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散文选刊·下半月

  • 今生难忘是师恩

    时间:2021-01-09

    王卫权一七岁上学时,我懵懂无知,跟着兄长稀里糊涂到学校报了名。我们寺沟小学是三年制,校园有二亩大,圈着土围墙,三间土坯房,两间房里是二、三年级…

  • 娃娃亲

    时间:2021-01-09

    林热军我的家乡叫黄家庄,它是我奶奶的娘家。我爷爷家本住海边,新中国成立前海匪很猖獗,爷爷和奶奶结婚后,就把那边的田地卖掉,把家搬到了黄家庄。…

  • 月夜船歌

    时间:2021-01-09

    应红枫海风轻柔,渔火点点,一轮满月在海边随波浮动。月下,我坐上朋友的小渔船,一起来到近海处夜钓。在南崖边,我和朋友耐心地坐在小渔船的舱板上,等…

  • 海之魂

    时间:2021-01-09

    叶海星我从小在海岛长大,浙江温州的百岛之县——洞头,就是我的故乡。距离我家几十米远就是大海。上世纪80年代,每当鱼汛期,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

  • 母亲的面子

    时间:2021-01-09

    潘爱娅我们姐弟几个从小就知道,母亲是爱面子的人。记得在困难时期,确实不少人顾不上面子。那些年,青黄不接,家家粮食危机,我们家的锅里已经是“瓜…

  • 躲生

    时间:2021-01-08

    刘冬梅我80多岁的外公,一到他生日那天,他就出门不回家,不想儿孙们给他过生日。我也躲生,而且从25岁起,就逃避生日,从那以后没有庆祝过一个生日。不…

  • 猫命

    时间:2021-01-08

    海拉提别克1看来时间是愈合心里伤口的灵丹妙药啊!你看我这个大哥,嫂子难产而死后,他就表示再也不找女人了。可过了一年后,他最终还是扛不住妈妈…

  • 交际羊

    时间:2021-01-08

    阿瑟穆·小七2015年11月,小羊驼糖糖来到我家。糖糖和我们待在一起时,常做的动作就是冲过来闻我们的脚,心情大好时它还会绕到我们身后用牙齿轻咬…

  • 时光里的“刀”

    时间:2021-01-08

    寒石“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面对一江流水,想到的是时间,我每每读夫子这句话,想到的既不是时间,也非流水,而是一尾鱼,人称刀鱼,这或…

  • 货车被劫记

    时间:2021-01-08

    查兴娥因为要从云南威信拉一车微菜到四川的江油,所以那天晚上就没有睡觉。拉货的司机要求要十二点才走,我就一个人在货车那儿守着货车装微菜。…

  • 一盏灯

    时间:2021-01-08

    李玉海上雾气弥漫在我身旁,我慌慌张张,如同迷路的羔羊,站在船头,眼神无光。步入初中,我紧张地看向讲台,蜷缩在角落里,失去了以往的乐观和神气。看到…

  • 一只羊长大要多久

    时间:2021-01-08

    王秋珍这是我父亲的故事。那时他才7岁。我姑且称他十一吧。“看你还干不干坏事!”“啪、啪、啪”,枣木棍子落在十一的屁股上,就像十一的弹弓落…

  • 每一天都在告别

    时间:2021-01-08

    左左470天前,是2019年6月19日。夏天的凌晨,像酷暑中的冰刀一样,一生的疼痛都疯长到了极致。爸爸忽然脑出血,送到急诊室,医生检查后说:“拉回去,准备…

  • 生活需要一味中药

    时间:2021-01-08

    陈蕙卿久居江南,每逢五月知梅雨。今年的梅雨季节如期而至,开头几日,雨丝纷纷,内心甚是欢喜。喜春风渐暖,柳花飞扬,更兼一把油纸伞的典雅,恍惚自己便…

  • 扶贫手记

    时间:2021-01-08

    贺小林今天一天走下来,还是很有收获的,了解了几户贫困户的脱贫情况,也为贫困户解决了几件反映的事情,更是加深了与他们的感情。获悉他们的现状后…

  • 师父

    时间:2021-01-08

    杜思高二十年多前,我从辖属林业部的西北林学院毕业,分配到南阳地区林技站工作。当时社会上还不重视生态建设,林业的地位不高,是比较边缘化的单位…

  • 今生难忘是师恩

    时间:2021-01-08

    王卫权一七岁上学时,我懵懂无知,跟着兄长稀里糊涂到学校报了名。我们寺沟小学是三年制,校园有二亩大,圈着土围墙,三间土坯房,两间房里是二、三年级…

  • 大书房

    时间:2021-01-08

    阮红松新居有明晰的格局,三室两厅带厨卫。这个“三室”里,就有一间12平方米的小房间,设计格局明确指定是书房。当初看房时,我就在这块地站得最久…

  • 跌进时光里的井

    时间:2021-01-08

    王炜井是会跌进桶里去的。井其实是很调皮的。井会和人开玩笑——和粗心大意的大人,也和我们小孩子开玩笑。我们那时候吃的水,是用辘轳从井里绞…

  • 永远的那丛翠绿

    时间:2021-01-08

    袁良才炳三奶奶实在太老了,她哪儿都没有病,又哪儿都有病,如同一部运行了近百年的机器,所有的部件都磨损老化了,这台机器完全是凭着生命的惯性还在…

  • 白河船歌

    时间:2021-01-08

    李文旭那时的双流县,没有湖,少船,也穷。旧时,川西坝子流传有一首童谣:“金温江,银郫县,叫花子出在……”这话,双流人听了扎心,但有啥办法呢?农耕时代,有…

  • 牵挂

    时间:2021-01-08

    赵海滨女儿被一所大学录取了,我和妻子都很满意。女儿却不满意,生了好多天的闷气。妻子和我结婚两年后才怀上女儿。女儿出生那天,护士从产房里抱…

  • 鹿先生

    时间:2021-01-08

    何石鹿先生是什么时候恋上酒的?应该说是他的婆娘友枚跟一个四川人跑了之后。鹿先生有点儿喜欢讲大话,做事也大大咧咧的,有人就叫他“白话佬”。…

  • 那些旧时光:糖丸、邮票、胜利菜园

    时间:2021-01-08

    孟悟天遥地远,时光无涯,人类漫长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跟瘟疫和病毒的搏斗史,什么天花、麻疹、伤寒、霍乱、痢疾、麻风病……轮番出场,祸害人间。在千…

  • 我的亲娘

    时间:2021-01-08

    陈一栋和你一起的年月日,我没有好好地珍惜,想起你的时刻,我错过一万次。对你的守护,你所有的付出,我们无法弥补。此刻,知道你走遠了,天边的路始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