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 天才困斗

时间:2018-07-13

李楠

Sorry,sorry,sorry……扎克伯格一口气在9份英美报纸登广告道歉。

“我们有责任保护好你们的信息,如果做不到,我们就不配提供服务。”危机凶猛,道歉迟来。先是在Facebook发布长文,然后是CNN的视频采访,现在则是登报道歉。然而,要得到谅解并不容易。

由于泄露用户信息,全球最大社交平台深陷危机。据了解,此次泄露的用户数据规模高达5000万,接近Facebook美国活跃用户的三分之一,达到美国选民人数的四分之一,造成全球范围的用户对个人信息安全产生巨大恐慌。受此影响, 3月19日Facebook的股价暴跌7%,创下近四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短短两天市值蒸发超过400亿美元,这已经相当于网易的总市值,而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个人身价也缩水了60亿美元。

出生于 1984 年的扎克伯格,以 19 岁时在大学宿舍创建的社交网站为起点,开始了一段从未有过的商业传奇。 14 年时间,Facebook疆域从哈佛大学向全球拓展。原本仅供校内注册登录使用的网站,当前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 21 亿,日活跃用户数超过 14 亿,公司市值一度排名全球前五,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则超过 680 亿美元。

若将Facebook比作帝国,扎克伯格无疑是无冕之王。而他,不过 33 岁。借电影台词来讲,如果将人生比作四季,此前他的人生很长时间里都是春天。全美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学,创办三年就收到 10 亿美元收购要约,开挂一般的事业。

然而从没有持续不断的一帆风顺,春天也会有大风大雨。在距离 34 岁生日两个月前,恰逢突然来袭的一场风暴。

最大的危机

当地时间3月17日,英美两国媒体同时刊发深度报道,曝光一款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应用收集了 5000 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并将数据转移给政治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后者参与了特朗普团队的 2016 年美国大选竞选,遭泄露的用户数据被用来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进而影响大选结果。

这次事件,可能成为史上最大规模的信息泄露案之一。

尽管按照Facebook的解释,在这次数据泄露危机中,他们也是受害者。但要得到谅解并不容易。美国、英国、以色列、德国……越来越多国家参与到对Facebook的调查。视调查结果,仅在美国,Facebook面临的罚款便可能有 两万亿美元之巨。

此前,因被俄罗斯特工利用于干涉美国政治,Facebook就曾遭受调查。现在,其声誉进一步受到影响。批评人士再次质疑Facebook关于透明度和数字道德所做出的承诺——“我还能不能信任Facebook?”既成为公众面对的重要问题,更成为这家公司面临的严峻考验。

在早先的表态中,Facebook称被泄露的数据是由“thisisyourdigitallife”开发者通过不当手段获取,他们在 2015 年就已了解到这种情况,并在当时便已通知开发者和相关人员删除这些数据。但实际上,对方并没删除。

“我们被骗了,整个公司都感到气愤”。Facebook如是说。可用户更加愤怒——既然两年前就已了解到这种问题,为什么不早一点告知用户?为什么,迟迟没有高管站出来解释?愤怒化为风暴,让最显赫的社交帝国动摇。Facebook股价罕见大幅下跌,市值一度蒸发近 600 亿美元,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在一天之内便缩水 60 亿。大量用户为表达不满和抗议,加入到#DeleteFacebook(删除Facebook)的活动中。

伦理学家彼得·贾沃斯基此前表示,Facebook未能立刻披露问题是一个道德过失。“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最好是提前说明。”而在英国政客达米安·科林斯看来,Facebook一直在持续调查期间“误导”和“故意回避直接问题”。但直到事件爆发第5天,扎克伯格才终于出面发声。公众却早已厌烦等待。

天才的困境

辍学 13 年后, 2017 年 5 月,扎克伯格回到母校哈佛作毕业演讲。他得到掌声和欢呼,以及“荣誉法学博士”的学位。

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在一份声明中说,“马克·扎克伯格的领导力已在全世界深刻地改变了社会参与的本质。”天才、远见与自信,这些扎克伯格身上的特质未变,但以前那个会在名片印上“我是CEO,混蛋”的张狂创业者,已经转变为稳重成熟的企业家。

民意调查公司Morning Consult曾有调查显示,在美国所有大型科技公司CEO当中,扎克伯格是支持率最高的一位,同时,也是被调查CEO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而现在,扎克伯格被愤怒与失望、质疑与批评包围。

对于此前的沉默,已有人表达出极度不满。科技投资者杰森·卡拉坎尼斯稱:“这是彻底的领导力失败”,并认为扎克伯格应当让位;打破沉默后,则有人指责扎克伯格说得太过简略:“这一回应远远不够。你对美国人民仍不诚实。”还有批评,直接指向Facebook保护数据安全的诚意。

扎克伯格在声明中承诺,今后会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来保护Facebook的安全,类似的数据泄露事件再也不会发生。一位Facebook用户对此的回复是:“换句话说,Facebook总是能够使用更严格的数据策略——你选择继续使用宽松的数据策略,直到一次糟糕的事件迫使你采取行动。”

实际上,Facebook很难说自己在保护数据安全上的态度足够认真。就这次数据泄露事件而言,引用剑桥分析前员工威利的说法,在两年前,当Facebook发函要求其删除获取的数据时,这家网络巨头“要求我做的只是在表格上打个勾,并将其寄回。”且在发函之后、威利未做回复的几周时间里,Facebook也没采取任何措施。更令人担心的是,根据一位Facebook前员工的爆料,第三方应用在Facebook上收集数据的事情实际常有发生,而管理层对此置若罔闻。

从诞生以来,Facebook整体发展少有坎坷。环绕扎克伯格的光环,随着这一社交帝国的繁盛而愈加耀眼。此刻,帝国和它的创造者都遭遇艰难困境。

修整Facebook

扎克伯格大概从没想过Facebook会有这么一天。就像他之前也没想过,这家公司会发展到如此大规模。Facebook最初的起点,来自于扎克伯格一种关于社会化网络的构想。回到 14 年前,扎克伯格和几个朋友在披萨店闲聊时说道:将来我们可以共享所有我们想共享的信息,而且能够看到所有想看到的信息。知道朋友在做的事,了解不同的经历。

这一构想充满魅力,不过当时他们根本没想到自己去做:我们才 19 岁,还在上学,对公司一窍不通。但出于真诚的愿望,这些人最终还是积极投身其中。他们觉得,能成为建立这种平台的公司之一,“很酷”。

Facebook很快展现出巨大的潜能。创立第二年,雅虎发出 10 亿美元收购邀请;第三年,微软开价 150 亿美元。不过,扎克伯格两次拒绝——日后看来,扎克伯格的决定充满远见和勇气,但在当时令人难以理解,并导致他陷入最艰难的境地。一年之内,公司管理层几乎走光。

扎克伯格感到孤独,并认为可能是自己错了。虽然在开创商业奇迹,但他仍是商业新手。而抛开种种光环,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但他还是坚持下来。对Facebook,扎克伯格有着狂热的信念。他一直在说Facebook要“连接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他要把握其发展。可是,外界眼中的Facebook与扎克伯格的期望并不总是相符。

2016 年美国大选结束后,多家传统媒体指控Facebook泛滥的虚假消息对总统选举造成干扰。当时,扎克伯格辩称Facebook上超过 99%的内容都真实,而剩下的极少数虚假消息“极不可能”帮助特朗普获得选举胜利。但他还是承认了假新闻的存在,并称不仅限于政治领域。

就在上月,因坚信Facebook从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中获利,著名喜剧演员金·凯瑞表示正出售手中的Facebook股票,删除其Facebook主页,并呼吁“关心我们未来的投资者也这样做”。而现在,针对数据泄露事件,一场真正的“删除 Facebook”(#deleteFacebook)的活动开始运作。

有报道指出,这次数据泄露可能引起美国和欧盟对Facebook及同类公司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政策,导致其广告业务模式和关键商业引擎的重大改变。如此,Facebook很可能伤筋动骨。

实际上,扎克伯格对Facebook的处境已有所警觉。今年 1 月初,扎克伯格公布了新的年度個人挑战:修整Facebook。只是现在,形势已更为严峻。即便承诺负责到底,迟来的致歉声明仍无法平息愤怒和质疑。接受CNN采访时,扎克伯格偶尔露出轻松表情,但随即转为严肃。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因为有个问题是:“成为一名父亲,是否改变了你?”——回答并不意外。“我曾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尽力对世界有最积极的影响。现在,我只关心能制造一些我的女儿们长大后很自豪的东西。”

抛开种种外界争议,能否处理好Facebook的信任危机,对扎克伯格还有着更现实的意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