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医

时间:2021-06-14

二崩空

早年间,县域医生也分三六九等,上三流在老城里有药店,师承祖上或名家脉象医理,对药物君臣佐使及配伍烂熟于心,会秘制膏药、丸散,坐堂诊病,一人一方。偶尔出诊,须有车马接送,视药店及医生名头大小,收取相应的出诊费。中三流在古城营、香城固、梁二庄镇上有药店,药店规模,医生名头远不及城里,但医生架子小、好说话,治病花钱有限,生意往往比城里红火。下三流就是不入流,铃医是也——家里有人能读懂医书,略通医理,认识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常见草药名字。知道人身上内关、列缺、通里、神门等穴位的部位。家里有小药铺,按成方抓药,会扎旱针,有几手推拿活儿,以坐诊为主,巡诊为辅的属于上等铃医;代卖名家膏药、丸散,会用三棱铜针在身上某个部位放血,能治疗感冒、发烧及腰酸腿疼之类的小病小灾,常年游走于寻常巷陌,穿门入户给人治病的,是真铃医;知道三五个治病偏方,乃至于画符念咒,再用榆树皮面、败酱草粉、韭菜籽粉掺糖稀,炮制不能治病,也吃不死人的大力丸、保命丹,四处招摇撞骗,号称能治百病的铃医,就是卖野药的。

杜林算不上是全职铃医。每年开春,他到城里的药店里买一小两白坯、一小两朱砂,回来磨一套棒子面、红薯面,混合搅拌,制成治虫药物。用红纸包了是老鼠药,白纸包了能消杀苍蝇、蚊子等一切害虫。香城固镇一四七集日出去练摊,他是个小商小贩。余下来的日子走街串巷,给人治病,赖以养家糊口。

铃医吃四方饭,得有嘴上功夫,还得有立得住脚的绝活儿。一妇女抱着小儿子找杜林看病,他头也没抬问:“吓着了?”妇女大惊:“神医呀!”杜林默念收惊咒:“收收惊、收收惊,驴惊骡惊马也惊!”伸左手摸住孩子头顶,右手在孩子左手小指关节上捏了一把,孩子哭出了声,病好了。其实,说神也不神,小儿惊厥找医生看病,需用一升小米收聚魂魄,妇女手里端着呢!

杜林舅舅是治疮名家,用珍珠配药,肯舍药给他,因而在周边村庄治疮有名。穷生虱子富生疮,生了黄病见阎王!石彦固村财主韩宝明生疮,四处求医,治疮败了一个家业,媳妇死马当活马医,把杜林请到家里。杜林嘴里没有不能治的病,留下三帖药说:“疮收口收半费,痊愈收全费。”三天后再来,果然收口了,病人精神也好了许多。杜林取三帖药放在八仙桌上,轻轻咳嗽了一声,意思是说,该付药费了。韩宝明媳妇使眼色带杜林来到外间,哭诉道:“家中财物典当已尽,不嫌丑陋,愿以身相报!”杜林听了,又掏出六帖药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认命吧!”后来,韩宝明的疮果然治好了,因而,杜林有了治病救人,不乱人妻的好名声。

有十成把握治好的病,杜林不会犹豫,敢下狠手。邻居韩大娘儿子在外地经商,嫌弃儿媳妇姚妙芳“蒸梨不熟”(真实原因只有她自己清楚),抱怨儿子扔下老娘不管,一时犯糊涂,喝下杜林卖的一整包老鼠药。痛定思痛,幡然悔悟,又不想死了。杜林不敢怠慢,连忙问:“说清楚了,是不是我的藥?是我的药还有解,否则你另请高明!”韩大娘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红纸包,一百一是你的药。”杜林呵呵一乐,狡黠地做了个鬼脸:“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指定死不了人。”

指定死不了人,不等于不用吃药。杜林配了一碗汤药给韩大娘灌下去,神色似笑非笑,仿佛不怀好意。韩大娘吧嗒着嘴问:“林儿,啥药啊?臊臭!”杜林故意张扬,实话实说:“救命药,人尿拌鸡屎!”一阵翻肠搅肚,吐了又吐,直到把肚子里的绿水吐出来,韩大娘才有气无力地骂道:“你丧尽天良,不得好死,竟敢糊弄老人家!”杜林不急不恼,送韩大娘到大门外说:“有钱呢,送一两银子过来。没钱,算我积德行善。”

有人问:“不过一碗鸡屎汤,咋能要钱?”

杜林说:“想明白了,我救的是一条命!”

韩大娘儿子死在外地,尸骨未存,留下老娘五十一岁,媳妇二十一岁。儿子朋友仁义,给韩大娘和媳妇捎回来三百两银子。人没了,最难过的是儿媳妇姚妙芳,病得起不来炕了。

天傍黑,韩大娘跑到家里来,擦眼抹泪说:“媳妇八成是不中用了,活人眼目,不能让别人说俺留着钱不给媳妇看病,去瞧瞧吧!”

杜林问:“啥病?这么严重?”

韩大娘说:“大疮,你最拿手。”

杜林走进屋,看见姚妙芳躺在炕上,犹豫不肯靠近。韩大娘转身跑出屋,把门反锁了。气死猫窗户外面,老人家虎目圆睁,声色俱厉:“小杜林啊,你头顶长疮,脚底下流脓,孬到家了!让俺喝人尿鸡屎汤的账还没有找你算,又来占儿媳妇的便宜!识相的,两好搁一好,立马跟姚妙芳圆房,嘴里敢说半个不字,俺让你身败名裂,臭名远扬!”杜林隔着窗户跟韩大娘商量说:“韩大娘,这事俺愿意,你打开门,咱们从长计议,拣个日子好不好?”韩大娘态度坚决,不肯妥协:“不把生米做成熟饭,你休想!”这时,姚妙芳跪在地下,哀求道:“大哥,俺不攀你,更不想害你,你在家住一晚上,看看俺娘俩的日子是咋过的?”

夜色给鸡啼狗吠画上了休止符,村庄幽暗、空旷、寂静。敲门声、踹墙声如同战鼓擂动,万马奔腾。姚妙芳紧紧抱住杜林说:“更热闹的还在后头呢!”紧接着,半头砖、破瓦片、土坷垃、驴粪蛋子雨点般砸进了院子。杜林清了清嗓子,隔着窗户大声喊道:“良家妇女,名花有主,不劳诸位费心思啦!”

有人轻声问:“是谁呀?”

有人轻声答:“便宜了杜家卖野药的小子!”

夜,掩盖了善恶羞丑。风,带走了怀揣梦想的人们。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