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喧哗,静水深流

时间:2021-04-07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说过:“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恰如古有东施效颦只为博取目光,今有上海名媛只为人前风光,她们或许本是那潭深水,最终却因虚荣自负沦为浅水。人们最终只记得那虚荣的一面,而不是那份辉煌。

清浅的溪流常伴着极响的冲刷声,但那一望而不见底的潭水从来便是佛者一般的平静,浅水喧哗,静水深流,人亦如此。

愚者向来只会去涉足那浅水之地,在其中不亦乐乎地践踏着,激起极大的水花,耳畔亦传来一群人的应和声。他们只懂得在不经意间,在一片安寧之中,摇落一树的叶,激扬几圈的涟漪,换得众人投来的目光,并美其名曰:“凡尔赛。”但正如林语堂先生曾在批判社会十大俗气中提到的:“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每与人言必谈贵戚;见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与朋友聚喋喋高吟其酸腐诗文;施人一小惠便广布于众;与人交谈便借刁言以逞才;借人之债时其脸如丐,被人索财时其态如王。”如此炫耀、卖弄、张扬之举,最终只会透露出其生命源泉的浅薄。

还记得《小时代》这部电影中的“纸醉金迷”:四个平凡的女孩,她们周身要么是名牌包包,要么是限量球鞋,她们四人的友谊似乎诠释了“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一些角色沉浸于物质追求中,从而散发出自己那自以为明亮的光芒,发出自己那份喧闹,浅水也因此泛起涟漪。

浅水都是喧哗,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总有智者如深水般平静地批判着,以恢复最初的那份宁静。比如《人民日报》对由各种名牌堆砌而成的《小时代》所向社会传递的拜金主义的批判。香港作家亦舒说:“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什么珠宝,因她没有自卑感。”的确,在这片喧哗的浅水之旁,总有人只是静静观望这份喧哗,他们深知,凡尔赛里面的那份虚荣是一切美好之下的虚无。

所以,浅水喧哗,静水深流。愿你面对这个时代的喧嚣、骚动,始终保持你的朴素与高贵!

【主持人语】本文的比喻令人印象深刻,作者以喧哗的“浅水”比喻喜爱炫耀之人,以静流的“深水”比喻网络时代的智者,生动形象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文章中引用的林语堂名言,“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每与人言必谈贵戚”,和本次主题十分贴合。

赵婕妤,平常热爱阅读,喜欢写作。曾在《新校园文学》《精短小说》《作家文苑》等刊物发表作品数十篇,曾荣获第十三届文心雕龙杯校园文学主题征文二等奖,乐清市第七届初中段“小文学家”等荣誉称号。作品《纸·朵朵·城》荣获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一等奖,作品《粉笔灰》荣获语文报时代新人说征文二等奖。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