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毒舌兽医的温情人

时间:2021-04-30

居里

二谦和二妹

尹铁垣的名号在宠物界如雷贯耳,他的毒舌自成一派。作为宠物医院院长,老尹最看不得矫情,最不耐烦眼泪,你哭得越狠,他骂得越凶。主人哭诉狗狗吃自己便便还拉稀,老尹嘲笑:“嗨,多环保的狗啊!”主人问狗狗能不能不吃药,老尹冷笑:“行呗,不吃就死快点。”

一只肥猫被老尹揉得脸都变了形,满脸无语。它叫二千,几年前被人花2000块买回家。后来患上尿道结石和猫癣后,那人又把它寄养在了宠物店。说是寄养,二千知道,人类管这个叫“遗弃”。宠物店把它扔到了医院,老尹一邊嫌它又脏又臭,一边给它治病上药,二千痊愈,赖着不走。

老尹给它改了名,二谦,谦谦君子的谦。猫咪不是货物,没有价钱。二谦得寸进尺,蹭病人的罐头,越吃越胖。后来,它当上了“住院部部长”。二谦部长的助理,是条狗,叫二妹。

二妹没少被老尹鄙视:“白眼狼,不认人,就认肉。”二妹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金锁,是老尹和同事给它买的平安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老尹就是这么一个人,嘴上不饶人,心肠比谁都软。

出溜要走了

这些年,找老尹看病的人越来越多,穿市过省、跋山涉水。他们来治猫狗,也为医人。

顾奶奶今年91岁。这天,她一个人用轮椅推着猫来找老尹。老尹一看,悬了。猫咪肾脏、输尿管结石,病入膏肓。顾奶奶静静听着,抹了抹眼泪。去窗口交费时,她从口袋里掏出八张100块,手一抖,掉了五张。子女出国,一人独居,猫咪“出溜”是她唯一的老伴,但出溜要先走了。她哽咽着说:“我家里没人了。”猫咪以为老人叫她,应了一声,声音软软的,像说:“奶奶。”顾奶奶陪着猫咪过完最后一个新年,1月2日,她为出溜选择了安乐死。

晚安小汤圆

“签了吧。”老尹把安乐死协议书递到明亮跟前,淡淡地说,“签了它就不难受了。”

明亮立着,话都说不清,背包里插着根逗猫棒,像个无助的武士。五年前,他一个人来北京打拼,车水马龙,举目无亲。刷微博时,他看到救助者给一只小白奶猫找家,明亮看着心喜,留言想领养。200多个领养者,偏偏选了他,这就是缘分吧。

他把小奶猫带回出租屋,起了个可爱的名字:“汤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多少个加班夜,无数次失眠时,汤圆就乖乖窝在他的大腿上,生活好像也没那么难熬。

眨眼五年,北漂明亮熬到了产品经理,奶猫汤圆长成了一坨白胖。故事何样美,终极是分离。

“我签吧!”明亮为病危的汤圆选择了安乐死。他走到笼子前,轻轻地把汤圆抱在怀里,像抱住一团注定会散的云。时辰到了,他咬着牙喊了一声:“推吧!”小汤圆安静了。小汤圆白白的、软软的,乖乖地窝在他的大腿上,和以往无数个夜晚一样。明亮仰起头,又俯下身,哭成了泪人:“小汤圆,晚安啦。”

老尹和老咪

“你们不要来我这里找心理安慰,我比谁都需要心理治疗。”老尹这样怼人。

这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不是铁石心肠,而是生死看透。初二那年,老尹还是小尹,他有了人生第一只猫,取了全世界通用的名字——咪咪。小尹和咪咪一块长大,考上大学,成为兽医。

不知不觉20年,小尹成了老尹,咪咪成了老咪。20岁的老咪,相当于百岁老人,得了口炎,骨瘦如柴,生不如死。老尹是兽医,他明白猫狗不怕死亡,它们怕的是疾病折磨、无边痛苦。最后,他亲手送走了老咪。

老尹总是慨叹:“治动物,治到最后,治的是人。”人要在离别时学会放手,要在死亡前体会生命,这很难,要流很多眼泪,要耗费一生。猫咪和狗狗,从来不是为我们驱散孤独,而是陪我们熬过黑夜,走向光明。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