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似友,天末感怀

时间:2021-04-30

蔡梓源

苏石风

广东潮安人(1921.2---2010.2),著名戏曲舞台美术家。其作品构思严谨,着重意境,清新秀丽与淡雅朴实相渗。设计曾获多项大奖。曾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舞台美术学会顾问、上海舞台美术学会名誉会长。

庚子岁末寒冬,翻检出珍藏的手卷,展卷之际,苏石风老师谆谆教导、温言叮嘱的情形恍在眼前,春风如沐。2021年是苏师诞辰百年,怀念恩师,不尽于言。

此幅手卷《劉三姐》是苏石风师在一甲子前的1960年庚子冬,观看彩调剧《刘三姐》后所绘。当年源于广西僮族民间传说的彩调剧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改编为同名电影上映,作为新中国第一部风光音乐故事片风靡全国以及东南亚华语地区,今天看来仍然是一部“人美、歌美、景美”的经典老电影。当然当时作为上海越剧院舞美工场主任,负责剧院舞台美术创作的苏老师,看的是柳州市彩调剧团编演的戏剧。

故事的主线是刘三姐用山歌反抗财主莫怀仁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剧版和影版的内容取舍有所不同,苏老师选取了彩调剧中具有代表性的三幕“骂退坏媒婆、对倒蠢秀才、气死谋害人”加以写生刻画。苏师曾从关良先生游,同时在他的舞美艺术实践中,从传统艺术和民间艺术比如皮影、剪纸等其他姊妹艺术中汲取、融汇,所以他笔下的戏曲人物造型在笔墨语言以及意趣上追求质朴平易之外,带有夸张变形而独特的图式趣味,又与关良人物画有着微妙的区别。面对花言巧语的坏媒婆,刘三姐是侧身怒指、义正词严地指责;和三个为虎作伥的蠢秀才对歌时,刘三姐大获全胜、乘胜追击;地主“谋害人”莫怀仁被斗败,呆若木鸡,此时的刘三姐裙裾飘飘,向乡亲们施礼谢幕、飘然远去。整卷不论主角刘三姐还是配角反派,虽笔法简练,但身段、手势描绘,特别是眼神的情绪表达到位,所谓传神阿堵,故而整卷人物显得形神兼备,妙趣横生,将整部剧的喜剧色彩表现得恰如其分。

此卷在苏师的艺术生涯中属于早期作品,几年后《刘三姐》影剧被批为“大毒草”,该画也几经风雨,流落市肆,居然保存完好。2006年有幸觅得,也算是仿效前贤在冷摊上访得失落的旧作旧藏,遂精裱手卷,请八十七岁高龄的苏师题记画缘,并在此后陆续请到吴南生、刘峰、陈骅、管善裕、邱陶峰、谢春彦、程多多、吴泰、林伦伦、王璜生诸位前辈、师友题跋,不胜感激。

苏石风先生1939年考入刘海粟创立的上海美专西画系,与在国画系的程十发先生是校友。两位先生都是1921年生人,苏师生日是2月6日,辛酉年的大年初一是在2月8日,十发先生出生于4月10日,所以虽是相差不过两个月,苏师有时也笑盈盈地说要比程老大上一岁。早在美专期间,苏师就已经与戏剧舞台结下了不解的缘分——当时他负责组办美专业余剧社,由此对戏剧产生了浓厚兴趣,考进了由孔另境、鲁思、周贻白主办的华光业余戏剧专科学校夜校,学习戏剧编导。在1942年上海美专毕业后去重庆,参加由地下党于伶、金山领导的中国艺术剧社。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上海组办新美剧社,同时参加朱端钧主持的建文剧社担任舞美设计。

在新越剧改革时期的1947年,苏师在东山越艺社任舞美设计,从此为开拓新越剧的舞台美术,筚路蓝缕,贡献了毕生的精力。1955年上海越剧院建立后,他出任该院舞美工场主任,主持全院舞美工作,为《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祥林嫂》《春香传》《白蛇传》《西园记》《孔雀东南飞》《汉文皇后》等近百出戏作舞美设计,受到行家的好评和观众的赞赏。此外,还为昆剧、晋剧、潮剧、琼剧等剧种的近20个出国演出剧目担任舞美设计。作为上海越剧院舞台美术班的总负责,为剧院培养了许多舞台美术人才,其中部分学员后来成为剧院舞台美术的中坚力量。

苏老的舞美作品,包括布景、服装设计,均有丰厚的艺术底蕴。他说舞美设计需要熟悉掌握戏曲艺术创作的规律,在剧本提供的内容和风格的基础上,结合表演和音乐来构思设计。舞美作品,要从设计图开始,经过细心协调、配合、调整,到戏的演出结束,才算最后完成。优秀的作品还需要保有剧目独有的风格,避免千剧一面,同时又不能喧宾夺主,要恰到好处地烘托演出效果。这远非画一幕背景画了事,也跟独立的绘画艺术创作有很大区别。

苏石风先生的从艺生涯近七十年,工作之余苏老醉心书法绘画,他的作品曾多次入选参加上海市美术作品展,并在海外也多次举办过个人画展。就我师从苏老后所见,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年逾古稀的苏师得暇就会临案挥毫,并多次叮嘱要“惜寸阴”,回想起来让我每多惭愧和警醒。他擅长人物和花鸟,人物画多为戏曲角色舞台人物写照,前述广西彩调《刘三姐》即是典型的例子,此外越剧、潮剧、昆剧、话剧等等都能拿来笔下,当是将他的舞台工作以及业余休闲赏剧都化为创作素材。

花鸟画方面苏老涉及面更广,除了常见的幽数双禽、猫蝶嬉戏、鳜鱼蔬果之外,熊猫、仙鹤、苍鹰、猴子、猫头鹰、鸭子、小狗,无一不能画。取材新颖,风格淡雅秀丽,局部夸张变形以及神情拟人化,让苏师的画作贯注了现代笔墨精神,又充满了超越时代局限的幽默感和蓬勃生机。

无论是不是潮州“自家人”,苏师待人对事都诚恳热忱,拿出十分精力,亲力亲为。潮安籍的苏师心中的潮汕情结,始终浓郁,对乡梓挂念尤深,从事戏剧工作的他不忘为家乡本土剧种发展推广尽心竭力。在1957年即广东省潮剧团成立的次年,赴京汇报演出之后,潮剧团就在苏师的推动下转赴上海,在上海苏联展览馆友谊剧场举行首场演出,后来在39天里公演32场,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此后热心潮剧的苏师好友吴南生同志希望改进提高潮剧舞美设计,苏师即推荐了得意高足管善裕,使潮剧舞台更加焕发光彩,频频获奖。此外,即便是年过八旬,苏老仍坚持每年回家乡小住,重温韩江韩山,我也曾陪苏老拜访在广东的老友,有机会拜见老一辈的书画家。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苏老是我走上艺术道路和为人处世的领路人,能亲受教诲,何其幸也。

无论舞美设计,或是书画方面,苏石风先生以出色的艺术成就,奠定了他艺坛的地位,是潮人当之无愧的骄傲。苏师辞世已经十易寒暑,藉此小文纪念苏石风先生诞辰百年。

猜你喜欢
刘三姐舞美舞台
1.2019世界集邮展览开闭幕式舞美效果图 2.武汉天地世界音乐节效果图
包玉堂:如果有来生还要写三姐
舞美语言理论与技术的关系
台上
画与话
“首届舞美大师论坛——感受视听空间的表现力”在京举办
刘三姐对歌
我们的舞台
注目“刘三姐”的命运
“新”“老”刘三姐之争:歌仙哪能不唱歌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