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收留了天地间的五彩斑斓(组诗)

时间:2021-01-12

北乔

小雨有些羞涩,一位姑娘

身上的粉红色风衣洇出朵朵桃花

片片树叶满含泪水

河面上的轻雾像梦里的缠绵

我在雨中,我是那个站在雨外的人

我看着雨一丝丝挂满天空

潮湿点燃心中的火焰

阴沉与黑暗,明亮了爱的表情

此刻,不再关心思念的远方

不再关心脚下的泥泞

我的目光锯断一根根雨丝

当我在雨中奔跑时,我就是

一滴最大的雨,惟一从不会风干的雨滴

只是,多年以后雨还在

我已失去了奔跑的理由和力量

搁浅

老屋,被妖娆的现代建筑挟持

消失的往事,重新浮现

一座孤岛,残破不堪的表情

尊严,还如神一样存在

一切都会成为过去,但不可能成为虚无

我可以写下很长的文章,可

总写不出你的名字

枯瘦的木头,执着梦中的森林

雪化成水,正滴滴嗒嗒

紧锁的大门,把明亮守在黑暗里

与你遇见,我停下脚步

这样一条搁浅的船,寂寞如背影

你把时光坐成永恒,对我充满同情

擦肩而过,你走进我的梦

谁是谁的过客

孤鸣

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或

被人群推来推去

无处不在的大呼小叫

钻进肉体,心

在那个幽暗的角落

直视阳光,明亮也如黑夜

这个世界,并不需要

真正明察秋毫的人

柔软的舌头,僵直是最好的姿态

一路的风景,没有必要存在

从井里提一桶水

有些清凉,有些陌生于人间

溅出的水,滴在井边的石板上

如从原始森林飞出的鸟叫

洞穿这旷野

蓝天辞

当天空遗忘所有

心底的蓝色逃出黑暗的躯体

海的记忆

泛现思索的目光

飞鸟终于可以给崇拜者

写下纯净的心声

我只两次仰头

一次看这湛蓝的天空

一次看我灵魂的湖水

树枝争相伸出渴望

我左手抚摸右手

想到了蓝色里的蓝色

离开

山与村庄之间的庄稼地

其实是一个舞台,上演

山的沉默,村庄的故事和秘密

有没有青青的麦子或高高的玉米

孤独都将铺满天空,大地

日夜不停地生长悲凉,一茬又一茬

以及披着幸福外衣的苦楚

村庄里的人,用一生走过庄稼地

走進山里,不会成为山的一部分

石头,只有关于水的记忆

茂密的森林,不会收留叹息

时间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白天,总是那样尖刻

最大的宽容,来自夜晚的漆黑

我们走或不走,向前或转身折返

结果都是,自己弄丢了自己

致萧军

一团火,如奔马嘶鸣

八月的乡村

谷粒爆裂,燃烧

白桦林里不屈的目光

一枝笔,蘸满大地血色

八月的乡村

文字在庄稼里昂起头颅

汹涌,永不干枯的河流

温热的心绪,百转的柔肠

同样能为刀枪淬火

没有炊烟的村庄

离开故乡时

老屋里传来爷爷的咳嗽声

燕子剪我的目光,无比勤快

树下的影子浓密,梦留下的痕迹

庄稼向我涌来,浩浩荡荡

想起故乡时

门前的河住进眼睛里

草垛的柔软握着我的手

坐在炊烟上,看乡亲们从田埂走来

狗趴在村口的桥头,从未有过的乖巧

再回故乡时

老去的河,一声不吭

天空,只有如铁丝般的树枝

捅破风的想象,不见炊烟

我,再也捧不住村庄的呼吸

蘑菇

撑开一把伞

遮风挡雨

拒绝阳光

拒绝月光

拒绝大地以外的声音

背对天空所有的飞翔

隐藏了一切

偏偏放大了视线里的目标

硕大的庇护

高举生命的祭台

请相信

色彩是一种幻象

风收留了天地间的五彩斑斓

穿过心头的,只有黑暗

石头里,万物声音的家园

月光总在划破忧伤的脸

文字的黑色,闪着光

唇齿间淌出的话语,讲着故事

你和山站在一起

山在眼前,你远在天边

博物馆里的灯光,虚构日夜

不要追逐背影,一堵墙

正面与反面,没有五官的脸

超过,或者转身

请相信,漫天的雪花

不会只惨白你身后的大地

掏空

风停歇的时刻

取出心里的快乐与渴望

剩下的,只有悲伤

呼吸,再无法淡定

花朵盛开时,也会有痛

相遇,只是一种猝然的意外

不会有重逢,人生的平常

双手捧起真心

留给自己的,除了期待

就是一无所有

一个又一个的到来,其实

失去了一个又一个

把自己掏空的那一天

时光终于出现黑洞

坠落,惟一的姿势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