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云

时间:2021-06-14

律新民

高连奎属鼠,绰号“老耗子”,是坝上东沟村的车把式。他年近五十岁,眯眯笑脸春夏秋冬总是红扑扑的,贴身的旧军用水壶,从来没断过酒。

太平沟四个村,只有东沟村有这辆胶轮大马车。两匹黑马拉梢子,油光水滑缎子面儿。驾辕的红骝马,一朵飘动的“火烧云”。

老耗子虽是一张天生的笑脸,性子却有点儿躁,爱骂人是出了名的。他骂人并没有太多的花哨,嘴边挂着“狗娘养的王八蛋”,这种“俗骂”根本不算啥。但是,老耗子的“雅骂”,却能将你气得翻白眼儿。

你如果指责他骂人,老耗子就说:我是赶大车的,从来不骂人。言外之意,赶大车的人,骂的都是牲畜。你看看,这“雅骂”比“俗骂”狠多了。

老耗子原本是不爱骂人的,只因五年前当了车把式,整天跟马打交道,才有了骂骂咧咧的坏习气。是马三分龙,驾驭它们,得连抽带骂加喝叱。谁也没想到,一件突发的事,让老耗子爱骂人的习气一扳闸刹车了。

那年开春的一天,老耗子凌空啪啪啪甩了三个响鞭,出车了。他到同胜供销社装货送到坝下四岔口,返程拉化肥为生产队赚脚费。

马车辘辘,马蹄嗒嗒,随着架子鼓般的鸣奏,马车满载着几百张绵羊皮,颠簸在坑洼不平的公路上。

过了哈达沟门,一路下坡的豪松坝盘山道,弯急路又险。老耗子跳下车沿,徒步随车缓行。他根据路况扳紧或放松闸把,以此调节刹车效果。辕马火烧云也时而叉开后蹄搓地,绷着劲儿“坐坡”,配合老耗子控制车速。

火烧云是一匹本土蒙古骟马,牙口虽已十三岁,仍然耐力十足。两匹梢子马五岁和六岁,上套拉车正当年。老耗子不备长鞭,只用一杆手鞭,鞭子经常高高地甩起,不见落下,老耗子用粗暴的骂声抽向马屁股,灌进马耳朵,当然,它们听得懂。坡路即将到尽头的时候,马车的牛皮条闸线突然绷断,不能刹闸的马车溜坡了。老耗子果断地冲向梢子马,他要拽住梢子马圈停马车。

人有失手马有乱蹄,老耗子一把没抓住梢子马的龙头,自己却一个前趴摔倒在车道上,火烧云掠过的刹那间,张嘴叼住他背上的棉袄一甩头,老耗子被甩出了车道外,马车的大胶轮紧贴着他轰然滚过去。

摇摇头,抖抖土,老耗子觉得自己还活着,就抓着鞭子爬起来,当他瘸着腿追过山弯时,见那马车竟然奇迹般地停住了。

老耗子走近马车,拧开水壶的盖子,咕咚咕咚几口酒,又扑通跪在地上,梆梆梆,朝火烧云连磕了三个响头……

你说出天花来,这车我也不赶了!老耗子硬是将马鞭交给了生产队长。

老耗子辞职的理由不复杂。摆在桌面上的是腿摔伤了,需要养。真实的理由是对妻子说的:赶大车没有不骂牲畜的,火烧云救了我的命,再去使唤它,骂它打它,我还算人吗?

春点籽,夏锄地,秋割麦,冬扬场。老耗子专捡这些不用牲畜的农活干,他也就骂不着牲畜了。在人们眼里,他像换了一个人,酒也少喝了,人也不骂了。

一晃就是幾年,那火烧云已经拉不动大车,撤下来干些轻活了。老耗子还是经常碾破一些豌豆,簸去皮,用料笸箩端进畜棚喂食火烧云。他告诉妻子:火烧云一老死,就埋进咱家的坟地。

人们还是没想到,老耗子又骂人了,骂得比以前凶,直接堵着门骂生产队长:你狗娘养的王八蛋!今天我不赶大车也骂牲口!

就在老耗子去北梁姑爷家的三天里,队长将火烧云卖给了保定来的驴贩子。贩子说驴肉火烧本不该夹马肉,看在这火烧云的马名上,按驴价的八折,收了。老耗子在队长家门口跺着脚骂,在村子里转着圈骂。队长猫儿似的没敢出屋,他知道自己骂不过老耗子。但是,他俩的脸都涨红涨红的,红得如同天边的火烧云。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