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星火·中短篇小说

  • 生病记

    时间:2021-03-05

    鄙人一向没啥毛病,年逾半百,血压、血糖、血脂“三不高”,熬夜看世界杯不输年轻人,还从不锻炼,喜欢静坐。此静坐非彼“静坐”也,不是去广场上饿肚子…

  • 另一个人

    时间:2021-03-05

    有一个人对自己非常厌倦他一生的梦想,是努力成为另一个人为此,他宁愿忍受孤独寂寞、无数的冷眼“哪怕青灯黄卷、背井离乡万苦千难你也要把自己…

  • 星火文学湿地的三个生态圈

    时间:2021-03-04

    范晓波2020年底,8个星火文学社在江西8所乡村中学建成。消息一发布,有外省企业家说要奉献私人别墅建星火文学社,有县城中学提出把已有文学社更名…

  • 向西藏借一把天梯

    时间:2021-03-04

    一和十年前不同,这次,我是坐飞机进藏的。十多天后的傍晚,又乘飞机离开。没有远行的感觉,只是在云中静坐了几个小时。从沿海到高原,自午夜至破晓,我…

  • 在古中国

    时间:2021-03-04

    淡墨般的暮色漫起我知道已经湮没的、安徽省最早的桂枝书院,它在绩溪,创建于北宋。眼前的这座书院,未知名字,但同样充满岁月沧桑。灰青色的高大砖…

  • 暗流

    时间:2021-03-04

    朝颜一声音清脆,由远而近,将我从混沌的梦境中拉扯出来。从大脑,到四肢,躯体一寸一寸地靠近真实。摘下眼罩,天光已大亮。晨七点。设想中的一个慵懒…

  • 人间值得有孝阳

    时间:2021-03-04

    你常说我们都是在流沙上写字,今夜,我在流沙上写你,明知写下的一瞬即是逝去的时刻。——题记第一次见孝阳是在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高研班的开班仪…

  • 逆光中的小镇

    时间:2021-03-04

    一揣着县委组织部开具的一纸报到单,我转乘了两趟车,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县里最为偏远的乡镇。镇政府所有的办公楼都是红砖房子,清一色的两…

  • 小小的火

    时间:2021-03-04

    1五十五岁的南慕美扎丸子头,涂粉色唇膏,戴超大帽檐的遮阳帽和大圆框的茶色太阳镜,穿一件无袖、裸膝的波点蕾丝小礼裙,此刻,她正站在熙泰榕幸二期…

  • 清水潭

    时间:2021-03-04

    那天早上我和阿保戴着安全帽走向井口。负责安全的技术员站在那里,冲我们一个劲地喊:“别过来了。今天不上班。透水了。”王村離白沙水库不是太…

  • 虚构的童谣

    时间:2021-03-04

    印象中大约是2005年吧,也许还要晚一点,在广东省作协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会议应该比较重要,青创会或者作代会?因为是在珠岛宾馆举办的,一般的会议不会…

  • 生病记

    时间:2021-03-04

    鄙人一向没啥毛病,年逾半百,血压、血糖、血脂“三不高”,熬夜看世界杯不输年轻人,还从不锻炼,喜欢静坐。此静坐非彼“静坐”也,不是去广场上饿肚子…

  • 家书

    时间:2021-03-04

    ?家书:雨父亲。雨来了我坐在春天的芭蕉树下听雨。雨声又细,又密似琴瑟,也若禅音十里春风浩荡啊帘外一江春水,涨了又涨陌上荒草,日日返青那些消失…

  • 雷神·蓝图·剑雨

    时间:2021-03-04

    郭海燕2020年1 月 6 日,“世界设计之都”武汉市。位于武昌区的“全国勘察设计行业百强企业”“当代中国建筑设计百家名院”——中南建筑设计…

  • 父亲坐在夜色里

    时间:2021-03-04

    张绍国 晚霞恋恋不舍地散去田野开始暗淡庄稼在骄阳下卷曲的叶子已经舒展昆虫们大声唱起情歌父亲,你疲惫地坐下来劳动后的松弛,被晚风轻轻荡漾…

  • 一只鸟的翅膀

    时间:2021-03-04

    你是否知道,一只鸟进入黑夜的姿势你是否知道,一只鸟在清晨如何向世界请安一对翅膀要经历怎样的磨难才能像泉水一样,清澈,完美当一只鸟,把脑袋伸向…

  • 去野洲啊

    时间:2021-03-04

    离开鄱阳的前一天,我们决定去个野洲。野洲具体在哪儿,我也说不清楚。坐一阵车,穿过一个渔村,再坐装有马达的小铁船。小船突突突在湖面划出三角形…

  • 我对这个世界还不确定(外一首)

    时间:2021-03-04

    我对这个世界还不确定隐士,久居库辛镇对着邻家女人画画隐瞒妻子,画板让人迷恋空荡荡的一天,生活平静孤屋、老人和鸟兽,偏僻海风吹动窗帘,如某种情…

  • 奉新:那些自带星火的片段

    时间:2021-03-04

    一植物葳蕤,看不出初冬的痕迹。这是群山环抱里的奉新。一条善于用宁静和光影表达的潦河,挥袖拂拭收割不久的稻田,给房舍一串秋波,在水和鱼的簇拥…

  • 清晨的鸢尾

    时间:2021-03-04

    清晨黑坛子里生长的鸢尾它们随风摇摆,差点就想起自己由于那绿会逐渐变得暗黄而每一朵花的寿命只有一天因此它们的尾巴必须叫鸢尾必须作形而上…

  • 宁都

    时间:2021-03-04

    宁都的罗荣每个节日必发短信或微信问候,包括刚刚过去的立夏节。我回道:哦,又过节呀!立夏还真的叫节,标志万物繁茂的节日。客家人有立夏节“补夏”…

  • 从不担心找不到新意(外一首)

    时间:2021-03-04

    在低于草木的村子,从来都不担心找不到新意只要你愿意大声说话神灵什么都愿意降赐,一场雪崩或一场暴风雨野草是个人名五谷也是个人名,在平坡川只…

  • 孤独是一只夜空的月亮

    时间:2021-03-04

    在夜的空房子里人间的智齿,碾磨着发炎的日子水龙头的滴漏声,和关节漫长的响动类似空房子里失血的生活在夜的激动部分之外孩童遗忘的沙漏足以证…

  • 早晨(外一首)

    时间:2021-03-04

    在淮河的小路上我遇上一个急速跑步的老人白发稀疏,腰杆挺直,似乎在向前追赶什么每跑一截,就会停下来扶着一棵树,气喘吁吁我告诉他,这么大年纪可以…

  • 立夏

    时间:2021-03-04

    夏是如何立起来的我没有见过我仅仅看见,阳光立在井上蝴蝶立在翅膀上,泥土立在花朵上云立在云上,一对情侣立在伞上一辆公交车,立在一滴水上我仅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