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文娱行业乱象以及行风建设

时间:2021-04-30

海风

偷税漏税、抄袭剽窃、学历和流量造假、职业道德缺失、饭圈文化……这些日常生活中常常引发讨论的现象,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也成为热议的焦点。建议整顿无底线追星、建立劣迹公众人物黑名单库、建立文艺界行风建设规范化网络化管理体系?……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文娱行业的乱象开火,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相关建议频频登上热搜榜。

关于劣迹艺人

当前我国正处在思想大活跃、观念大碰撞、文化大交融的时代,文艺界百花齐放,昂扬向上,呈现生机勃勃的良好发展态势。然而一些不良风气依然存在,诸如一些艺人涉黄涉毒、嫖娼出轨、代孕弃养、逃税漏税、学术造假等行为时有发生,这种不守社会公德、不讲职业道德甚至违法违规的行为,给粉丝尤其是青少年带来不良示范。

相应的,近年来,我国相关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一直在积极整顿行业风气,行业内部也在积极呼吁。2014年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封杀劣迹艺人”通知,“吸毒”“嫖娼”行为曾被明确点名。2020年11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专门提出“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不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公开出镜发声机会……”。2020年12月18日,中国视协电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12月29日电影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树立行业标杆,筑牢道德底线。2020年12月22日凌晨,编剧汪海林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一封公开信,联合圈内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一起抵制抄袭者,点名郭敬明和于正。他们向行业和社会发出强烈呼吁: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2021年1月16日中国文联发布《文艺工作者广告代言自律公约》,向不良广告代言行为说“不”。2021年2月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演艺人员应当自觉遵守的从业规范,规范包括10项义务性、责任性条款以及15项禁止性条款。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一则“代表建议明星一次吸毒终身禁演”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截至3月2日下午5时,这则话题的阅读量达6.9亿,讨论量高达4.4万。这份建议出自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朱列玉表示:公众人物吸毒会对社会尤其是青少年群體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树立不良榜样,影响青少年是非观的形成;允许吸毒艺人复出,会玷污娱乐圈风气。规定“一次吸毒,终身禁演”,可以加大明星吸毒成本,形成一定的法律威慑,有利于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的有效开展,对净化社会风气、倡导健康价值观具有深远影响。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葛均波指出,虽然广电总局为限制劣迹演艺人员出台了相关管理通知,但各类劣迹公众人物通过各种形式“改头换面”继续出现在各类活动当中,对青少年的世界观、价值观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在全国两会上,他呼吁加强管控“劣迹公众人物”,建立“劣迹公众人物”黑名单库。“我国尚缺乏类似‘失信被执行人的‘劣迹公众人物黑名单,我们对大多数公众人物的劣迹往往只能通过非官方、不正规渠道得知,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大多数青少年会对‘偶像的劣迹没有明确的认知,甚至出现‘无论某某怎样,我们都支持他等无脑应援。”葛均波委员建议广电总局继续完善《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对劣迹事件按照诸如道德问题、法律问题等明确详尽分类,初步形成行业标准方案,并最终形成管理条例,获得相关法律的强制执行力。

近年来,关于“劣迹艺人”的讨论不绝于耳。同时一旦艺人的劣迹被曝光,往往引发连锁反应:艺人往往一出事就被封杀,与其相关的影视作品也受到牵连。对此,全国人大代表、编剧赵冬苓有自己的思考。2019年开始,她连续两年在“人大”提了《关于建立污点艺人使用和惩诫机制的建议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赵冬苓表示,提这个建议案的原因是,当时大家对黄海波能不能复出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再一个重要的冲击是吴秀波出事,他出事后牵连一大批作品都没办法播出,记忆犹新的是,当时他在北京卫视做春晚主持人,节目受影响,北京卫视就把所有的主持内容都给剪掉了。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一个一二线明星出事,作品受牵连现象也非常严重。“出了问题,艺人应该承担后果,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对他们的惩戒应做到有章可循。比如,受其牵连的作品及背后资本的风险应在可控范围内,受他们影响的作品是否可以进行索赔或采取其他补救措施。”赵冬苓说,“我的建议案主要有两点诉求:第一、对于污点艺人的惩戒要有章可循;第二、受污点艺人牵连的作品,希望在一定的冷静期之后可以允许发行。”

关于饭圈文化

饭圈是“粉丝圈子”的简称,饭圈文化与明星密切相关。近些年,层出不穷的偶像选秀节目不断向观众输送着一批又一批的新晋偶像。随之产生的“饭圈人”,他们追逐偶像的方式,往往是投入大量时间金钱,进行无意义地打榜、刷屏、控评、做数据,硬生生把偶像送上“顶流”的宝座。有些“饭圈”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诱导粉丝“打榜灌水”,为“引流”挑起圈子互撕。曾有小学老师组织全班学生跳舞,为某明星应援,带来不良影响,被学校停职。追星本无可厚非,但若是越了界,则会侵蚀饭圈文化的正向价值,影响网络社会的舆论风气,更给粉丝群体尤其是未成年人带来恶劣的示范效应。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歌唱家廖昌永在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年轻偶像、明星一夜爆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粉丝把缺点都屏蔽了,很容易迷失自我。这时候,“粉丝要冷静、媒体要冷静、艺人要冷静。”廖昌永认为,粉丝对偶像有多高期待,就可能有多大失望,因此艺人要严格要求自己、提高专业水平、真心敬畏艺术。艺人只爱自己、不爱观众的时候,就是观众离开的时候。

全国人大代表、泰安市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谈起这类现象提出:私生饭、粉圈互撕等行为属于“无底线追星”,饭圈经济或者粉丝经济如果超出边界,要进行大力整顿。谈到饭圈文化和未成年人偶像观的养成,宋文新认为,良好的偶像对于未成年人的成长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理性地崇拜偶像,可以帮助未成年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饭圈文化错综复杂。在全国政协委员、同济大学副校长顾祥林看来,互联网时代带来的这个新问题既关乎青少年的培养,也是文化领域的社会治理问题,因此他建议分门别类整治“饭圈”应援乱象,给它常念制度的“紧箍咒”。顾祥林指出,应根据“粉丝”群体分类,对成年人的过度应援行为以劝诫为主,对未成年人则要明令禁止;按应援送礼的“初衷”分类,对自发应援行为可以不作过多限制,但一些“粉头”以应援为由私自敛财,就需要加强监管;按应援行为的性质分类,如果应援主体是自由行为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利用职务之便,如小学教师组织学生为明星应援,就应介入制止;以收取应援物品的人员身份和目的分类,区别于收取普通纪念品,变相敛财行为应予以取缔。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主持人曹可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个人认为追星是没有原罪的,从过去到现在,影视文化、舞台艺术,追星的现象一直存在。那么艺人跟粉丝之间如何形成良性的互动,或者说理性的互动呢?曹可凡举了个例子,当年梅兰芳先生刚出道的时候,追捧他的粉丝相当多,其中有一个年轻的粉丝,有一次看了《汾河湾》,梅先生在其中饰演柳迎春,戏里她的丈夫外出18年之后回来后,两人有互动。通常按照旧的演出方法,柳迎春表演完,进了窑洞之后,就不再表演了,但这位粉丝觉得不妥,就给梅先生写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信,告诉他这样演戏是不符合戏剧规定情景的,然后对他提出了很多的批评。“我们现在很少有偶像受到粉丝的批评,但是梅先生对这样一份3000字的批评非常重视,虽然他跟这个年轻的粉丝素昧平生,但还是把他请到家里进行交流,最后他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这个粉丝就是后来成为梅先生重要助手的文化戏剧家齐如山。我们现在看到梅先生很多代表作,比如说《霸王别姬》《凤还巢》《太真外传》《洛神》《廉锦枫》等,都是齐如山先生创作的。这个故事很好地说明了偶像跟粉丝之间的良性、理性的互动。作为粉丝,他喜欢偶像,但是也可以对偶像的艺术提一些自己的看法;作为偶像,他又有一种虚怀若谷的胸怀和境界去接受批评,这样才能够不断前进,不断发展,像梅先生一样终成一代名家。”

前不久,演员张小斐的全国粉丝后援会发文控诉经纪团队“失联”,随后后援会和粉丝团全部解散,超话主持人也由公司接管,公司这一行为获得许多网友点赞:“她靠的是实力,不需要饭圈那一套!”可见,艺人应该靠作品和实力说话,而不是靠粉丝的追从、流量和数据,理性与粉丝互动也有助于可持续发展,这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关于行风建设

文娱行业大发展中,针对一系列乱象,整治、惩戒等非常必要,与此同时,从源头上加强从业者职业道德教育,开展网络化管理等也被认为是行风建设的一大关键。

任何职业都有自己的专业概念和基本要求。为什么演员的职业道德需要被特别强调?被关注度也特别广泛?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奚美娟认为,演员的劳动过程和劳动产品是完全呈现在公众面前,创造者与创造物合二为一。正因为这样的特殊性,演员的职业道德也就特别重要,演员在劳动创造过程中任何一点不经意的表现都会展示在观众面前。

在奚美娟看来,职业道德当然包括劳动技能的培养,但不仅仅限于技能范围,更重要的核心是劳动态度,即对本行业服务对象的高度尊重。演员的职业道德范围很广,除了尊重观众、敬畏专业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团队精神。奚美娟清晰地记得在刚入上海戏剧学院求学的时候,老师们在课堂上经常教育学生:你们以后进入专业剧团演出,每一次上台演出都要像第一次上台那样全身心地投入,因为你们也许经过多次演出,已经没有新鲜感了,但对大部分观众来说,都是第一次来看这个戏,所以你们必须保持第一次演出的新鲜感,对观众负责。“像这样的职业道德教育是贯穿在我们当时整个受教过程中的,我走出校门工作几十年了还记忆犹新,已经融化到日常工作的本能,成為一种职业修养了”。因此奚美娟认为,强调演员的职业道德应该从教育入手,尤其是高等教育。“如果一个演艺人员能在学校受教时就受到良好的素质教育的熏陶,他的职业道德就会贯穿在从不自觉到自觉的个人修养中,慢慢地健全起来。只有从学校教育认真做起,整体的社会风尚才能得到全面的提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韩新安认为行风建设是新时代文艺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事关文艺行业健康发展的重大问题。对此他提出三点建议:1、建立文艺界行风建设联动机制,形成强大合力。2、制定国家层面的行业自律管理规范,做到有章可循。建议文艺界各全国性行业协会在原先制定出台的道德公约、自律公约、自律守则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细化,根据本行业特点,研究制定国家层面的可量化、可执行、可评估的文艺工作者从业规范管理规范。3、开展以各级行业组织为实施主体的网络化管理,实现全覆盖。文艺界行风建设要落到实处,必须对各行业、各领域的文艺工作者,特别是体制外的新文艺组织从业者和文艺自由职业者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网络化管理。“加强文艺界行风建设的目的,衡量文艺界行风建设成果的标准,不是看惩戒了多少明星艺人,而是要从源头上立好规矩、加强管理、严加约束,防患于未然、捉矢于未发,推动形成广大文艺工作者在艺术修为和思想道德修养上追求卓越的良好局面,为文艺事业健康长远发展提供坚实的人才保障和优质的生态环境。”

猜你喜欢
饭圈行风艺人
“饭圈”:趣缘社群与利益圈层的博弈
中国式饭圈:为爱doki,爱豆才是“现男友”
意林(2020年6期)2020-03-31
在疫情面前,见证一场“饭圈”的成人礼
“饭圈女孩”(双语加油站)
朝三暮四
艺人指数Top10
花灯艺人
猴子杀鸡
农发行白山市分行政风行风评议活动取得实效
当我拥有财富 幸福却离我远去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