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白的诗

时间:2020-10-16 栏目:雪莲

病房杂记

在消毒机的嗡嗡声中

在楼道冰凉的椅子上

透明的药水正涌入你的身体

你说胸闷,燥热

像是体内点燃了火球

我为你打饭,洗脸,擦脚

在夜色拉来被子,掖好被角

时常也带着起起伏伏的呼噜声

贫穷,不幸,追悔的事

這人世中的疾病那么多

仿佛一块块坚冰含在嘴

而后变成泅渡的汪洋一片

夜柴旦

落日余大荒

柴旦在空旷里沉默

千里的戈壁上

鹰是群山之间的隘口

在一片绯红的薄暮之后

月色千里

采煤机返回寂静

矿工们返回了呓语

一切沉寂的事物中

只有山风斜斜吹过

千里之外的月色

坚如昆仑山脉的雪

弹拨着大地深处暗涌的矿藏

低 语

风声低低的

我们在暗夜里点灯

青青的麦苗,临河的工厂

千里的戈壁上

鹰是群山之间的隘口

在一片绯红的薄暮之后

月色千里

采煤机返回寂静

矿工们返回了呓语

一切沉寂的事物中

只有山风斜斜吹过

千里之外的月色

坚如昆仑山脉的雪

弹拨着大地深处暗涌的矿藏

低 语

风声低低的

我们在暗夜里点灯

青青的麦苗,临河的工厂

大地苍茫,一片辽阔

一片绿色开合

少 年

一座高山的后面就有一朵云

云中的天地,罩住了少年

如虚空盘旋的麻雀飞上飞下

亦是有怎样的一片平川

他的江河。不被记忆湮没

一位十九岁的少年

成为一具冰冷的尸身

他的胳膊尚柔软

他的心口还有刚缝合的伤口

他青色的嘴唇,正在成为

山谷中成片松涛中最墨绿的那一棵

有多少快乐时光

就有多少场山雨噼啪迎面而来

我们坐在深处最深处,摘取

体内的破碎。是火是水又是冰

是光影中短暂的一晃而过

是我茫茫人世中锐利而辽阔的哀伤

【作者简介】牧白,原名陈学栋,1994 年生于青海。有作品散见诸报刊,现为青海省作协会员,西宁市作协理事。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