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应对的文化根源

时间:2021-12-24

俞天任

太平洋战争已是近80年前的事。当初气势汹汹发动战争的日本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就彻底失败,失败的主因当然是美日两国间的巨大国力差异,但日本军部在战略战术的失败也大大加快了日本帝国的崩溃进程,甚至超出了美国人的预期。

日本人在战后很认真地研究过这个问题,各种论著汗牛充栋。但这次日本人在新冠疫情应对中还是重蹈覆辙,各种讨论和决策有时甚至让人仿佛重回太平洋战争时代,进而意识到当年军部的决策失败并不只是几个参谋的无能,还有其民族性的文化根源。

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近一年半,虽然相比欧美、巴西或印度这些“疫情发达国家”,日本的情况还不那么严重,没有站在过世界前列,但如果只看东亚地区的话,那从去年开始到现在,日本一直是最糟糕的,而且这段时间尤其糟糕。

近期,日本几乎每天都有数千例新增感染病例,死亡人数每天都是好几十人甚至上百。日本新冠疫苗的接种数和接种率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最低。一直以“每千人平均病床数世界第一”自诩的日本甚至出现了医疗崩溃迹象,好几个地方发生已确诊病例无法入院治疗只能在家等死的事件。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也因抗疫不力大幅下跌,具体的数字随各调查机关不同而不同,但都是史上最低,且不支持率皆超过了支持率。

日本人一直以自己是现代化的“优等生”而自豪,这次怎么从“学霸”变成了“学渣”?缘由可从重温太平洋战史略知一二,此次日本疫情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人们更加了解了日本和日本人的思维方式。

现有共识认为日本军部在太平洋战争中的决策错误首先是行动目的不明。比如在中途岛战役时将占领岛屿和消灭美国航母这两个目标并列,企图毕其功于一役,结果在决策舰载机是挂装航空炸弹还是航空鱼雷间颠来倒去,最后被美国人抓住时机和空隙一举歼灭了日本机动部队的航母主力,扭转了战局。

日本军部另一个错误是没有向战略重点集中投放资源,而是采取逐次增兵的添油战术。典型战例是瓜岛战役,多次少数增兵,结果被美军逐个歼灭,造成日本陆海军大量失血。在大量有经验的日本飞行员折损使日军丧失南太平洋的制空权后,美军开始全面反攻。

这次日本在疫情应对中同样无法理清工作的优先顺序。先控制疫情再发展经济的选择在日本一直不能被理解,“既要搞抗疫也要搞经济”才算政治正确,结果最后既无法控制疫情,经济也一直滑坡。

不管是太平洋战争时期还是目前的抗疫,由来不明的“日本人最优秀”的迷之自信使日本闭眼不看现实。这次抗疫中日本表现出过剩的中国情结,经常能听到“中国能这么做,我们不能”的说法。比如,因为中国实行了封城,所以封城就肯定不好。直到欧美也开始封城,力度并不亚于中国,且见效之后,日本人才开始为自己不能封城找理由。说是封城没有法律依据,这个理由在去年还可以作为不能封城的原因,一年多之后的现在就不是理由了,过了一年时间还没有整備法律实则是立法府的国会没有尽责。

找出失败的原因当然重要,但追究这些原因为什么会出现更为重要。如果不能冷静谦虚地放眼看世界,而老是拘泥于一些抽象的教条,以前的失败就还会一再重现。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