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斑驳(组诗)

时间:2021-01-12

豆子

郊外

惊讶于一种无声的指令

让它们同时现身

用色彩清洗雾霾

晾晒熟透的稻谷、 高粱 、玉米

和伏在葵花盘上的阳光

方阵里,冒出杂粮的饭香味

我置身其中

突然变得多么富足

然而我饥渴

于一支长长的蝉声里

吸食光、色和辽远

你肆意汪洋的蔓延

被一个饱嗝止住

蜘蛛

窗框里,一只蜘蛛

无意中按住了夕阳

舀取一瓢浓稠的光

把它镀成更小的夕阳

铆住了向日葵

由于沉重

蜘蛛松开了

夕阳滑落了

当它再次返回

已变成一滴小墨点

仿佛经历了一次人世的冷霜

成为打开夜晚的按钮

拒绝被光擦亮

当它被大于它的雷霆击中

在它消隐的窗口上

留下一个黑色的洞孔

流出黑色

逆光而行

一盏灯

关闭了粉末状的喧嚣

光线埋入黑暗里

而我一如既往地亮着

逆光而行

黑暗垒砌的通道

指引我

在白天不慎的走失

摸黑回家

偶有旧燕飞回

修剪凌乱的新枝

漏下去的光斑

落在人跡罕至的溪谷

多年了,它依旧清冽地流淌着

那些无声掀起的浪花

更像是一直在角落里亮着的灯

在晨曦抵达之前

轻轻合上

退出秋天的事物

他拉着清运车 ,走走停停

捡拾退出秋天的事物

一朵春天出发的梨花

潜入梦中,醒来遇到秋风

于一片落叶的纹路里徘徊

找到了多年前的那条迷途

当年出走的青衣少年

运回了一梱谷穗和咳嗽

草丛中偶遇一只安静的蟋蟀

他朝着夏天的方向退回两步

他将它们一一捧起

掂了掂秋天的分量安放车上

他蹬车缓缓离去,驶向初冬

像冷风吹动一块浮云

无法拥抱的认领

青翠的苍茫中浮现

一块石碑,奇崛而熟知

无法拥抱的认领

它更像一片被风雨洗净的船帆

上面缀着亲人的名字

先把供品祭上

再把近况报上

泪光跟上

然后烧纸

最后是呆坐

它们像依次叩头的儿孙

一个一个跟在身后

纸火的幽光里

映照出母亲恍惚的脸

我立即闭上了眼睛

“妈妈,你不是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在幽远的桃花源”

一团黑色的字符锁住了坟茔

起身的那刻打了个趔趄

双手就要扶住墓碑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