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10首)

时间:2021-06-19

如风

在春天

我们说好的,在春天

种花种树

窗台上种兰花、绿萝、茉莉、紫薇吧

小院里种桃树、海棠、苹果树

最好还有一棵丁香

蝴蝶、蜜蜂、蜻蜓在露水之上飞来飞去

一只猫在花荫下酣睡

当然,我们还要种几样蔬菜

还要捡拾一些木柴筑篱笆

被我们圈起的小世界要天蓝云白

我们身后的荒芜

要用后半生的春风吹绿

我们体内那些雪

要用一场足够盛大的春天一寸一寸覆盖

亲爱的,我们说好的

种花种树种春天

67号界碑

江山无数

哪一片疆域都是故国。

但所有的河流只有一个远方。

界碑在此。

有些话,是不是你终究无法说出?

此时的喧嚣是瞬间的事情

孤独,才真正属于界碑。

白日在上,萨吾尔群山静默无语。

我站在你身边

抬头望云。

注:67号界碑位于新疆吉木乃口岸

经过

塔里木河从塔克拉玛干经过的时候

千千万万粒沙在祷告中抬起了头

这时,羊群就要转场

西伯利亚的风正翻越西天山

天空蓝得有些虚无

一只鹰向着那高处的虚无拼命飞去

而河流两岸的胡杨,一同站在尘世里哑默无语

它们见证了一切,但从不泄露风声

它们遥遥相望,却相认无期

西部的秋天黄了又黄,你经过我之后

我的发间,又多了一层清霜

那仁牧场

我无法说出玉什填提克山巅一朵云的来历

也无法指明山下一条河流的去向

这人间的秘密,我所知道的

并不比山谷里的野花多

在那仁牧场

图瓦人和哈萨克族牧民都是兄弟

我和橘色金莲花互为姐妹

辽阔草原在等待一次從哈巴河出发的盛大转场

挂满经幡的敖包,在雨中

等待你从远方打马赶来

别处

野果林的杏花开了

花树下,提着裙角跑来的人,不是我

野百合顶冰而出

晨曦里,陪着它慢慢绽放的人,不是我

这世间,总有些芬芳不为人知

总有些秘密,静默如星辰

就像此刻

在那拉提以东,我隔着一场雨

遥望塔吾萨尼

在别处,把一棵草

喊做草原

致穆瑶洛桑玛女神

在我身后,有繁花

也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这人间冷暖

我早已坦然接受

穆瑶洛桑玛,我在茶卡的晨曦中仰望您

身后是天空之镜

头顶是蓝色苍穹

高处的风吹来

我雪山一样洁白的衣裙,在风中飞扬

那些陈年的忧伤

在海拔三千米的青海高原无处安放

穆瑶洛桑玛女神

太阳越升越高

我在你安详的微笑里

渐渐透明

渐渐明媚

这一刻,我越来越接近天空的蓝

我终将被烟火中这些事物认领

两碗面,小半碗水,

用力把它们揉合在一起。

一边揉,一边想起

父亲说过的话:和面要三光。

面光,盆光,手光。

回想父亲擀面的样子,

手上的动作

就不知不觉,向着那旧时光

靠拢。

揉面,醒面,再揉面。

这个过程,多像

一个不谙烟火的纤纤女子,

在岁月里日益圆润,

日益被烟火中的事物

慢慢认领的过程。

是的,我终将被烟火中这些事物认领。

就如,一滴向着时光低头的水,

终将从颤栗的草尖起身

步入灰蓝色的大海。

在契巴罗衣

转场之后,羊散人去

空荡荡的羊圈装满旧事。

零散的马群

芨芨草一样撒在风雪中。

两只马鹿隔山眺望

又各自遁入松林。

寂静的山中阴晴不定

风雪之后,西伯利亚红松披着金色袈裟。

这时候,山河远阔,天地苍茫

孤独的山行者,心中装满万物。

那些低矮下去的事物

列车在河西走廊穿行。那些

在车窗外低矮下来的牛羊、庄稼、村庄和河流

迅速向后飞翔,飞翔!

一枚鸟巢,被站在秋天的老树举向天空

一颗夕阳,被祁连山扛在肩头

一个旅人的目光,一直向西

赛里木湖

追随这条从远方赶来的路

一遍一遍走近你

朝觐你

一次又一次在你深不可测的蓝中

沦陷

哦,这沉静、圣洁而又忧伤的蓝

让那些怀抱孤独的人

放下浮世

在你蓝色的荡漾中

摆渡余生

猜你喜欢
界碑转场洛桑
山和雪
西藏文学(2020年5期)2020-09-21
【问吧问吧】
我的阿妈在康定
雪域青山的界务员
我的阿妈在康定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19年5期)2019-05-23
红领巾守护界碑十余载
在渝黔界碑
界碑去哪了
民间文学(2015年3期)2015-05-13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