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上海文学

  • 也说太太客厅

    时间:2020-12-02

    美的事物从来没能实现按需分配,或许善也一样。我盘旋的思绪复杂化了,悟到做人不做林徽因,是小小的遗憾。多年前写过而没有彻底理解过的是女人的…

  • 春之旅

    时间:2020-12-01

    林家宜在家躺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清晨决定出门。她趿着前男友送她的人字拖走到楼下,发现天色阴沉,市景萧条。大街上一片狼藉,菜市场门口滚了满地的…

  • 生煎包家族

    时间:2020-12-01

    一齐林坐在“四平路生煎”门口的深蓝色塑料长椅上,肘关节抵着桌面上的百事可乐商标,就在他的背后,油水爆裂的声响正剧烈翻涌,木头锅盖底下渗出淀…

  • 像雾像风又像雨

    时间:2020-12-01

    有时候,他突然想起来曾经在你家里,喝酒,聊一些和姑娘一起做的荒唐事。有一个男孩,穿很短的无袖衫,窗帘开着逆光的光影里,他看向我们却看不清他脸容…

  • 小镇即景

    时间:2020-12-01

    十年間,这街巷也染了富贵病,于是错峰生活,怀抱接轨梦,但消息只走小道,才赶在上桌前率先沸腾。小卖部里,凉热也环球,但贝鲁特太远,只争朝夕。好在死者…

  • 心灵治疗

    时间:2020-12-01

    半年来没有写作。在歧义的年代希望你始终是一名诗人,希望你活着是凭借劳作、爱与适量的烟火气,还有一些道义上的不合适。廓清说话与说话的区别…

  • 破零——破碎——

    时间:2020-12-01

    “如果死亡的教育不请自来。”那是你还可以张目对日的时候。你从没见过那么红那么冷的太阳,就跟刚从冰柜里钳出来轧到半空那样。天上什么云丝…

  • 从前有座山

    时间:2020-12-01

    1接到彭伟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成都出差。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叫彭伟。他在电话里只是说,咱们在武汉到北京的火车上认识的,记得吧,我是晓丹的丈夫,我到…

  • 历史的忧郁(下)

    时间:2020-12-01

    三、历史的忧郁——诗之自觉屈原诗/思想之诗的“流亡”母题,就这样设定了:其出发点,是对历史的亲历感。其核心意象,是“在历史中流亡”。其基本…

  • 和叶萌萌去天台

    时间:2020-12-01

    熱风吹来了动人的介绍信晚课就要蒸发殆尽你跟随我在花圃前停好自行车踩着凳子攀上生锈的阶梯一跃而入漆黑的坦克驾驶室或许夏夜的潜望使你感…

  • 也说太太客厅

    时间:2020-12-01

    美的事物从来没能实现按需分配,或许善也一样。我盘旋的思绪复杂化了,悟到做人不做林徽因,是小小的遗憾。多年前写过而没有彻底理解过的是女人的…

  • 触摸时光

    时间:2020-12-01

    我曾无数次在去伦敦的路上,感受到朋友之前提到过的“上京”的心情。第一次“上京”,火车停靠在帕丁顿地区,彼时对伦敦还没有任何实际的认知,只觉…

  • 小芳与兰兰的流水

    时间:2020-12-01

    梁鸿鹰对于出生于1960年代初的孟小芳来说,生活像又酸又甜、又苦又涩的遗留物,布满一地月光式的偶然,是丢掉了头绪的波光粼粼的流水。从记事起在…

  • 哈佛导师

    时间:2020-12-01

    蔡维忠一病毒学家珀希拉·谢甫三十五岁时接到哈佛医学院的聘书,聘她为副教授。她原在南方的贝勒大学M教授手下做博士后,两年后升助理教授,已经…

  • 在科技楼楼顶

    时间:2020-12-01

    晚上,你拉开了锁你向我展示,如何用折叠的一段卷尺将一把插锁打开这是朋友的传授,想像他们都轻盈而洁净在云雾中传诵成一小圈,所以你我们,闯入这一…

  • 然后我们一起跳舞

    时间:2020-12-01

    一连三天,每天如此,我已忍无可忍。上午九点,遛弯的奶奶妈妈们又带着孩子出现在我窗前。一个远些的声音还算礼貌,那人对自己小孩说“宝贝,别人家的…

  • 离岛

    时间:2020-12-01

    桥底下是海吧,黑沉沉分不清滩涂与陆地。往回走,一片枯叶落在小便池,像挂满血丝的眼睛。左手边是露天停车场,黏糊糊的嘴吸入那些鼓着鱼鳃的车子。…

  • 黔食三则

    时间:2020-12-01

    野蒿春天,家门口的几株树开花了。白的是李,粉的是桃,紫的为玉兰。色彩不多,奈何量大,棵棵枝上缀得满满的,如同人挤在街上赶场子。读小学的时候,我的…

  • 昆曼纱

    时间:2020-12-01

    杨清跟来看房子的女孩约在上午十点。这连续不断的梅雨天已一月有余,像一场好不了的疫症,搅得人心尖潮漉漉的,又讲不出身上哪里难过。她找了一双…

  • 特别的一天

    时间:2020-12-01

    黄婧怡从早上的第一眼醒来,打开手机贝鲁特的一声爆炸,才明白昨晚睡前身处当地的朋友为何忽报平安,在朋友圈,早上她继续推送看到远处貌似蘑菇云的…

  • 敲响新世纪的大门

    时间:2020-12-01

    我父亲应该是站在人群后面当大门摩擦着地面的灰尘留着仁丹胡的拿破仑骑马从石砖上经过他个头矮小,符合黑格尔的假设作为“世界精神”,没有俏皮…

  • “那是我们劳动的时光,朋友们都来自采石场”

    时间:2020-12-01

    笛安 何平何平:这些年我一直想和你约一次关于《文艺风赏》的对谈,没想到现在等我们做这个对谈,《文艺风赏》已经成了“过去时”,能找到它在网络…

  • 三十岁的钙化灶:关于青年写作的“折旧”问题

    时间:2020-12-01

    一如今是2020年。作为当下青年写作的“主力部队”,“80后”作家已全面“奔四”,“90后”作家也已开始迈入三十岁的年龄大关。我想,有些事情,值得…

  • 隔岸

    时间:2020-12-01

    寻良坐了六个小时火车。出站时,太阳已经在他头顶。眼前是一个方形广场,空气闷热而潮湿,接站的人举着牌子,用一种他极为陌生的沿海的口音说话。他…

  • 纪事:宣武门

    时间:2020-12-01

    后来,他们就只是走,不说话。这城市南边的羊肠小道,斜斜穿过古榕树典丽的阴影,老狗、喜鹊、摇蒲扇的人,还有晴空下略显僭越的歇山顶,“一定有什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