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

时间:2020-10-16 栏目:杂文选刊

冯天军

初二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语文老师,他学识渊博,教学能力强,但对学生十分严厉,甚至有些苛刻。比如,检查学过的东西,如果出现错误,他会采取犯错一一惩罚的措施,比如罚写数遍,连续提问一个星期等,学生们都很怕他,背后也都有怨言。

我是父母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所以,我总是比别人得到更多的“优惠待遇”,也因此,对于语文老师的高冷有点接受不了,虽然战火还没有烧到我的身边。

不久,我就尝到了语文老师的厉害。那次,他检查我们陶渊明的《饮酒》(其五)背诵情况,包括我的同桌在内的好几个同学都没有背过,轮到我背时,我把“欲辨已忘言”,背成了“欲说已忘言”,就这一字之差,他竟然让我把这首诗默写五十遍,而且让我感到极不平衡的是我的同桌和其他没有背过的同学只写两遍。

我自小到今,从没有接受过惩罚,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惩罚,此时,我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我脆弱的心理防线几乎要崩溃。但是,我还能把控自己,接下来,带着怨气怒气不服气,写完了那天文数字的五十遍,我仿佛看到了每一遍都含着晶莹的泪花,每一个字中都带着偏心的火星。

这次事件没过多久,又一件事砸到了我的头上。期末考试,我的语文考了全班第二名,就是有一道课外文言文丢分多,我没有想到,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我的粗心,并说,只要认真思考,完全能够做对,面对他的苛刻,我表现的若无其事,心中在嘲笑他的小题大做。接着就接收到了他如雷般的惩罚:“让我把配套练习册中的所有课外文言文在本子上做一遍。”我当时就懵了,這不是纯粹给我小鞋穿吗?这样霸道冷血的语文教师,让我不耻。于是我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偷偷地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信中列举了他对我的那些不公,并直接给他扣上了偏心、故意欺负人的罪名。

第二天下午放学,他把我叫到办公室,我没有一点紧张,而他却和蔼地让我坐下,我心里却厌烦他的假惺惺。他开口问我,假如有这样两个任务,一个是去太行山,一个是在家里拉磨,你觉得分别让良马和毛驴做什么好?我冷冷地回答,当然是良马去太行山,让毛驴拉磨了。他点点头,又抛出一个问题:那么,良马和毛驴比起来哪一个挨鞭子更多?我说当然是良马了,因为他要赶路,就会多挨鞭子。他笑着对我说,你回答得很好!你应该明白我经常对你严格要求的原因了,我这样做就是因为你能担负起上太行山的重任,你是一匹良马。

至此,我才明白了他对我“偏心”的良苦用意,多日来,困扰在心中的那些冤屈,像冰雪一样慢慢地融化。因为我是一匹良马,他希望我永远是一匹奔跑在前的良马。

后来,我的学业一路顺风,先是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重点高中,后来又考入了一所全国有名的重点大学。这一切都应感谢语文老师当年给予我的那些“偏心”的惩罚!

【原载《山东青年》】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