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香烟

时间:2020-05-25 栏目:新作文·初中版

杨铭源

我与父亲交谈甚少,不是他在忙,就是我在忙。他长期在外奔波,许久才能见我一面,或是晚上匆匆的一顿晚饭,或是早上还未来得及打的招呼,这样的日子,让我对他渐生陌生,开始疏远。不知何时,他竟然爱上了抽香烟。

自从爷爷得病后,父亲就忙得不可开交,既要照顾家中老小,又得在外拼命挣钱,白头发一夜之间长了很多。可祸不单行,饭店里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光景惨淡,本就不富裕的家里,生活变得更加紧张了。

我知道父亲内心的苦楚,却不知如何安慰他,怕他因为一些琐碎小事而恼火,增苦添忧。可我发现,他竟开始吸烟了。要知道,父亲是从来不吸烟的。就只是在会客、聚会时来上一两支。可现在,那烟盒却换得频繁。

一天早上,父亲轻轻拍醒沉睡的我,说:“起来吃饭吧,已经5点40了。”我迷迷糊糊地起床,穿好衣服,餐桌上早已摆放了一碗可口的面。我连忙捧着碗吃了起来,吃着正香,却发现父亲倚在桌子旁睡着了——他凌晨2点多才回来。我不禁泛起一阵心酸,怕他受凉,便轻轻叫醒他,让他到床上去睡,他只是慢慢地站起来,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看我,没有说话。只见他披上一件已经穿了五年多的羊毛衫,搬起沉重的电瓶,想要为我弄好电动车。可这么多天的劳累,他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搬着沉甸甸的电瓶晃晃悠悠地走到门口,我赶紧给他开门。走到楼道,他头用力向前探去,侧着身子,靠着楼梯,一阶一阶地慢慢挪动沉重的脚步,那老旧的羊毛衫在他两旁摆动着,拉链打在裤兜里的烟盒上,啪啪作响,我知道他又要去抽烟了。我赶忙拿起书包跑下楼,却在门口止住了脚步。我听到他握着手机压低声音说:“这钱我也不能借给你,我家最近手头紧,拿不出这么多钱,况且我爸快做手术了……”说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快熄灭的烟,吐出一道直直的白煙。我眼眶泛红,父亲听到我的呜咽声,连忙把手中的烟熄灭,我趁他还没看见连忙拭干了泪,却看到地上已经踩熄的三四个烟头。

现在,家中光景慢慢好了,父亲也变得开朗起来,可那一根根燃尽的香烟,是父亲那几日的心酸和无奈,是父亲唯一的发泄处。在那缭绕的烟雾中,我读懂了父亲。

(指导老师:康  蓉)

小编推荐:
城市之光
我们都是 有“问题”的人
爱终会迎来美好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