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潜行

时间:2021-02-10

盛文强

巨鲸停靠在沙滩上,犹如一艘入港的游轮,附着在鱼身的海水分成小股流下来,渗进沙滩里不见了。这是一头白鲸,在沙滩上与白沙混在一起,鲸鱼的圆头直指大陆深处,海就在身后,它想翻身回去却是动转不灵了。

我们听到鲸鱼搁浅的消息,急忙赶到海边。

我多想帮它转过身,可惜我无法像对待细小的金枪鱼那样对待它。这条巨鲸横在我面前,足有二十多米长 ,对我来说无异于史前怪物,它的身子是白的,就像石灰岩的白色,在月光下呈现出冰冷的蓝,显然是一只白鲸。

人越聚越多,环绕在鲸鱼四周不敢靠近,生怕鲸发作起来,我们仰头看着它的脊背,就像看着起伏的山岭。巨鲸身子底下的沙滩已经被压出了深坑,它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全身的重量在沙滩上摇摇欲坠,它的身子正好栽在沙坑里,即便如此,它的额头还是高出我一大截,我甚至感受到了巨鲸心中的愤怒,因为它剧烈收缩的心脏震得地面打战。

夜空中传来遥远的回声,敲打在每一个人心上,留在渔村里的人更加惊慌,窗户上的玻璃不住颤抖,眼看就要震裂,老人抱着孩子冲出院门,来到海边的开阔地上,这时他们望到了海边的巨鲸。

巨鯨一声长 鸣,尖锐的声波盘旋着升到夜空中,回荡在耳鼓,在那一刻,人们暂时丧失了听觉。巨鲸搁浅的夜晚注定是不会宁静的,这样的夜晚让人心惊胆战,却又有一丝向往,向往着巨鲸进入我们平庸的生活,来刺激我们日渐麻木的神经。

那样的夜晚,我们守在海边不愿离去,眼见着巨鲸一点点塌陷下去,却无能为力,每个人心中都盈满悲伤。

我们眼睁睁看着,却没有办法出手相救,荒村僻壤,也没有紧急的巨型起重机器,巨鲸搁浅只能死去,它是迷途的孩子。从搁浅的那一刻起,它的命运已经无可挽回,因为难过而产生的寂灭感长 久地萦绕在左右。

我一遍遍回忆那晚的情形,这时巨鲸或许正横在我的窗外。事发那天晚上,它不该贴着海岸前进。它来到岸边时还是夜里,没有人察觉。它在黑夜浮出水面,顺着洋流一路北上,它走过的路连成一条柔软的曲线,漆黑的深海里因此有了白发。它只顾着低头赶路,一不留神冲到了海滩上,起初搁浅在一层浅水里,它借着惯性朝前冲了一阵子,把自己送上了沙滩。

那天夜里,巨鲸发出雷鸣般的吼叫,响彻了周围 的十几个村子,那是巨鲸自身塌陷时的绝望的悲鸣,起初凌厉无比,音调一路走高,这来自它肥硕的韧带,到最后却带着轻微的颤音。我们已经睡下多时了,都被吼叫声惊醒,起初骂声一片,后来听到了巨鲸无助的颤音,人们的心都软下来,纷纷披上衣裳走出家门,来到海滩上,这时巨鲸已经奄奄一息,发出警笛似的长 鸣。

作为全过程的目击者,我只记得月光照在它身上,大部分被吸走了,众人不敢靠近,巨鲸的吼叫掀起了大风,我们紧紧摁住了帽子,只能远远地目送着巨鲸的生命离去。

许多年后,我走在沙滩上,脚下的沙子骤然隆起,变成高山,不远处又有沙滩轰然塌陷,露出无底的深坑,沿海的整片沙滩都在晃动。我们纷纷倒地,很多人被沙子覆盖,只露出半个脑袋,那是鲸鱼潜伏在沙滩下面,它随便伸了个懒腰,就足以让我们的存在超出了我们所能见到的范围 。沙滩开裂,我们开始漫长 的奔跑,巨鲸扬起的沙子洒落下来,遮住了眼前的路,沙沙的坠落声中,细小的颗粒已经无处不在。

以后的许多年,我经常见到许多拍打着水花的小鱼,它们扭着腰身,露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条纹,故意在水中发出大声,吸引人们注意,可惜我是见到过鲸鱼的人,对那些小鱼只能嗤之以鼻。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