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力文的人生

时间:2021-04-07

林丽华

人之一生,要能经受得清苦和寂寞、忍受得污蔑和凌辱。

——孙犁

2005年11月中旬的一个上午,笔者来到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南直街7号富康苑301室采访了青年画家梁力文。三楼整层大约190平方米都摆满了画。这是梁力文的工作室,我们好像来到一个奇妙多姿的字画世界,满屋墨香,那一幅又一幅的大大小小的字画,令人眼花缭乱、满目生辉。没待梁力文招呼我们,我就自顾自地欣赏起来!我这人可以说是“字盲画盲”,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只凭自己的感觉,看见自认为好看的字或画就会紧盯不放。这里摆放的有气势磅礴的大幅山水画,也有怡人眼目的人头肖像,上面有许多梁力文的题字赋诗。如《冬雪飞鸟图卷》有诗曰:“秋翁少年爱癫狂,挥毫泼墨情真放。枯柳昏鸦人踪绝,金龙蜿蜒欲呈祥。”

梁力文左手残缺,在工作和生活上自然又比常人多了一分坎坷。梁力文爱好画画儿,那种坎坷那份心情,在他的画中可以找到释放,他的画是他跟疾病抗争的意志写真,他的画流露出他的情感,是心情激烈的狂放,是善良温柔的寄存。它是碧海掣鲸的壮丽,有飞流悬瀑的险怪,也有涓涓细溪的柔婉,泉水叮咚的缠绵,春笋萌发的深情。

当我们坐下来喝着梁力文递过的茶水时,梁力文捧来一大摞书,让我们又是眼前一亮:这几本书全是梁力文的佳作,有《画家力文之世界》,有他与友人合作的《东坡诗意书画印选集》,还有几份梁力文自费创办的《东坡书画报》。面对这样一个残疾人,面对年轻的梁力文,我真的是对他另眼相看了。

十年浩劫颠沛流离

梁力文的父亲是惠州人,后来调到紫金工作,力文的母亲就跟随丈夫定居紫金了。

广东城乡历来对妇女怀孕有许多避忌,如妇女怀孕六个月以后,家人就不能在墙上钉钉子,怕动了“六甲”(即胎气)。那时母亲怀力文已经六个多月了,当时他们住在单位的宿舍,单位要在他家房子的墙壁开个房门,邻里都劝他父母不能让他们在家开门,否则会惊动“六甲”,将来小孩儿会有不雅的印记,严重者还会致婴儿残疾。力文父亲是知识分子,他根本不相信这些东西。1964年春,小力文降生了,天啊!这个胖乎乎的婴儿竟然缺少左手掌,是个天生残疾儿!父母亲大惑不解,难道这是上天的报应?父母亲看到这个刚出生的可怜的小生命,心想,以后这孩子不知要经受多少磨难呢!为此父母的心经常被痛苦折磨着。孩子满月时,父亲从白居易诗句“苦学力文”中为儿子取名“力文”,希望孩子长大后要刻苦从文。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力文的父亲叫梁大和,“和”字是属资产阶级思想,因此他被打成“牛鬼蛇神”,1970年,又被判成关进监狱接受思想改造。年仅5岁的小力文见不到父亲,便天天坐在家门口哭喊着要爸爸。母亲无可奈何,心如刀绞,只能抱着儿子默默流泪。

过了两年,仍不见父亲回来,母亲带着他和已经两岁多的妹妹生活没有来源,只好手里牵着力文,背上背着妹妹来到古竹,跟随外祖父到古竹镇麻风院附近的甘洞村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小力文10岁时,就跟着母亲下地劳动,上山砍柴,帮助家里放牛,做饭。小小年纪的他,什么活儿都干,“力贱得人惜”,很多人都喜欢这个勤快的小孩儿。每年到了秋天,大队砖瓦厂开工了,力文就和家人到山上砍柴,砍下柴再挑到十几里远的砖瓦厂去卖,母亲挑大担,力文挑小担,即使再累,十几里的路程让他小脚儿长水泡,他也一声不吭硬是坚持下来。他们这么辛苦,可每担柴只能卖一角多钱。在农村生活的那段日子,他吃苦耐劳并养成了独立生活的习惯,小力文也在艰苦的环境中一天天长大,和外公住在一起,也是他最快乐的日子。

他外公陈锐华喜欢画画儿,经常在家里画很多花草、树木、人物肖像等,而且画得很像。这撩起了梁力文的兴趣,他天天看外公画画儿,又用树枝在地上偷偷地画,后来他干脆学外公画画儿,只见他先用铅笔照着摹描形状,然后再涂上颜料,一张画儿画好了,“居然也有模有样还挺不错的”外公这样夸他。力文的爱好得到外公的赏识,这给力文很大的鼓舞,更增强了他学画的信心和决心。他深知家里困难,为了买到纸笔和颜料,又不敢向大人要钱,梁力文宁可冬天不穿鞋。紫金的冬天北风凛凛,力文赤足上学,小脚冻得红红的,外公心疼了。他见小外孙这么懂事,这么勤奋,心里十分高兴,就节衣缩食为他买纸买颜料买蜡笔,让小力文高兴得跳起来,从此更加勤奋。从那时起,他与画画儿结下了不解之缘,画画儿给他带来了无穷的乐趣,也给他带来了人生的希望。

1973年,他父亲平反并恢复了工作,先后调到苏南中学、龙窝中学、紫金中学任教,梁力文也结束了在古竹的生活,跟随父亲生活并在紫金中学上初三。

升学就业障碍重重

1982年,梁力文参加普通高考,成绩不理想,只入了中专围,他心里十分苦闷。但即使入了中专围,也未被录取,因为他是残疾人,身体有缺陷。梁力文心里痛苦万分,心想,难道因为我是残疾人就连读书的资格也没有?他陷入了迷惘,我的路在哪里?我去哪里寻找自己的归宿?

梁力文是一个有上进心和坚毅性格的人,他认准的路就要坚持走下去。不上学了,他也闲不下来,在家里没日没夜地画,常常是废寝忘食,画技日见长进。

1983年,一个叫张海迪的人,她的故事传遍祖国大地,让许多残疾人学有榜样,为残疾人的人生路点上一盏明亮的灯,也给梁力文点燃了希望的光。那年,国家教育部门在招生问题上规定了允许大中专学校录取部分成绩优秀、生活能自理的学生,这给梁力文又点燃了希望之火。他心情非常激动,立即放下画笔,回到紫金中学再读高三。

有志者事竞成,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考成绩终于出来了,梁力文上了全国重點大学的分数线。梁力文心里真是喜忧参半,想到身体的缺陷,心情又沉重起来,如果这次又被刷下来怎么办?此前,为了能升学,他就已填报了别人不愿填报的学校和专业。所幸,他被惠阳地区粮食学校录取。

过全国重点大学的分数线现在只能上中专,但梁力文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在校期间,他除了用心学好文化知识,业余时间仍然念念不忘他心爱的画。每逢假日,课余时间,他都画,素描、水墨、色彩。同学们有时邀他去活动,看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画画儿,便站在旁边看,看着看着就忘记去外面玩儿了。有时夜深了,同学们都会看到他在画画儿的身影。那时他的画技也有很大的进步。

时间过得真快,梁力文中专毕业了。那时候凡中专以上学历毕业的学生大部分都有工作安排。梁力文也被安排到一家企业工作。谁知他上午报到,下午就被通知不要来上班。又是歧视残疾人的绝招儿!梁力文心里很清楚,也很难受,他盼星星盼月亮只盼自己能同正常人一样有一份自己的工作,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但总是不如意,他怎么办啊!情急之下,他写了一封信给时任省委书记的林若同志。在省领导的关心过问下,他很快被安排在惠州市粮食局工作,分配在计划供应科。终于拨开乌云见太阳了,他迎来了人生的新旅途。那天他去报到以后,骑着自行车回家,他感到心情特别好,连树上的鸟儿都叽叽喳喳地向他祝贺,太阳公公咧开嘴向他微笑,微风绕着他轻轻起舞,梁力文感到前途是那么的灿烂辉煌。晚上,他写了一首诗:云山苍苍、江水茫茫;恩人之德、山高水长。表达了自己对那些关心扶持他的人的感恩之心。

梁力文是苦孩子出身,在农村长大,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干过,现在在机关工作,他更勤力,领导分配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领导交代的任务他坚决完成。他想,工作有了,现在该是成家了,由于左手残疾,他的婚姻也很不尽人意。一次,有位朋友介绍自己的外甥女与他认识,不久,在女方的催促下匆匆领取了结婚证。婚后,他才明白这是一桩不幸福的婚姻,他与女方根本是两条道上的人,而且性格极不和。他提出离婚,可女方不但不同意,还拉关系阻止离婚。

梁力文决心已下,婚是离了,可是由于婚姻牵连,1990年秋,他被市粮食局下放到距离市区十几里远的市粮食学校上班。曾几何时,春秋雨季连连的风雨日,他一只手骑着自行车上下班,遇台风季节,他被狂风吹倒在马路边,他那颗倔强的心让他坚强地站起来,擦干雨水继续前进!其实这些苦,对梁力文来说都不算什么,最难受的是心灵的创伤。他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上边没有关系,领导要自己怎样自己就得怎样,他有力向领导抗争吗?人生的歧视和厄运接二连三向他袭来,他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人生何处无风浪?大海何处无暗礁?

1993年,梁力文从粮食学校又派到下属企业惠州市万隆贸易发展公司任副经理,不久又被派往汕尾市宝利通发展公司任经理。他经办了一笔借款13.5万元并已入到公司账下,用以租赁公司经营场地、购买办公用具及购买货物。公司业务开展一年,亏多于盈,梁力文怕这样下去亏得更多,深知自己不善经营,便提出辞职,未获批准。1995年,粮校关闭所有下属公司,他也被通知返回粮校上班。可上班后粮校不发工资,说他欠公司3.5万元,并于同日向他发出“借款问题的处理决定”。梁力文很不服气,他想,为什么公司亏损要算到他的账上?在经营期间他只不过领取自己那一份工资而已,公司的债权债务怎么要他一个人承担呢?他将此事反映到市委、市政府、市残疾人协会,得到领导的关心。事后梁力文才知道,此款早由公司还清,但财务和领导都不公开,而将此账诬赖到他身上。他非常气愤,难道自己仅仅就因为是残疾人而屡屡遭诬赖打击?2000年,换新领导后,仅有的生活费从300元降到70.60元,他终于不再上班,走上美术专业创作道路。

梅花香自苦寒来

梅花以它的坚强、脱俗、傲然而把香和美丽展现给人们。它不怕霜雪压,不怕群芳妒,更不怕碾作尘。梁力文也画过许多梅花,以他的坚强表现出画的风格。

外表温和谦逊的梁力文,很难让人想到他曾经屡遭磨难,其实,这些磨难能让人产生一种动力,不管多么艰难困苦,遭受到多么大的打击,他都不会忘记他的画。梁力文太爱他现在的事业了,他说,当初他如果不是这样从粮食学校走出来,自己就不会从事今天的艺术事业,他的美术生涯也不可能达到今天的境界。

梁力文参加工作以后,还是念念不忘他的画,做好本职工作以外,业余时间他继续苦练。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扩大艺术视野,他要求自己多读、多看、多练。他虽然很穷,但为了买一本画册,可以一掷千金。他读了许多历代画论、古典文学,从中认真研究书画艺术。与此同时,梁力文还涉足大江南北领略大自然的风光,领悟大自然的美。1986年至1988年,他参加了北京齐白石艺术函授学院的培训学习,从此他的画技又有了突破性的长进。1989年春节期间,他与好友陈巨应邀回紫金联办画展,1989年,他以一幅《冬》在《羊城晚报》发表,引起人们对他的关注。不久,他的作品又在北京、广州、香港等地展出。而后,他的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惠州日报》等报纸杂志发表。各种画评、报道也随之见报,他的作品也同时入选《当代翰墨大观》画册。

1996年8月,聚真轩艺术公司在市残联、民建惠州市委的协助下,在惠州西湖举办了“力文画展”。这次画展吸引了四方来客,市领导也前来祝贺。梁力文的画既有热情豪放的笔法,又有细腻委婉的气息。他的画墨色淋漓,令人耳目一新,透过画面向世人倾诉他的内心世界,他的画一山一水、一花一草、一鸟一蝶都满含深情,融入了他对生命的爱,对美好人生的渴望和追求。

1998年,东方艺术出版社出版了《画家力文之世界》专辑,收录了他的画、社会各界文人对他画的评说以及其他一些个人生活杂事。2003年,他修业于中国美协山水高研班以后,又得到大师赖少奇、中国美协梅启林老师等的指导和教诲。2005年9月,他与友人杨祥、钟喜才、张年才等合作,由中国文联出版了《东坡诗意书画印选集》。

梁力文现任东坡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会长、惠州市社科联委员,惠州市政协特邀文史委员。他的作品为仓山书画院、中国美协培训中心、中国美协浙江创作基地等单位收藏。

梁力文的画,是他与疾病抗争的意志写真,且看他的那幅《冬》,静穆蒲远的冬日,苍天枯木之间,一群雁儿冲破冬日的寂寥飞上天空。这是梁力文一种自身的宣泄,你看,近有柳枝摆动,远有浮云闲步,云下雁群飞过,即使在冬天,也让人感到对生命生活的渴望与依恋。那些看似不经意点出的雁阵从长空飞过,似乎听见他们在远方呼叫,似乎他们在告别冬季,又似乎在呼唤春天,抑或什么都不是,他们只不过是从空中飞过,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追求。

梁力文说,他向往清静,尤其人到中年以后才会对失去的东西有一种珍惜的感受。以往,他喜歡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既是书房又是卧室的小房间里,自由自在地看画册,高兴时,挥毫泼墨,把心中的喜怒哀乐都倾注于笔端……他认为自己的画是“保持一颗纯真的童心,不受世俗油滑观念的污染”,把自己称作“为心出家僧”,作画一半为艺术,一半为自己的心境,因为人是无法脱离世俗生活的,但心却可以超然抛弃俗伪,进入一种消散间远,清高起逸的境界,所以,梁力文推出一部分作品都寄寓了这种理想和追求,如《静觅清心图》《无言觅清心图》《秋思图》等。尤其《无言觅清心图》,一只孤鸟,在清凉的芭蕉树荫下,在富丽华美的牡丹花旁静静地进入梦乡。

梁力文说,自己真的愿做一只小鸟,在树荫下无人打扰,清静入梦乡。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