发的完美舞台。

BOSS:在您选择回武汉创业,针对武汉互联网发展商的新兴企业数量、第二总部规模及独角兽数量上,这些年都交出了不错的答卷。那么武汉互联网科技的创业环境,您是如何看待其优势与劣势呢?

孙赟:武汉有它自己独有的优势,第一点是武汉的区位优势,我们的产品会覆盖全国,但受规模的限制不可能在全国每个城市设点经营,受益于现在的高铁经济的四小时圈,我们可以覆盖大半个中国;第二点是武汉的人才优势,武汉高校每年有大量优秀毕业生,同时武汉的薪资和北上广深比较起来,人力成本会有很大的优势。

BOSS:随着5G的发展,物联网又一次成了全民关注的话题。其终端一般来说数据价值密度都比较低,比如心率、步数等健康信息很多情况下准确度都有限,随着大数据技术日臻成熟,人工智能技術不断发展,这种低价值密度数据整合也会增加数据的维度,从而创造出更高的价值。对于这方面发展,您认为将来还可能出现哪些平台级的机会呢?

孙赟:现在的数据越来越多,而且数据的质量是越来越好,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考量的话,一个是它的“量”,一个是它的“质”。“量”会带来人工智能飞跃的发展,人工智能是依靠数据来深度研究的并做出一些判断。这种“质”非常重要,即使有大量数据,如果质量不高,效率依然很低。因此“质”是人工智能飞跃发展的保证。从维度上来讲,人工智能的未来不是1+1=2,而是一定大于2,这一点我非常赞同。现在的平台也很多,相信以后会产生一些针对专门的细化产业进行互通互联的平台。这是我们身处新媒体艺术产业所希望的平台化共享模式,它更有利于让技术服务与市场更高效地接轨,更广泛地让供需产生多赢,从而促进经济地更高速的发展。

BOSS: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互联网开始发展,您见证了这个领域时代的变迁,反观上一代,您有何感触?

孙赟:互联网实际上是一种信息技术的爆炸,信息从世界各地迅速传达到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他们关注的点不再是局限性的信息,一个信息获取多元化的时代降临了。如今,互联网公司的方向越来越全面,因此它造成了整个社会逐渐变成了很多小社群,你关注的东西不同,可能在一起就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仅是我们和上一代人不一样,我们和同龄人也不一样,与比我们年轻的90后和00后更不一样。年轻人们更愿意围绕在他们真正热爱的东西周围,或者通过感兴趣的亚文化与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集聚成小组,愿意成群地连接在一起。人们的精神空间在互联网上的诉求越来越广阔,每个人也越来越强调自我与个性,这是一个必然。

BOSS:在企业中,您也会参与一些项目研发,同时也需要您去做一些项目上的对接,您是怎样去平衡和看待这两方面的?

孙赞:作为一名技术出身的创业者,从技术人员到企业决策人的身份转变,让我逐渐成为一名多面手。在产品研发上,我越来越偏向制定产品总框架与总路线,与之前专注技术不同的是,我更关注的是市场上需求什么,自己的产品有什么未解决的问题,再考虑自己公司能提供哪些产品和服务。在公司运营上,作为企业决策者,我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制定出公司的发展战略上。在市场对接上,我会对接和维护部分重要客户,我们也需要整合一些不同领域的资源,这是一个企业发展所需,我也会尽可能地去适应,也可以看成另一种互通式学习。

猜你喜欢
人工智能发展
2019: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与就业
数读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时代,就业何去何从
区域发展篇
下一幕,人工智能!
图说共享发展
图说协调发展
图说创新发展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