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杨半疯

时间:2021-01-12

谢卓妮

小春手里握着砖头面对眼前的三只狗,感觉腿有点软。

领头的是一条黑狗,那是村北头贾大龙家的看门狗。贾大龙在村里是一霸,仗着跟镇里的某大领导有拐着八个弯的亲戚关系,在村里耀武扬威,高吼二叫,除了村长谁也不放在眼里。他的儿子贾二龙在村里也是嚣张得不得了,以贾二龙为首的几个孩子喜欢追杀村里的猫狗鸡鸭,只要发现了就穷追不舍,把村子变成了狩猎场。

去年他们合伙追杀了不知道谁家的一只鸡,在村里的大路上现场拔毛杀鸡,村里的大人们围着看好戏,也不责怪他们,反而更助长了他们的行为,村里的小动物们见了贾二龙,恨不得生出两只翅膀飞上天。

小春是村长的儿子,平日里看不上贾二龙,也不屑于参与他们欺负猫狗的行为。贾二龙他们很生气,因为小春不跟他们玩,但是碍于小春是村长儿子的身份,他们对小春也没办法。

这会儿看到小春遇上狗群,贾二龙领着村里的三个孩子一个挨着一个地骑在墙头上,嘻嘻哈哈地等着看好戏。贾二龙一想到小春被狗咬得哭爹喊娘的样子就兴奋得不得了。

贾二龙翻着眼白多于眼黑的眼睛,兴奋地喊着:“咬,快咬。”

三只狗眯缝着眼呲着白色的牙,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小春心惊胆战,但是他不能认怂,更不能让墙头上的那些人看笑话。

小春快速看了四周一眼,发现除了他手里拿着一块砖头,周围再没有石头,他想,要是把手里的砖头扔出去,那三条狗只是吓得后退几步,旋即又会追赶上来,一时,他想不出好办法,只能和狗面对面地僵持着。

骑在墙头上的贾二龙看到三只狗迟迟地没有扑上去,有点等得不耐烦,拉起手中的弹弓射出一块石头,正中黑狗的屁股。黑狗被打疼了,呲着牙冲着矮墙狂吼,几番尝试却跃不上墙。

二龙在墙上笑得越发放肆,被惹怒的黑狗转过头来看见小春,一腔怒火便向小春发泄,它也不管小春手里的砖头,眼冒着凶光作势向小春扑上去。

小春露出惊恐的眼神,这三只狗要是扑上来,他必被咬得皮开肉绽。但是,他紧咬着嘴唇,不敢叫也不敢哭,腿其实已经不听使唤,他尽量不显露出来,免得被二龙他们笑话。

“去,去,滚一边去,滚开!”杨半疯手里拿着一根半截的棍子,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他嘴里边嘟囔着,边用半截棍子向那三只狗扫去。三只狗先是吓得往边上一跳,接着昂起头冲着他狂叫。杨半疯扬起棍子朝每只狗身上狠狠揍了几下,狗被他揍得嗷嗷惨叫,夹着尾巴逃掉了。杨半疯拎着半截棍子,嘴巴里咀嚼着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对着逃跑的三只狗吐了一口痰。

杨半疯打狗打得眼红了,转身看见贾二龙他们在墙头上坐着,他拎着半截棍子向他们走去。刚才还骑在墙上兴奋得大喊大叫的贾二龙见杨半疯朝他走来,吓得赶紧从墙的另一侧滑下来跑掉了。其他的孩子见贾二龙跑掉了慌张起来,纷纷滑下墙去。杨半疯挥着半截棍子,猛敲了几下墙壁,发出沉闷的响声,墙上的土“噗噗”地往下落,那几个孩子越发吓得头也不敢回地跑走了。

小春一屁股坐在地上,腿已经麻了,他看见杨半疯正在扭头看他。

杨半疯是村里特立独行的人,关于他是真瘋还是假疯,村里人说法不一,有人说小时候他妈扔下他改嫁,他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后来奶奶去世,为了生活他去找过改嫁的妈,却被那家男人狠狠揍了一顿赶出来,他妈也没有要他。他受了刺激就变得半疯不疯的,也有人说他是装疯卖傻。

日头好的时候,杨半疯喜欢在村头晒太阳,晒得昏昏欲睡,哈喇子流得老长,偶尔醒来擦擦口水继续睡。到了吃饭的时候,家家户户飘出了饭香,他就站在人家门口张望,遇着良善的人家就给他一口吃的。有些人家存心欺负他,要么给他碗掺沙子的饭,要么放狗咬他。他知道那些人欺负他,当场也不恼火。但是,没过几天欺负他的那些人家晾晒的衣服就失踪了。再过几天,就见他身上披着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衣服,在村里的路上扭来扭去地走秀。

他穿过的衣服就是要回来也没人会穿,所以,知道他拿了自家的衣服,村民们也就是骂他几句完事,没办法跟他计较。但是,慢慢地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再站到谁家的门口张望,人们都会分他一些吃的,没有几个人再敢欺负他。

长大后,杨半疯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辆二八自行车,他常常穿着女装,有时候甚至是花裙子,有时候是细腿健美裤,脚蹬高跟鞋骑着自行车在村里招摇过市。刚开始,村民们还对他的打扮指指点点,后来也就看习惯了。杨半疯虽然样子疯,却从来不害人,所以村民们也能与他和平相处。

此时,踩着高跟鞋穿着黑色细腿健美裤的杨半疯拍着他的自行车后座,示意小春坐上去。

小春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是福是祸。

“带你兜风去。”杨半疯再次拍了拍自行车。小春将信将疑地从地上爬起来,脚麻的劲还没完全缓过来,摇摇晃晃地爬到自行车后座上。

杨半疯猛蹬脚蹬子,自行车像风一样在路上飞驰起来。风吹着杨半疯的头发迎风乱抖。“哦哦!”骑得高兴了,杨半疯高声地喊起来。

小春感觉到了杨半疯的善意也跟着他喊起来。慢慢地小春胆子变大了,他站在自行车后座上一只手扶着杨半疯的肩膀,一只手张开迎着风,风从指尖刮过,刚才紧张的心情一扫而光。

贾二龙的家坐落在村头,紧挨着村里延伸的柏油路。他看见杨半疯带着小春在路上骑行时高兴的样子,心里就感觉不爽。他瞪着眼白多于眼黑的眼睛,狠狠地踢了地上一块石头一脚,石头落在了柏油路当中滚了几下停住。

“疯子打人,疯子打人啦!我要娘,娘!”贾二龙大声哭叫着,揪着杨半疯的衣服,拎起拳头,使劲地捶打杨半疯。

杨半疯怀里抱着一堆贴画、鸡毛毽等的小物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贾二龙打。

杨半疯有时候在学校门口摆摊,卖学生们喜欢的贴画、鸡毛毽等小物件,赚点生活费。贾二龙放学逛他的摊子,看中了一套贴画,想不给钱趁他不注意就顺走,却被杨半疯当场拽住。贾二龙气不过,冲过去想踢半疯子,却不小心失去平衡摔了一跤,他又生气又觉得有点丢脸,就把这事全怪在杨半疯身上,撒泼耍赖大声哭嚎。

“爹,娘,疯子打我!”听到贾二龙的嚎哭声,他娘和他爹急忙跑过来,二话不说,推搡着打起杨半疯。杨半疯护着怀里那些小物件,任他们打并不还手。

贾二龙的娘狠狠地掐杨半疯的胳膊,又使劲往外拽,杨半疯怀里的那些小物件撒了一地,杨半疯生气了,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身体使劲扭动,甩着胳膊不让她掐。

贾二龙的娘喊着:“臭疯子还敢反抗,他爹打,使劲打!”

贾二龙的爹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了半疯子的身上,他娘也是又踢又掐又骂。杨半疯捂着脑袋蹲下,紧缩着身体,任凭他们打骂。

贾大龙一家的打骂引来村民们的围观,这使他们打骂得更来劲了,没有一个村民上前帮助杨半疯。打骂累了,贾大龙点根烟,抽了两口,意犹未尽,他跟看热闹的村民们大声说:“乡亲们,这半疯子发起疯来就打人,连孩子也不放过,你们以后可要注意了,别跟疯子靠得太近,小心挨打。”

村民们听到贾大龙这么说,纷纷议论起来。

“疯人多作怪。”

“平时看的半疯不傻的,没想到疯起来真打人。”

“应该让村长把他逐出村去,他在村里大家都不得安生。”

“这疯病会不会传染,别把别人传染上。”

“要不咱们报警,让警察把他抓起来关在笼子里。”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大家心里越打鼓,说到最后,在村民的眼里杨半疯就像是会吃人的怪物,人们唯恐避之而不及。

贾大龙一家三口好像打了胜仗似的,昂首挺胸地在围观群众的注视下离开。

“等一下,”贾二龙忽然停住,他看到旁边停着杨半疯的自行车,他跑过去把自行车推倒,猛踩几下把自行车踩坏了,然后心满意足地跟他爹娘走了。

楊半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哆嗦着用袖子擦去嘴角流出的血。他四下张望,小春与他的目光对了一下,小春的心猛地一沉便低下了头,缩在一个看热闹的大人背后。

杨半疯扶起坏了的自行车,上下查看了一番,露出心疼的表情,这是他唯一的财产。

杨半疯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渐渐走远,小春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半夜,乌云像个盖子般笼罩在村子上空,天黑漆漆的,随着轰隆隆几声由远及近的闷雷,雨不紧不慢地下了起来。

村里没什么娱乐项目,又下着大雨,家家户户早早地关门上拴。只有小春在家里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是白天杨半疯被打的场景。

雨一直在不停地下,完全没有停的迹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咚咚,咚咚,”小春家的门被擂得震山响。

小春的父亲也就是村长披了件衣服,不耐烦地喊道:“谁呀,都已经后半夜了,还来敲门。”

门刚一打开,杨半疯就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拽着村长往外走。

“大半夜的你拽我去哪儿?你这个疯子别拽,放开手,放开。”

村长以为杨半疯又发疯了,举起手来打他的胳膊,不让他拽。杨半疯哪里肯放手,更加使劲地往外拽村长。小春听见门口的喧闹声也跑了出来,他见父亲和杨半疯在撕扯,上前抱住他爹说:“别打他,别打他。”

杨半疯本来说话就不清楚,此时他嘴里含含糊糊的不知道说着什么,他用手指着山坡,含糊不清地喊着。

这个村子坐落在山脚底下,村长抬头发现山上有大块的山石在掉落。凭他多年的经验,他猛地想到了这是山崩发生的前兆,他赶紧返回屋里头,叫醒了全家人,让他们跑出去。

村长又返到村委会,用大喇叭高声通知全村的人。夜深了外面又下着大雨,人们都睡着了,只有几个人听见村长的广播出来探个究竟。

杨半疯挨家挨户地砸门,村长家里的人包括小春在内也大声喊着让大家快点逃。在杨半疯和村长全家的努力下,大部分的村民都从家里逃出来。

没多久山崩发生了,巨大的泥石流顺着山势轰隆隆地倾泻而下,转眼村里的房屋就变成一片废墟。村民们看着眼前的废墟,惊魂未定,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杨半疯捂着腿坐在地上,腿上被撕了一个大口子,泛白的肉往外翻着。原来在他敲贾大龙家的门时,被他们家里养的黑狗咬伤了腿,但即使那样他也拖着伤腿,继续叫贾大龙一家往外逃。

村长蹲在杨半疯身边查看他的腿伤,并且给他包扎。

贾大龙却站出来说:“村长别靠近那个疯子,那个疯子发起疯劲儿要打人。”

村长抬头瞅了一眼贾大龙,然后站起来环顾一圈,高声清了清嗓子,看到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他,他说:“要不是半疯子半夜去我家告诉我要发生山崩了,我也不会在喇叭里提醒大家,大家也不可能逃出来,这时候恐怕大部分人都被压在了废墟下。”

贾二龙他娘又说:“那他也是个半疯子发起疯了还是要打人的,我们家二龙就被他打过。”

小春这时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他站出来大声地说:“半疯子不打人,他是好人,你家二龙是自己摔的,他非要赖在半疯子身上。”他把那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小春的一番话清晰而坚定,贾大龙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他盯着自家的儿子看。

村长看了看小春明亮而坚定的眼神,想了想,缓缓地走到贾二龙跟前,他蹲下来一手扶着二龙的肩膀,目光锐利,话语却柔和:“二龙你给大爷说实话,是你自己摔的,还是被疯子打的?”

贾二龙感受到村长锐利的目光,他低着头,拘谨地揉着衣角,小声地说:“不小心摔的。”

村长站了起来,看了看贾大龙,贾大龙如霜打的茄子,低下头不敢与村长对视。

村长走到杨半疯跟前,双手扶着他说:“半疯子,现在事情清楚了,你不要怕。”

杨半疯昂起头盯着村长看。

小春这时突然走到杨半疯跟前,向他鞠了一躬说:“谢谢你。”

村长看了看自己的孩子,露出赞许的目光,他大声地说:“乡亲们,你们都听到了,是二龙这娃娃不小心摔了,杨半疯没打过他,他也从来不打人。平日里,你们误会他,向他扔石头、烂菜,骂他,笑话他,他一点都没记你们的仇,发现要山崩了,冒着大雨救大家,才让你们捡回一条命,咱们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咱们应该感谢他。”

说完,村长走上前去向杨半疯鞠了一躬说:“谢谢你。”

? 村民们在村长的带领下纷纷走上前去向杨半疯鞠躬道谢。杨半疯使劲地摇摇头、摆摆手露出一副憨相,要换以前准保又会遭到村民们的笑话,但如今却没有人再笑他。

只有一户人家站着没动。

贾大龙一家神情动作惊人的一致,直呆呆地盯着地上,不敢看众人的眼神,尤其是村长如利刃般的眼光让他们一家人如麦芒刺背般的难受。

贾大龙的喉咙动了动,却什么话也没说,贾二龙他娘四处张望了一圈,乡亲们都在看她,她低下了头揪了揪贾大龙的衣服,贾大龙全身紧绷,一动不动。

小春走上前去拽住贾二龙边拖着他挪步边说:“二龙快点儿过来道歉。”

贾二龙被小春拽着也不挣扎,只是一边往前挪一边扭头看自己的爹娘。

贾大龙两口子对视了一眼才慢慢地挪到了杨半疯的跟前。

贾大龙小声说:“对不起,谢谢。”

村长说:“平时你在村里高吼二叫的,怎么着这会儿声音就和蚊子叫似的。”

贾大龙稍稍提高了点音量说:“谢谢。”

杨半疯还是摇摇头、摆摆手,一副憨憨的样子。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