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小小说月刊

  • 武强

    时间:2021-06-14

    飞鸟武强站在寒冷月光里,身影斜印在青石地面上。一棵遒劲的古槐沉默如铁。月已中天,夜露凝结。月倩凭窗望着武强颀长的身…

  • 小年的时候下了一场雪

    时间:2021-06-14

    王东梅那天天擦黑,我娘拎着喂猪桶去喂猪。可是那天的猪说啥也不肯吃食,窝在圈里不出来。我娘就扶着猪圈边的矮墙噜噜噜地…

  • 武强

    时间:2021-06-14

    飞鸟武强站在寒冷月光里,身影斜印在青石地面上。一棵遒劲的古槐沉默如铁。月已中天,夜露凝结。月倩凭窗望着武强颀长的身…

  • 炮二平五

    时间:2021-06-14

    袁作军铁砚磨穿,池水成墨。五十余岁的老明经秋山先生,终于在大清嘉庆年间高中皇榜,外放两湖学政。大凡学政,都有一项使命,辑…

  • 荒地

    时间:2021-06-14

    安晓斯老憨的院子里很荒凉,除了三间烂瓦房,就是一个用棍棍棒棒搭起的羊圈。平日里,院子里杂草丛生,臭烘烘的,少有人去。老憨…

  • 报恩

    时间:2021-06-14

    江岸将军在外浴血奋战二十余年。自十四岁那年离开故里黄泥湾,投身革命,一直征鞍未卸、征尘未洗,等战争结束,将军已经年近四…

  • 铃医

    时间:2021-06-14

    二崩空早年间,县域医生也分三六九等,上三流在老城里有药店,师承祖上或名家脉象医理,对药物君臣佐使及配伍烂熟于心,会秘制膏…

  • 斗活宝(外一篇)

    时间:2021-06-14

    君子慈禧垂帘听政那会儿,古薛盛行斗活宝。我说的斗活宝,不是斗蟋蟀,也不是斗鸡,而是斗蚂蚁。惊一个大跟头吧?老街的张三和李…

  • 范儿

    时间:2021-06-14

    海涌民国了,辫子剪了,不养八旗的爷们了。本来吃着祖上的功勋活得好好的,结果天塌了。可爷们还要自己活得像个爷。卖房子卖…

  • 冒木匠

    时间:2021-06-14

    辛列奇他跟师父学了三年木匠手艺,只学会做木墩、条凳、栿、檩之类的粗活,对箱柜桌椅之类的细活,他连配料都不敢。师父急了…

  • 白鹭来了

    时间:2021-06-14

    齐剑豪吃早饭的时候,木香说,果园里飞来了一群白鹭,落在树顶上,叽叽嘎嘎地乱叫。黄荆皱眉,说,它们不糟蹋芒果吗?再有半月芒果就…

  • 大鱼

    时间:2021-06-14

    刘洪文大鱼是查干湖里的鱼。大鱼长得大是因为活得久,它已不记得自己的年龄,只记得查干湖冰封了十七次,而它经历了十七次惊…

  • 红卡子

    时间:2021-06-14

    史越她叫圓玲,除了笑声像银铃,别的跟好看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该谈婚论嫁了,身边的小伙伴一个个出嫁,她却剩家里了。三十岁那…

  • 时间:2021-06-14

    奚同发飞奔到医院时,一眼瞧见窦文贵躺在急救室眼望天花板一动不动,杜继宏“哇”地哭了出来。退休后第九年,窦文贵走完自己…

  • 酒葫芦

    时间:2021-06-14

    李建军宇高兄是县里某局的副局长,但就是个副科级干部。然而,在一个人口百万的大县,从一个乡村少年走到这个位置,也是了不起…

  • 招魂儿

    时间:2021-06-14

    寇建斌午夜,郊外,灯光远遁,四周影影绰绰。前边不远处,如倾倒了墨水瓶,有一大片浓得化不开的黑影,是我们要去的那片小树林。小…

  • 女仆的声音

    时间:2021-06-14

    谢志强成化二年(1466)二月,新会县告急:强盗猖狂,骚扰民众。毛吉担任总指挥,率兵万余人,急赴平定盗患,携带慰劳金一千两白银。他…

  • 时间:2021-06-14

    雷雅琳一从眩晕中醒来的感觉实在不能说好受。我晃晃脑袋,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來。入眼是浑浊的黄色…

  • 不痛人

    时间:2021-06-14

    王鱼自从那天后脑勺被一只橘子砸中之后,他就再也感觉不到痛。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眼直直盯着天花板,人们都以为他傻了…

  • 肠梗阻

    时间:2021-06-14

    曾立力土城不大不小,人不多不少,都是些吃五谷杂粮、温良恭俭让的老实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特好面子。这些年,人们纷纷涌入土…

  • 女侠甘如意

    时间:2021-06-14

    曹志星甘如意的美闻名遐迩,她的武功高强也是人尽皆知。曾经有几个悍匪袭击甘家庄,家丁们节节败退。在闺房休憩的甘如意听…

  • 闲人

    时间:2021-06-14

    孙成凤高大宽参加工作就在县史志办,三十多年没换地方。史志办是个清冷的单位,平时少有人来,时间久了,高大宽就形成了独处的…

  • 火烧云

    时间:2021-06-14

    律新民高连奎属鼠,绰号“老耗子”,是坝上东沟村的车把式。他年近五十岁,眯眯笑脸春夏秋冬总是红扑扑的,贴身的旧军用水壶,从…

  • 吃鱼

    时间:2021-06-14

    律新民那年我在北京租房创业,认识了首钢房管处的承德老乡周哥。周哥学土木建筑的,还懂点儿风水学。有次我宴请他,他带了几…

  • 黑爷

    时间:2021-06-14

    陆留黑爷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月明星稀,寂静的夜让城市看起来像个巨大冰冷的兽,潜伏着、偷窥着,伺机而动。黑爷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