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木匠

时间:2021-06-14

辛列奇

他跟师父学了三年木匠手艺,只学会做木墩、条凳、栿、檩之类的粗活,对箱柜桌椅之类的细活,他连配料都不敢。师父急了,一气之下将他逐出师门,说他朽木不可雕。

其实他年龄不大,为了协助父母,让弟弟妹妹好好读书,小学没念完就辍学回家。父母把他托付给了一位有木匠手艺的远房亲戚,想让他能有个一技之长。

谁知师父不教了,这无异于给他这个需要棉衣的孩子头上泼了一盆冷水。他不怨师父,倒有了一份想要成就的念头。他是个蔫牛性子的人,他深知父亲为他求师,为他置办斧子、锯子、刨子、锉子的良苦用心。他暗下决心自学,没有人用木料让他学手艺,他就拿自家的木料在家里照葫芦画瓢,久而久之,家里的长木料让他学成了一堆柴火。家里没了木料他就四处打听,谁家想做木活,他就自告奋勇,苦苦央求,并答应不要工钱或少给工钱他也要做这木活。

记得我结婚那年,家里想给我做一套桌椅,以免新房里空荡荡的显得寒酸。他就跟我哥软缠硬磨要做这个活儿,还专门去书店买了一本家具图谱,谁知他把做好的桌椅往一块儿一放,我傻了眼,椅子矮了一截,我坐上去就像是八九岁的孩子坐在上面。哥哥无言,他却笑了,说是把尺寸算错了。只得把椅面揭下来在下面垫了四根方木条子。后来,他又要给我村一户人家安装门锁,主人知道他做不了这个细活,可他坚持要做,并说好歹他凭近二十年的经验也能把锁子装好。谁知把孔锉好,拿起锁头一装,孔位错了半个,主人无话,他觍着脸说:“不碍事,另锉。”主人生气了,“另锉,说得轻巧。这门我不要了。”他连忙嬉皮笑脸地说:“我赔。”他一人苦苦把孔补好,装上门锁,临走时给主人说了一声:“不要工钱,赔你五十。”从此,他就得了个雅号——“冒木匠”。

從那以后,冒木匠就再也不干这类细活了,又干起他那比较得心应手的房木匠。说起盖房,他可是一员大将,什么椽、檩、栿,榫、卯、楔,箔、泥、瓦,他都能给你料理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特别是把整个屋架架起来以后,他拿着斧子走脊岭(檩)那可真是一绝,他不但能大大方方地走过去,而且还要在上面用斧子敲敲打打,有时还会抱起檩子重新装好卯榫,有人说这是大将风度,艺高人胆大。

这走脊岭就犹如高空过独木桥,一般木匠不敢冒这个险,可冒木匠一直坚持走。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显摆,获取主人的红包,他只是想证明他不是“朽木”。冒木匠的名气越来越大,附近十里八乡只要谁家盖房肯定非他莫属。

有一次,冒木匠在外村走脊岭时不慎掉了下来,把在场的几十号人给吓蒙了,结果他躺了几天又站了起来,人们奇怪:这冒木匠还是个奇特的人。不过,他再也不做房木匠了,把做房木匠的工具都拆的拆,扔的扔。

渐渐地,人们盖房不用木料了,门窗都变成了铝合金,家里除了一些木质家具几乎看不到木料,村里能干木活的人都不干了,冒木匠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冒木匠七十多岁了,村里又有人向他借斧子、锯子或推刨用,他却谨慎小心起来,生怕人家弄伤了工具,干脆跟着来人亲自去干。来来往往,人们知道他又重操旧业,干起了木活,于是就有人请他换窗纱、安锨把、做马叉、修桌凳……愈来愈红火。

人们也不再叫他冒木匠,却称他——大师傅。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