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鱼

时间:2020-10-15 栏目:雪莲

颜士州

周天亮一觉醒来,看到窗户里透进来热乎乎的阳光,急得套上条裤衩就向外跑。天气如此闷热,额头上的汗水簌落落滚进眼眶里。

“天亮——,快来看,快来看,鱼,你的鱼……”

周天亮跑到鱼塘边,猛听得阵阵呼唤,脑子清醒了,睡意惺忪的眼睛也睁开了。他朝鱼池里一看,顿时浑身抽搐,魂魄脱落!

他养的鱼,满塘的鱼全都“冒塘”,鱼嘴巴伸出水面,腮帮子急促地鼓动,整个鱼池呈现一派死亡景象。这是天气闷热、池水缺氧所致,若不立即抢救,那么,一池鱼不过中午就全部报销了。

周天亮猛醒过来,飞快跑到戽水架口,推上小水泵开关,为鱼池换水冲氧。

谁知小水泵呼地转了一下,再也不能动弹,停电了。完了,完了。一场小小的欢乐,谱下了一曲破产谣。这又怨谁呢!

昨天午夜时分,老天终于刮下一阵风来。夜风经过露水过滤,一天的暑气至此消尽了。

周天亮忙碌一天,他跳进清水沟洗了把澡,然后向家走去,打算回家换一身干净衣裳,再返回鱼池边小窝棚里睡觉,看守他的鱼。

从鱼塘到家,几条田埂,一座小桥,长腿荡荡几下便到。妻子苟小甜睡沉了,打着细细的鼾声,柔润、甜美。周天亮不想惊动妻子,悄没声地打开房门,拉亮电灯。妻子侧身睡在那淡绿色维纶蚊帐里。周天亮顿时热血沸腾,眼睛里放出光芒,盯住老婆看。其实,妻子才二十九岁,早婚早育,一个小女儿由婆妈带在身边——婆妈后嫁在县城——她无牵无挂,利手利脚,连穿戴走路都还同大姑娘一样神气。人模样儿好,长得丰满结实,浑身散发着青春魅力。天亮制不住感情冲动,在妻子屁股上拍了一记。

苟小甜突然翻身,一看手机过十二点了,“你一定饿了,那条黑鱼还是活的,养在木桶里,我汆鱼汤你吃。”

妻子一个“鱼”字,提醒了天亮。他立即想起他的鱼池,他的鱼来。此刻夜深人静,莫不会有人偷鱼?抡膘的草鱼都三五斤重了,被人偷去一条,几十块钱啊!想到这里,多美的妻子也不动心,抓过干净衣裤,边套边走。苟小甜霍地跳下床来。

“鱼!鱼!你眼里除了鱼还有什么!”

“鱼……人家眼红……偷掉一条少一条。”

苟小甜怒火爆发了:“你再这般不要老婆,我就去找一个人来代替你!”她火辣辣的眼睛看着丈夫,“你走!你走!我立刻去敲人家大门,说到做到!”

一夜过来,太阳老高了。

三湾村没有爆发户,村子里的人都外出打工了。村干部们想方设法,将一块坑坑洼洼的水沼地开拓整修,造出一片五亩多水面的大池塘来,以五年不上交管理费,五十万元无息贷款的优惠条件,指名叫懂得养鱼门道的周天亮承包。村支书对他说:“天亮!三湾村能不能出财神,就看你了——你争口气叫我们大家光彩光彩啊。”

周天亮感激不尽地说:“我要对得起书记!一定为书记争光!”

周天亮不是孬种,不是嘴巴角色,说到做到。从鱼苗下池那天起,他就离开了夜夜需要他搂抱的老婆,池塘边搭个小窝棚,天天不离开这块圣地。

有天夜里,妻子高烧四十度,她打天亮电话,天亮竟说:“我脱不开身啊,家里有几颗退烧药片,你吃下去吧。”为这,苟小甜同丈夫大鬧了一场:“我就不及你一条鱼值钱吗?下回生病,我叫别的男人背我去看!生病时候男人不照顾,我要这男人做什么!”

“你不会的!”天亮相信妻子,她“油嘴不油身”,嘴上说说的。

“会!会!我可是条活水鱼,没人来逮,自己也会蹿会游!你等着这一天!”

周天亮爱鱼,鱼儿没有亏待周天亮。满池的兴旺景象。再辛苦几个月,到了冬天,大把大扎的票子滚进腰兜,他成了个名副其实的爆发户,为三湾村赢得光彩,张书记一定会开大会表扬他,说不定还要登报呢!

苟小甜今天特别开心。她一早爬起来,悄悄地带上房门,丈夫太辛苦了,要让他多睡一会儿,她给丈夫做一顿好早饭。盛好早饭端进房来,想讨丈夫一个欢喜,没想到推开房门,丈夫不在床上了。

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热,生命危急的鱼,至多熬到中午就全都完蛋了。周天亮一屁股坐在塘埂上。

苟小甜给丈夫送早饭来了。她一见池塘里那般景象,也惊愣了,预感灾难临头。又见丈夫大汉子不显露一丝技能,抱着脑袋哭,心里来了火气,说道:“鱼闷成这个样子,不抢救哭什么!”

天亮一腔忧愁夹着怒火,本想在妻子身上发泄,嗔怪她天亮了也不把他叫醒,要是他在停电之前两小时赶到鱼池,给鱼池冲上鲜水,就不会有这个灾难,他肝火强压在肚子里,平和地说:“停电了,拿什么救?”

“停电了,没有抽水机吗?‘菩萨的抽水机不在六亩香水垛上打水?救灾救难时刻,还管什么面子不面子!”

其实,天亮到这里后就没停脚,立即求助“菩萨“帮忙。可打了“菩萨”电话,人家却不赏脸,他找书记,书记说马上给‘菩萨打电话,可是这么长时间‘菩萨也没有来。

“你去跟‘菩萨讲个情吧。”天亮终于把话说出来了,额头上抹下一把汗来。

苟小甜愣楞地站着,不说话,不动作。

“我去了也不成,他不肯来。他怕你报告书记,他怕书记送他去吃官司——他是只野狼,你不怕我被他叼去吗?”

“只要能救活鱼,不破财……我再也不向书记报告了,再也不说你的话了,小甜,你行行好,行行好……”

苟小甜骄傲地挺起胸脯。天亮朝妻子看了一眼,她一定能搬动“菩萨”!

“菩萨”的真姓大名叫杨达。他老子是位专门雕塑菩萨、画壁神的雕塑匠,传给他一手雕塑菩萨的手艺。这几年,他断断续续为几个寺庙修整、雕塑过菩萨,赚回不少钱来。因为这一点,村上人没一个叫他名字,大大小小都呼他“菩萨”。

杨达身魁力壮,办事慷慨,但没在门前窗下栽一棵桃树,总也交不了桃花运。他结过婚。据说老婆吃不消他野狼般的力气。

丈夫忙着看鱼,把她冷落在一边。一天,她在大路边的小树旁拦住他说:“‘菩萨,你太骄傲。你斜着眼睛看人。”“我怕把你的小鼻子看歪呀,看歪了赔不起哩!”说话时,“菩萨”来了勇气,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这时,天亮冒出来了。自己的老婆倒在别人怀里,做丈夫的心里酸麻,但他没责骂妻子,也怕“菩萨”力气大,吃他的眼前亏。他却把事情悄悄地跟书记汇报了。这位书记最喜欢管闲事,他先找上苟小甜,详细询问她是怎样同“菩萨”结识的,又找上“菩萨”,狠狠训了他一顿。

苟小甜向六亩香水垛走来。丈夫这池鱼价值十多万,她要救活这池鱼,拉不来“菩萨”的抽水机,她在丈夫面前也失去光彩了。

“菩萨”整天想着这个女人,他不接天亮电话,就是希望苟小甜来打个招呼,苟小甜大大方方站在他面前,他却正经起来,没话说了。

苟小甜道破来意,浅浅地一笑:“‘菩萨,什么话我也不说了,今天的事我请你……请得动吗?”

“菩萨”不说话,两只眼睛盯住苟小甜的脸;苟小甜也不避让,不一会儿脸上灼烫,心里乱跳……

周天亮的鱼没有多大损失。只是池子里鱼养得太密,幸亏及时换水充氧,天亮向书记汇报,说“菩萨”如何积极主动帮了大忙,及时救活一池鱼,书记挺高兴,表扬了“菩萨”,决定每月增加500元工资,要他安心工作。然后又对天亮说:“‘菩萨虽然能积极帮你的忙,但他在你老婆身上打主意,你多加小心!”

这阵子,“菩萨”出了趟远门,据他说是去了峨眉山,他曾在那边的寺庙里干过活。“菩萨”来回只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这些天苟小甜像落了魂似的,听说“菩萨”回来,她立刻跑到他家。

“‘菩萨,这么快就回来啦!”

“我来回都坐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

“真羡慕!”

“峨眉山上的猴子会跳舞,六十岁老婆婆同你一样年轻。”

“这不成仙了?‘菩萨你能带我坐一回飞机,去一趟峨眉山——我这辈子就想有这两样!”

“周天亮当了暴发户,手里有几百万,他会带你去的。”

“他有了钱只会揣枕头!我可不要钞票枕头!”

三湾村唯有天亮不消闲。他整日整夜忙碌,整日整夜守着鱼池。他十分感激老婆,这池鱼是老婆救下的!

天亮忽然想起书记的话:“菩萨”居心不良,你多加小心!不能只顾鱼不顾老婆。到了晚上,天亮终于放心不下,看看田野里没人影没灯光,决定回家看看。池塘里清淤泥时,无意中踩着一只甲鱼,碗口大,拿根茅草绳子穿穿挂挂扎起来,顺便捎回家。到了家门口,屋里没有灯光。天亮轻轻推了推大门,上闩了。来到房窗下,绿纱窗后拉着窗帘。他想敲门,可是又不敢。他怕“菩萨”真的在家里,说不准哪天停一整天电,又碰上个闷热天怎么办?况且那也不一定是“菩萨”。天亮赌气地敲了甲鱼一记,将它挂在门旁墙橛子上,顺手摘了一把葡萄,连生带熟揣进嘴里,向池塘走去。

第二天一早,天亮找着了一条鱼。这条鱼叉在脑壳上,半个脑袋挂下来了。他说不出的懊恼,突然想起不知给人家偷掉多少鱼,心疼得坐在露水草地上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条鱼,要伤心成这个样子?大男子的眼泪这么好落?”

周天亮又气又恼,说不出话来,拿条鱼向老婆脚边一砸;苟小甜扬起一脚,把鱼踢进塘里,惊得池里的鱼乱蹦乱跳。天亮怒了,霍地站起来,扬手甩了妻子一个巴掌,苟小甜身子一闪,不曾打着。随即,她把脸凑上来,连连说:“你打!你打!你打!”天亮的手软了。

第二天,天亮在小窝棚边又搭起个雨伞大的小窝棚,里面支了个锅灶,自己生火做饭,人跟木桩样钉牢鱼塘边,再也不拔腿乱跑了。

这一来,小甜心里非常难受,不得不来鱼棚做饭,同丈夫一起吃饭。

这天风凉飕飕的。苟小甜在丈夫面前撒娇。晌午田野里没人,她钻进小窝棚,放下蚊帐,把睡得呼呼的丈夫推醒,天亮眼神没看清,无意中把她猛地一推,苟小甜滚下床来了,她号号地哭,哭着离开了小窝棚……

国光机械近年来年产值都在超亿元以上,这回五十周年厂庆,要给每个职工赠送礼物。张书记同公司联系为天亮推销了鱼池里所有的鱼,而且价格不赖,这不叫生意,叫生财了。

舅舅请了一帮渔兄弟来帮他起鱼,天亮心里乐开了花,他想马上让小甜上街买菜,热情招待。然后叫她来鱼棚里看热闹。等结了账,让她把钱抱回家。想想这下子钱到手,鱼池空了,人也空闲了,可以搂着小甜过好日子了。这么多票子,让小甜去挑时髦衣衫,然后再买一辆轿车……

天亮踩着薄薄的晨霜,捏了一个响指,唱起一曲越剧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一个段落唱完,看到门上一把冷锁,不禁打了个寒颤。天亮忽然想起,妻子知道舅舅要来的,准上街买菜了。

鱼池里繁忙异常。网鱼的,撮鱼的,抬鱼的,称鱼的,唱号的,记账的,欢笑的,什么样的声响都有。三湾村从没起过这么多鱼,书记,村长,还有许多干部都来了,一个个不闲着,都帮忙。

天亮的手机里一下子转账了十几万,心跳得说不出话。书记吩咐他:回家把钱给小甜看看,让她开开心。

天亮来不及向书记说句感激話,蹬蹬地就向家跑。他直向家里冲,一头撞上冷大门。摸摸脑袋,退后两步,才看见还是那把锁把门锁着。钥匙在老地方,他开了门,走进房里,一股空寂的感觉立时袭上心头,茫茫失落。梳妆台上收拾得干干净净。电视机旁有一张纸条,他拿过纸来,上面写着:

天亮:

你好生养鱼、过好日子,不要找我。我去法院申请离婚。我要坐飞机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你舍不得花钱坐飞机,也追不上。我走了。

小甜

天亮手里捏着那张纸条,呆呆地站在那里……

小编推荐:
犀牛望月石
犀牛望月石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