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伦:哥白尼之城

时间:2021-12-24

叶克飞

哥白尼故居。

大多数国人闻所未闻的波兰小城托伦,是欧洲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古城之一,也是欧洲人极热衷的旅行地。这里常住人口20万,每年要接待超过150万游客。

初见托伦,是在横跨维斯瓦河的铁桥上。对岸的小城被红砖城墙围绕,一个个尖顶高耸,绵延于河畔。

1232年,托伦由条顿骑士团建立,最初只是一座城堡,后来逐渐扩充为城市,并成为重要的商业中心。“二战”期間,波兰受损严重,托伦却奇迹般地完好无损。199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一条宽阔的步行街贯穿老城,两侧延伸出的街道无一不美。在这样的小城,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以双脚丈量。两侧建筑多为巴洛克风格,漂亮的山墙和花窗让人目不暇接。街中总有一些雕塑,由兼做长椅的花坛环绕,有姑娘坐在长椅上写生。街头艺人也不少,有人着装随意,有人身穿正装,有三五成群的乐队,也有单人小提琴。

托伦虽不靠海,但旧时波罗的海沿岸出产的琥珀运往华沙和克拉科夫时,托伦都是必经之地。它也是众多商贸交通要道的交汇点,维系着北欧和西欧、中欧和东欧的贸易联系。这种经济上的交融极大地推动了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历史上许多艺术家来此寻找灵感,一如眼前的写生者和卖艺者。

让我印象颇深的卖艺人坐在市政厅前的雕像下,拉着手风琴,旁若无人。

市政厅所在的老城广场是托伦的中心,也是人流最密集的区域。早在1259年,广场上就建起了纺织市场,此后又建了第一个简陋的市政厅和瞭望塔楼。这些零散建筑如今已难觅踪迹,因为到1393年,随着托伦日益繁华,各种行政和商业需求剧增,修建更宏伟的市政厅被提上日程。

哥白尼雕像。

这栋宏伟的红砖建筑落成后,始终是托伦的政治和商业中心。当年无论是波兰国王抑或条顿骑士团团长来到托伦,都会下榻于此,第一次和第二次托伦和约也都在此签署。

1411年2月1日,波兰-立陶宛联盟与条顿骑士团签署了第一次托伦和约。作为战败方,条顿骑士团承担了大额赔偿,并遭遇经济衰退,再也无法重现昔日强大。

1466年,波兰国王卡齐米日四世与条顿骑士团签署第二次托伦和约,东普鲁士改称普鲁士公国,是条顿骑士团的领地,但臣属于波兰王国。和约签署的第二年,矛盾再度激化,“教士战争”爆发。最终,普鲁士虽并入波兰-立陶宛联盟,但仍保持相对独立,直至18世纪后期第一次瓜分波兰。

1703年,瑞典军队占领托伦。战火摧毁了市政厅及其珍藏的艺术品。19年后重建工程启动,断断续续持续了16年,红砖墙身、修长窗体和两侧瞭望塔的格局在那时奠定。1869年,市政厅最抢眼的钟楼改建为新哥特式,也就是如今的样子。目前,市政厅建筑已被改造为托伦地区博物馆,藏有各种波兰艺术品,举办传统行会、中世纪彩绘和宗教题材的各种展览。

围绕着旧城广场还有许多历史建筑,如新文艺复兴风格的亚瑟会馆、新哥特式的邮局与如今已是艺术博物馆的星星之屋等。各种餐厅与咖啡馆穿插其中,极为热闹。数百年前的广场与今日广场,区别似乎不大。拉手风琴的卖艺人背后那座雕像,或许是广场上最“年轻”的建筑物,建于150多年前,象征着这座城市的灵魂——哥白尼。

这座哥白尼的青铜雕像,左手举着天体运行仪,右手轻轻抬起,眼神望向天空。雕像基座刻着“哥白尼,托伦市民,他让地球转动,令太阳和天空静止”。

在托伦,哥白尼元素随处可见,有哥白尼街、哥白尼天文馆和哥白尼大学,还有各种哥白尼餐厅与酒吧,当然也少不了兜售哥白尼纪念品的商店。

1473年2月19日,尼古拉· 哥白尼出生于托伦的一个富商家庭,从小就受到人文主义熏陶。18岁时离开托伦,入读波兰最古老的大学——克拉科夫大学。大学期间,他对天文学产生兴趣,前往意大利修习天文学。此后,他辗转于欧洲各地观察天象,在那个人文主义思潮兴起,“政教合一”阻挠社会前行的时代,以《天体运行论》震撼整个欧洲。

维斯瓦河畔。

老城广场不远处,是托伦的另一大地标——施洗者圣约翰和福音师圣约翰大教堂。在小小的托伦老城里,1233年开始兴建、历时两百多年才正式完工的它占据了巨大的空间,矮墙围出的院落中一棵棵参天古树与教堂相伴。1502年建造的主圣坛与珍贵壁画,如今仍保存完好。

哥白尼正是在这座教堂里完成了受洗。此后,年幼的他每周都会与家人来这座教堂做礼拜,虔诚的宗教情结深入骨髓,也影响了他之后的人生选择。

早在1530年,哥白尼就已完成了《天体运行论》,但直到13年后他去世前不久才出版。序言中哥白尼写道:“在漫长的岁月里,我曾经迟疑不决。”之所以如此,一是为了避免宗教迫害,因为从年轻时代开始,哥白尼就目睹了宗教裁判官对异端的各种血腥镇压。即使在他辞世后,这种恐怖阴影仍未消散,四处宣扬哥白尼学说的布鲁诺就惨遭火刑烧死。

但除了恐惧,让哥白尼迟疑不决的还有自己的心理关。因为从年幼起,他就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即使他用科学观察否定了天主教会的固有观念,但仍然在《天体运行轮论》的序言中表示,天文学的本质是让人类“见到天主管理下的宇宙所有的庄严秩序时,感到一种动力,促使人趋向于规范的生活,并看出造物主确实是真美善之源”。

从施洗者圣约翰和福音师圣约翰大教堂步行前往原名圣安妮街的哥白尼街,不过数分钟时间,也是昔日哥白尼做礼拜时往返之路。哥白尼故居就位于大街中段,这栋建于14世纪的红砖哥特式建筑立面呈阶梯形,如今故居首层的旧厨房里仍可见昔日哥白尼家中使用的银质餐具,可见他年少生活的优渥。故居二三楼展示的是各种学术手稿和仪器,由故居管理方从意大利等地寻来。

街头雕塑。

卖艺者。

哥白尼在托伦所生活的18年时光,正是托伦历史上最繁华的时期。它富足且包容,市民阶层在商业氛围中逐渐形成,崇尚真理,有务实态度。

当时卫护这座商贸之城的是绵延城墙,也就是当年的托伦要塞。要塞的修筑可以追溯到13世纪。如今所见的城墙和堡垒,则是16世纪的成果。到了19世纪,普鲁士人占领托伦,更使之拥有了15座堡垒和百余个不同规模的防御工事。

如今要塞保存最好的部分,恰恰在维斯瓦河畔,围绕着旧城南端。极其厚重的城门向河而立,顶端有瞭望塔,下端有一大二小三座拱门,是前往维斯瓦河畔的最佳通道。城门附近有一座防御塔楼,是14世纪所建城墙的一部分。由于根基不稳,在岁月沧桑中渐渐倾斜,成为古城里著名的“斜塔”,也是写生者热衷的目标。

夜幕低垂时,沿城门走向维斯瓦河畔的堤岸,河水静静流淌,铁桥横跨两岸,对岸绿树成荫,背后古城的红砖城墙则在夕阳下折射光彩,城墙内的天际线,被大教堂和市政厅的塔楼所占据。

也许,即使哥白尼穿越至当下,眼前的托伦也一如他年少之时。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