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彤诗集

时间:2020-11-21 栏目:青年文学家

作者简介:邹岳彤(2005-),女,汉族,武汉人,高中在读。

十二点请出发

地球烘烤着我们

来不及出发

有人随着东升的指针

归向十二点

妈妈的果实

妈妈

你怎么变得如此地小

蜷缩在一颗果实里

枝头上摇摇欲坠

请一定要看清

春的新芽

果皮的斑斑点点

通往月亮背面的小路

跳舞或是欢声歌唱

不在迷雾中

斑点驶过的遗忘

放在柜子里锁起来

在泥土里

这不是终点

是起点的眼角

果实是高昂的头颅

她望向春走来的方向

你的女人

只需要几颗蜜饯果子

浸泡蜂蜜的甜言蜜语

就可以取得少女珍藏在

枕头下已久爱情。

她笑起来的涟漪,

母羊的奶水

搅烂成孩子的拨浪鼓

云正好经过

底下几滴蜜糖

她伸出舌头

卖力相处与多年前的差异

她踮起脚尖

觉得离你很近了

她坐在村头的槐树下

仍不住想起你

那些一生中没舍得咽下的蜜饯

烦恼

无非是

看不清镜子中的自己

无法看懂窗外的降临

車水马龙。

烟火,黑暗

流星划过万籁俱寂的黑夜,

是无数烟火的狂欢。

坐在烟花 爆炸的瞬息之上

足以

照亮生命中所有的暗淡

她的命运 不该被比喻

比喻早已预示她的命运

再华丽的词藻,

也没办法为枯烂的灵魂

盖上被子。

黑夜降临

这不是你闭眼的理由。

生活

我是一名海盗

永远不会起航

永远不会靠岸。

海是征途,

是故土。

是墓前的青草。

风铃

你踏过春泥,留下脚印。

脚印长出串串风铃。

风浅浅地经过,好像是你。

一个没有名字男人的末尾

好久不见。

山谷上,茅屋驮着他的脚,

肤色黝黑

随手帮我补上掉落下的云。

我们一路走到铁轨,

他吹起笛子

上一列火车倒戈的声音。

他随着远去了

只剩下燕子的一泼羽毛

在指缝间 肆意生长。

稻田里长出了他眉毛,多余的志气。

伤痕累累的砖墙

贴着他眼里的光,

他摘下来,好好珍藏。

外婆

外婆喜欢

我们叫她:Mary

真是老土。

她的声音像是

炸裂的山谷。

她给我回话:

憋哑了。

年久失修的风

碾过燕子的羽毛,

使它无法高飞。

她遇见过很多瞎子,

瞎子,春天。

往南方长。

我唤她一声“mary”

唤醒一株折腰麦穗

的泪珠。

外婆笑了,

瞎子睁开眼。

春日下午

春日驻足门口

尾巴蹭上了一粒冬。

金钱树守望屋顶的傍晚,

在日落的转身中消失

水泥地与泥沼

不过是走失的兄弟

脚印呢

一串串奔跑的路标。

不是每一种残缺,都能变成月圆

鸟鸣代替枝头的黑夜

染上一院子的月光。

心动

像是山谷

你跌落进来

掷出回响

我称它为心动

撕裂的自己

我的黑胶唱片 摇摇晃晃。

身体撕裂成,

一个个碎片,

我随意挑拣。

挑中个满意的。

在某个特定时分,

成为新的自己。

曲终,也沉默不响。

心跳

你的心跳是海浪的潮汐,

你的脉搏是山间的竹鸣。

因此你忘记,

橘子也渴望,看穿

黎明。

芒果干

昨日,床头捂坏的芒果干。

烛火灭了,

也能看清,

月亮出逃的痕迹。

腐烂了。

撒上些糖霜,

月芽儿勾起一丝甜腻腻。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