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野之花

时间:2020-10-15 栏目:雪莲

姜兴中

枸杞花

枸杞成熟的时候,行走在天境昌马一个名叫拱北滩的枸杞种植基地。你会觉得热浪翻滚,枸杞子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粥一样稠浓的风一刮,留香数里,喝一口便把人的头都熏晕了。地咕咕、麻雀在枸杞子地上空掠来掠去,东叫一声,西叫一声,播送着枸杞子成熟的信息。行走的时间长了,好像自己也变成了阳光下的一颗枸杞子。

在这片枸杞种植基地,田野更像田野,田地间的地埂上野草果树杂生。不像其它地方的田野,是纯粹的庄稼世界。在这些枸杞地地埂上,红柳和种类繁多的野草,长得跟枸杞一样旺势,受到枸杞子的熏染,在风中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影。白杨树、沙枣树挨挨挤挤围拢四周,简直像一个植物园。白杨树、沙枣树虽高大繁茂,却不欺枸杞。它的根直扎下去,不与枸杞争夺地表的养分。在它的庞大树冠下,枸杞一片油绿。在地外边天外边,用眼望去,东面是浪花飞溅的疏勒河水,南面是隐隐约约的祁连雪山,西面是小昌马河岸边的水峡村庄,北面是碧波荡漾的昌马湖(昌马水库)。

这片枸杞种植基地,没建成之前,是一眼瞭不到边的荒野,碱滩错落,茫茫苍苍,不见树林,只见几棵沙枣树点缀荒原,几百块地星星点点散布在这片盐碱滩上。不长庄稼,只长各种杂草。其中最主要的草叫碱草,也叫“冰草”,因牲口爱吃,村里人秋天就在这里割草,拉回去冬天喂牛喂驴喂羊。当然,除了杂草之外,也会长一些会开花的植物,野苜蓿、骆驼刺、芨芨草。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儿的。草儿有的红,有的白,有的黄,有的蓝格盈盈。从夏到秋,尽管稀稀拉拉,盐碱地上还是有些绿。待微风拂过,草也摇曵,花也摇曳。到了冬天,一场大雪落下,整个盐碱地变得一片白,白的一尘不染,要是白上整整一个冬天,那真是天高地旷,感觉很美!一到春天,积雪化净,新草还未发芽,放眼一望,碱滩一片残破景象。坑坑洼洼,低洼处积着雪水。连续刮几天几夜或者十天半个月的狂风。地上的浮尘和枯草全都被搅动起来,天昏地暗,连太阳都变得模糊不清,像个黄黄的锅盔贴在天上。风大的时候,似乎旮旯拐角都是风的响声。有时候像人的叫声,像牛哞的声音,像驴叫的声音,鬼哭狼嚎,吓的人连门都不敢出。几天之后,风停了,这时候再看盐碱地,便是另外一番景象。太阳重新露出脸来,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那些积水早就没有了踪影,地面干巴巴的,被阳光一照,晃得一片灰白,了无生机,看了会刺眼睛,让人流眼泪。

有人在这片荒原上下了狠心,春天不离犁把,夏天不离锄把,秋天不离镰把,冬天不离锨把,逐步把一块块荒滩碱窝改造成能长粮食的耕地。刚开始,当在这些盐碱地里种下枸杞苗时,一场风沙过后,枸杞苗一律向着一个方向倾斜着。背风的一面,皮都被风刮掉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片荒原终于建成了枸杞基地。经过实验,这片荒原对其它农作物不咋地照顾,偏偏对土壤要求不严,耐干旱、瘠薄、盐碱、沙荒,抗涝的枸杞情有独钟。

现在,这里的枸杞长得格外好。漠风一溜,绿浪红浪起伏一片,叫人心动。

行走在枸杞地里,从枝头摘下一粒枸杞往嘴里一丢,用舌头那么一压,就满嘴甘甜。

听枸杞种植基地的技术员介绍,枸杞为茄科落叶小灌木,又名枸杞子、狗奶子根、苟妻子等,是著名的观果植物。枸杞花开夏天,结果丰收在秋天。浑身都是宝。不但叶、根、果实均可入药,就连那嫩芽儿,凉拌了是一道好菜。老根还可制成露根盆景。种植时,先将地开成行距一米,株距一尺的沟。每亩再施一拖拉机羊粪,栽上二千多株枸杞苗子就等着收成。闲了,及时进行中耕除草,防止杂草丛生,与植株争肥传播病虫害。枸杞喜肥,花果期较长,在萌芽、开花、结果等时期及时施肥。在生长期一般施肥二三次,以促苗、攻杆、增果。枸杞的分枝能力强,每年早春萌发前要剪去老枝,夏季剪去长枝,秋季剪去老枝与病虫枝。整枝可减少病虫害,增强通风透光,降低营养消耗。新栽植的枸杞苗,在主干高二尺时去顶,选留三到五个侧枝,第二年将选留的三到五个侧枝回缩至一尺,形成第一层树冠。以后逐年培养,使之形成三层“楼上楼”的树冠,增加挂果量。若制作盆景,可在第二年春季萌发前,将枸杞粗壮枝剪断扦插,来年即可开花结果。

枸杞花是紫色的,漏斗状,五个瓣,花单生或簇生叶腋。浆果卵形或长圆形,深红色或橘红色。枸杞哪儿都能长,池畔、台坡,也可作河岸护坡,或作绿篱栽植。

行走在枸杞地边,金灿灿的阳光铺满了枸杞地,成熟的枸杞子如阳光一样金灿,灿得使人眼胀。吸吸鼻子,寂静中,枸杞子的香味在四周摇晃。不由让人想起过去每当地埂上那些野生野长的枸杞子成熟后,在地里干活歇着时,不管男人女人,都会到地埂上去摘吃那一颗颗红中透黄的枸杞子,吃的满嘴流汁。即解渴,也解乏。人们在野枸杞成熟的日子里,精气神都特别的旺盛。

相传很早以前人们把枸杞子叫苟妻子。村里村外的地埂、荒滩、漫道湖滩生长着一种型似白刺的植物。春天枝头开满沙枣花一样的花,秋天结出红玛瑙似的果实。天上飞的野鸟爱吃,地上跑的野兔、野鸡、麻雀、鸽子爱吃。有村民在地上干活闲来无事,偶尔会摘几个来吃。谁也没把这野果当回事。有一年,生活困难,有一家姓苟的,男人外出做生意,女人带着三个娃在家艰难度日。每当饭做好之后,當娘的就让娃娃们先吃,自己就到那些野枸杞树下摘野枸杞果吃。从枸杞结果一直吃到枸杞落果。枝头上没有了,她就在地上寻找着吃。有时候下雪,她会把地上的雪扒开寻找着吃。吃了近多半年的日子,度过了艰难的生活。当男人回家后,看到三个娃都瘦的皮包骨头,而女人却红光满面,精力充沛。男人怀疑妻子有外遇或者在家吃独食。虐待了娃娃,经过一番严刑拷问和内查外调,三个娃证明娘每当把饭做熟就让他们吃,娘最多喝点汤,村里人也证明经常看到女人在摘吃野果。待查清事情真相后,男人感到愧对妻子,为了洗清对妻子的诬陷,就背着妻子满村街上转,见人就痛说自己的不是,诉说枸杞的好处。村人经过对比,认定枸杞是个好东西,吃了能养身健体。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不但把女人是个贤妻良母的美德传了出去,也把野枸杞子叫成了苟妻子。后来慢慢改良成人工种植,规模生产,就叫成了枸杞子。其实叫苟妻子也可以,因为是姓苟人家的妻子让枸杞子出了名。

行走在枸杞地地埂上,满眼枸杞子,給风一吹那才好看,不是绿浪,而是枸杞树的涟漪,淹没在醉人的枸杞子香味里。

在枸杞地边的一块宽广的晾晒场上,有人在晾晒摘下的枸杞子。偌大的晾晒场仿佛铺着红地毯。主人说,枸杞子从种植、采摘到晾晒,一步都不能马虎。须得轻采轻放,果实存放厚度不超过一指头,两天内不能在毒日头下暴晒,不能用手翻动。采摘后,自然晾晒到皮皱。这样晒出来的枸杞子,营养流失少。听了主人的话,才发现晾晒场上空漂浮着巨大的遮阳网。

罗布花

沿312国道进入饮马农场地段,周围的景色有点欧洲风格。除人工栽植的杨树、果树、沙枣树、柳树外,野生的柳树和低矮的植物别有一番特色。在这些低矮的植物当中,生长着大量的罗布麻,婀娜婆娑,以绿化美化风景而受称颂。罗布麻属夹竹桃科,多年生草本半灌木宿根野生纤维植物。其纤维质量比一般棉花好,具耐旱、耐盐、抗盐等生态特性。脱皮、脱胶、提取纤维是纺织工业上等原料,亦可药用,为中草药资源。具调查报告称,罗布麻有三个品种(可能还有其它变种),其中大花罗布麻分布最广,中型花罗布麻次之,针叶茶叶花罗布麻零星分布。其特征为:大花罗布麻亦称白麻,单生或丛生,茎直立,高可达人高,茎离地面一指头处直径就有大拇指粗,略具灰绿色条纹,带棕色小斑点,埋于土壤部分呈淡桔红色,分枝多,叶对生,呈椭圆形或卵状形,边缘具革质的细牙齿且粗糙,灰旧绿色,背面浅淡,羽状脉,花为单枝聚,散花序,全柱呈圆锥形散花序,其主要特征是花大,有指头蛋大,向下垂,呈淡盘碟或碗形,裂萼片,呈三角形,拉柱较短而分枝多,耐旱、耐盐力均极强。花期长,严格地说是在夏至前后,田野上庄稼快成熟的时候,天体自然造化,罗布麻的花也正开到十分姿色,满枝花朵相辅对映,粉红鲜亮,十分可人。它的花期长,从底部开到顶梢总要到了深秋才逐渐凋谢。中型花罗布麻丛生,茎直立,柱高二尺多,最高可达三尺多。鲜绿色或淡黄色,主茎节部具棕褐色条纹,侧枝与主茎夹角小于大花罗布麻,叶互生,披针型或腺型,长一指,宽半指,边缘具明显骨质细齿,叶杆尖头,时柄短不明显,顶生单枝聚散花序,花柄长一指夹盖,花中型,直径一指夹盖,寇花筒深半指长,碗状或钟状,斜向上或弧状向上弯曲,但不像大花罗布麻的花呈下垂状,花萼裂片披针形,狭细,药耳垂叠,子房上位,果实较大花罗布麻短,比较针叶茶叶花罗布麻长,其长度约为一指多长。披针叶茶叶花罗布麻亦称小花罗布麻或红麻,茎直立,最高达二米多。圆形光滑,线紫色或红棕色,节间长,可达一米半左右,上部分枝较多,叶披针形对生或仅在分枝处成亚对生,先端具小尖头,具封闭的羽状脉明显。边缘具细牙齿,花序为聚散状圆锥形,形体较小,向上或斜向上,花冠呈圆筒状钟型,外缘反卷,口径为半指甲盖左右,药耳辏合,柱头钝,子房半下位,果实圆柱形,先端渐狭细。该品种与上两种的主要区别是花型小,植株高,分枝少,茎紫红色或红棕色,其纤维质量比上两种为好,耐旱、耐盐性较弱,要求水肥的供给较高。罗布麻开花的时候,若置身于罗布花的海洋,让人感叹不已。适逢旷日持久的大旱,热风不断扫过那些盐碱的洼地、斜坡,便愈显出这里的苦焦了。也是,这片广阔地带,西临罗布泊和大戈壁,天雨割裂,沙尘侵袭,生态环境十分恶劣。而其境内又分布盐碱,低洼地带伴有面积不大的草甸盐土和结皮盐土,使这里成为最贫瘠的地区之一。然而,这些罗布麻不顾生存困苦和磨难,竟在这沙化、盐土地上长起来了。那粉红色的蝶飞状花朵开得红红火火,不屈不挠。这种印象,一下全部渗入我们的脑海。它该有怎样的一种内在的生命魅力在感染着我们的情绪呵!

天玄地黄,它的祖先起源罗布泊,把根却留在了这里。世世代代繁衍着,生生不已,恪守自己永恒的价值。

耐旱耐寒的野生罗布麻对水份需求不多,在年降水量仅为一百毫米的地区仍能生长。耐盐碱的罗布麻在含碱达百分之一的状况下也能存活,多数植物在含碱超过百分之零点三就不能正常生长了。中医学以其叶入药,制成的降压药疗效显著。

这就是罗布麻给我的真谛。

沙葱花

双休日,本打算在家喝着茶,读着书,彻底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看了不到两小时,就到了做饭时间。来到菜市场,在那新鲜蔬菜旁,眼睛突然一亮,发现一小堆馋恋了一个冬天的沙葱。看那沙葱的长相,不用问,定是产自家乡戈壁滩的产物。闻着沙葱的辛辣香味,我约好友直奔家乡而去。

一路上,沿途的二十座梯级水电站,如璀璨的明珠,同毗邻的昌马风电场里那几百座排列有序、如同遮天蔽日的雁群似的风机相互媲美,也没能阻挡住我前进的速度,当来到昌马水库大坝下游那片浩瀚戈壁滩时,我终于停了下来,找到我曾经拔过沙葱的那片富祉。这片戈壁每当一场大雨过后三四天,沟沟壑壑的沙地上长出绿油油的沙葱。有的依附在柴墩子下面,有的同草窠子一起生长。遇到一块平坦的地方,沙葱长得就像种下的一块韭菜地。

这片戈壁滩,家乡人称为不出力、不花钱的菜园子。每年的五六月间戈壁上的冰雪消融后,随着气温的升高沙葱便滋润着长了出来。由于它每一茬子的生长期极短,因此它的采集时间只有三十天左右。只有在这个时间可以品尝到美味的沙葱。不然,就得等待下一次下雨后长出来再吃。如果遇上干旱年景,这一年,就别想吃上沙葱了。

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色泽碧绿、味道香醇,食之爽口、野味十足,况且它又生长在无任何污染的戈壁滩上,因此是绝好的天然绿色食品。

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可热炒、凉拌、包饺子、蒸包子、做汤等多种食用方法。

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在炎热的夏季食用,具有消炎、清火、祛湿、滋补养颜的功效,是美食中的极品。

这片戈壁滩,曾留下过我和村里小伙伴无数足迹和乐趣。让我记忆深刻的一次是一个六月天,一场透雨让干旱的戈壁披上了绿装,蔬菜匮乏的村里人终于闻到了沙葱的气息,我们五六个小伙伴被两三个大人驴驮车曳来到了这片戈壁,两天一夜的时间,装满沙葱的十几个毛口袋卸在了村里的打麦场上,全村男女老少分口粮一样把十几袋沙葱分了个精光。眨眼的工夫,村子里飘满了沙葱的香味。

现在家乡人的日子富裕了,我多次吃過亲戚家用新鲜沙葱和刚宰杀的羊肉所做的沙葱包子和手扒肉、烤羊腿和鲜沙葱一起吃,让我无不为其鲜香而称好叫绝。

这片戈壁滩上的沙葱,属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沙漠草甸植物的伴生植物,生于海拔较高的砂壤戈壁中。茎叶针状,簇生。开鲜淡紫色至紫红色小花,花葶圆柱形。多数小花密集成半球形和球形的伞形花序,花色鲜艳,美丽别致。要是雨水旺,一茬一茬花期九十天左右。种子寿命长,在沙土中埋几年还可能发芽。营养价值高,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富含多种维生素。由于沙葱在砂壤戈壁中生长分布零落,拔起来极不容易,加之受其生物学特性限制,其产量随年气候的不同而有增减,雨量充沛的年份,戈壁滩上到处都是。

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是家乡人最最喜爱的优良佳肴。除凉拌外,与肉、蛋等一起炒着吃,那味道赛过宾馆饭店的任何招牌菜。过去,家家都有一两个腌制沙葱的缸,遇到雨水多,沙葱旺的年景,一缸腌沙葱因口感上乘,性醇味辣,助消化、健胃,一年四季吃不断。

家乡人对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总有一种特别的喜爱。过去,人们礼貌地邀客人到家吃饭,常常会说,甜面条子腌沙葱,不嫌弃了你就来。家家腌制的沙葱品其味辛而不辣,色泽深绿,质地脆嫩,口感极佳。过去,青稞榛子稠饭是家乡人的主食,如果一顿缺了腌沙葱,一碗青稞榛子稠饭就难以下咽,吃得没滋没味。每当家里来重要客人,酒酣耳热,一碗羊肉汤调沙葱一吃,准让客人心满意足。凉拌沙葱更是每家的家常便菜,沙葱嫩茎不易久储,凉拌时,把沙葱嫩茎洗净,放入开水锅焯一分钟,然后捞出拌上精盐、陈醋,吃起来别有风味,雅人俗客,无不喜爱。

这片戈壁滩生长的沙葱,它有葱的形状,有葱的辛辣,还有家葱所不具有的独特的芳香。高不过半尺,葱叶尖而细。一般戈壁滩上雨水极少,一年之中能有一至两场大雨那就算不错的了。然而生长在家乡疏勒河畔戈壁滩的沙葱却神奇般鲜嫩,只要你轻轻地一折葱身,断口处便会流出鲜汁和油花来,折一小段放入口中,似葱、似韭、似香草,同时还夹含有一种油香、一丝微甜,其鲜香嫩美,妙不可言。

这片戈壁滩上生长的沙葱,开的花虽然小,但那略呈粉白色的花却是家乡人离不开的上好调料。人们将葱花采摘回来,用盐腌上或晾晒干,做汤煮肉时往锅里放上一把葱花,那汤那肉就四溢飘香。

如今,这片戈壁滩上已矗立起无数雁群似的风机,正在实现着“建设河西风电走廊,打造西部‘陆上三峡”的宏伟目标。用不了一两年,这里将是清洁能源的游乐场。抬头是大雁似的风机,低头是美丽别致的沙葱花和无数沙漠草甸植物的花。让你不由会遐想起远古时代那首“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来。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