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

时间:2021-04-07

曹新华

我读初中时,二姐就出嫁了。对于二姐的这门婚事,除了母亲沉默外,父亲和大哥、二哥是坚决反对的,主要原因是姐夫读书少,而我家又比较重知识,虽然反对声大,但既然二姐执意要嫁就嫁吧。

成家后的头七八个年头,日子还算稳妥。姐夫头脑灵,认为办选铜厂赚钱,但苦于没本钱,于是二姐回家说服大哥,把村里选厂租给姐夫。那年姐夫淘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但后来由于姐夫盲目出外办厂,管理水平极其欠缺,从此经济纠纷缠身,官司不断。企业法人是姐夫,而每次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是二姐,因为姐夫是法盲。

一次,二姐回家,母亲看见她耳环和项链没了,就痛心地说:“孩子咋样了?你可千万要藏些私房钱为自己的日后着想啊!”二姐说:“他都这样了,我怎能不帮他呀,毕竟是我丈夫啊!”然后,母亲痛哭,二姐强含泪水。在我的记忆中,二姐从来就没哭过。这场婚姻虽然不太圆满,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二姐对这场婚姻从来没有表现出后悔,她是爱姐夫和这个家的,即使选择错了,前面是泥泞,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咬牙跋涉。

二姐的风湿病是老病,结婚好长一段时间后又检查有心脏病。我听说二姐得了心脏病,有一次去看她,特意去大冶一家大药店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以为这药能治好她的病。后来听说二姐服过两次,心脏受不了就停服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挺无知的。

二姐得的是先天性风湿性心脏病,这种病基本是不治之症。我极为重视,特意带二姐到武汉同济医院,找一位颇熟的心血管病专家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做了血检之后,因为二姐要二十四小时背一个测量心跳的仪器,所以我们在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通過心跳和血液指数综合分析,确定为单一性心脏病,彻底排除了先天性风湿性心脏病,我和二姐犹如千斤重担卸落,两人相视一笑。后来听二姐说,那专家的方子管用,钱不多,心脏病一直控制得很好。

1998年,二姐大病一场,住进外甥所在的医院两个月不起,外甥告诉我估计是癌症时,我有些惊讶,随后我租车从武汉接专家以便确诊,一周后,切样结果出来,癌症晚期。我听后愕然,泪如泉涌。

二姐走的时候,我亲自为她写了悼词,写时,我哭了一个晚上。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