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老西街

时间:2020-11-21 栏目:青年文学家

卢丹 华梦琦

陕西省省级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项目名称:秦渡镇文化旅游产业基础调查研究,项目编号:S201910705017。

作者简介:卢丹(1999.1-),女,贵州省遵义市人,西安石油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华梦琦(1999.7-),四川省南充市人,西安石油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

秦渡镇内有条老西街:老秦渡呈“丁”字形布局,东南两街是这顶上一横,老西街就是这“丁字竖勾”,我们一路游逛,走了近半小时的脚程。

西街原是清末民国时期的商业中心,左一处米铺,右一户鞋铺。想来衣食住行,全在这儿了。这些铺子都有了年头,铺面的木板也并不光滑严整,被光线割成一溜儿一溜儿的,把眼睛贴上门缝,能将铺子内景看清个七七八八,但秦镇的样貌,这还只是一角。

西街静得很。刚在街口笑谈几句,街尾都像有了响动。西街的人也少,几个人越往里走,脚下的影子就拉得越长,还能把这影子看得清清楚楚,也不会落到别人的身上。西街里除了商铺,几乎没有别的建筑。清一色的商铺,大多都被保护得很好,每一间是做什么的再有一块政府的牌子说明,想来在清民时期是也是在各自门面前要挂上或摆出一块牌子来的,使商客一眼就能找到方向的。记不清到底有多少间商铺,往左看一间卖醋,往右来一间卖盐。紧着往前,又是一间卖调料的,又是一间卖粮食的。许多商铺门上还留有一片片的棉布,这是陕西这片冬天放下来挡风用的。 上面的灰实在太厚,已经很难看清是什么颜色,我们瞧了很久,觉得它有些接近藏青的颜色。“自行车存车处”是见得重复最多的。这条街上的树木给人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倒不是因为长得有多新奇,而是因为着实稀少,见到最称得上树的一棵,还是在一处坍塌的废墟中长出来的。恐怕算是这样密集的商业街好不容易有的空地了。路上有好几个老人都说,往前推个几十年,南南北北的人都到秦渡买货,天天都是赶集的日子,那时候别说树,草都给踏平了。《清一统志·西安府三》载:“秦渡镇,在鄠县东三十里。商贾辐辏,为邑中最。”如此看来所言不虚的。

这条街,离现在的秦渡中心区是很远的了,少有车子经过,住户也少,有也大多都是老人,街上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活动,自然也不会发出什么大的动静。偶尔有因慕名米皮和小油糕的美味而专程前来,也是为数不多的,常常就往南街径直到目的地了,在寂静的同时反而最守着古老的样貌,便很少被人注意过,破坏过。但看得出来,当地政府对西街很看重,但凡商铺门面损坏严重的,都被蓝色铁皮包了起来,一条街的铺子都已经成为了一般不可移动文物。

最妙的还是得属“张记石头眼镜”了。比起年头来,自然比不得这些商铺的,但烟火气可就一下子起来了。“石头眼镜”其实是一种水晶眼镜,質地温和,张爷爷的手艺精湛,做出来的眼镜很受人们喜爱,其中尤其以老年人为主。这家店的店面算不得很大,开了两扇门,门前立了一个矮矮的柜子,高高低低的挂满了“石头镜框”,张爷爷说这就算是他挂出来的招牌。他很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参观,一进屋就看到一堆的眼镜框,得有一箩筐的样子。旁边是一张大桌子,桌面上也都摆满了。沿着墙的柜台里的,摆放的全是他亲手制作的石头眼镜,这柜台也是他自己的手艺。随后,他很高兴地向我们展示了制作石头眼镜的过程,工具却是出乎意料的简单,一台打磨器,一盏照明灯,一盆自来水,他用方言向我们解说,手上的活也一点没出差错,一只石头镜片很块就有了雏型。他幽默得很,手艺也稳得很,眼镜在他手下常常是一次就成型,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说这些精美的眼镜出自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手中,实在难以令人信服。令人遗憾的是,张爷爷的儿子并不愿意继承他的手艺,他笑着说他的手艺做一天少一天,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透过石头眼镜往西街往去,感觉街上的安静多了几分落寞。

后来他送我们出了店,目送我们出了西街,这时天已经很热了,我们听了他的推荐,寻了地道的“老吕家凉皮”,一人点了一份,果然像他说的软糯劲道。只是这一家曲曲折折处在深巷,寻起来要费些功夫,想来那时候的人们,一定比我们会寻路得多。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