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在家务劳动这件事上,永远达不到性别平等?

时间:2021-12-24

胡泳

以前我太太总和我说,家务劳动会使人变傻。傻到一朵飘落的叶子砸在头上,肉身都会解体。

我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做家务。我试图列一个最讨厌的家务活单子:吸尘很费时,而且超累。套被子和换床单也不轻松,我总把这件事推迟到睡觉前。擦灶台怎么样?似乎也可以排进前三。那么,刷马桶呢?清洗水槽呢?清洁抽油烟机呢?

我一边干,一边琢磨:究竟为什么家务劳动如此难以忍受?某些特定的家务显然相当令人不快:很少有人喜欢刷马桶,或者从厨房水槽里抠出淤积的剩菜。但除了这些,家务劳动总体上是件让人泄气的事情,它是个没完没了的无底洞。

你把干凈的碗碟从洗碗机中拿出、摆好的唯一原因,是为了第二天可以再次弄脏它们;你从沙发底下捞起小孩的玩具,以便他第二天一醒来就可以把它们再次丢回那里。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写道:“很少有工作比家务劳动更像是一种西西弗斯式的折磨,它无休无止地重复着。”“干净的变成脏的,脏的变成干净的,一遍又一遍,日复一日。”

不做家务,你就不会意识到日常习惯很重要,如果不改变,它们将继续拖累女性。做了家务,你就会知道所有那些关于“女性角色”的说法,全部都是外加的。

公平地说,与前些年相较,男性做家务多了许多。但女性做得仍然比男性多。今天的年轻人对性别角色的态度已经变得更加开放,例如,不同性别的工资差距一直在缩小,而父亲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但是在家务劳动领域,变化却非常小。传统的有关谁应该在家里做什么的想法根深蒂固。比方说,不论男女,都会认为打理一个无懈可击的家是女性价值的标志,而不会将其当做对女性的隐蔽的、内在的歧视。

很多女人患有“家庭控制病”,多年的社会化,使她们把价值附加到做好家务上。一个管理良好的家庭仍然是一种性别化的期望,这就是为什么男性很难感染“家庭控制病”的原因——他们只是从来不把做家务与个人价值相联系。

从童年开始,男孩做的家务就比女孩少。所谓男子气概,与赚取收入和避免从事那些被认为是女性化的事情紧密相连。研究表明,如果妻子的收入比他们高,丈夫会感到威胁,为了补偿,有这种感觉的男人做的家务会更少。

一个高度重视家庭清洁的男人是一个干净的男人,而一个不这样做的女人则是一个坏女人。这可能解释了在女性承担更多养家糊口的责任时,男性做的家务更少,而女性做的比例更大的趋势。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女性通常会承担额外的一件操心事:列出所有家务的清单,而男性只是从这个现成清单中挑选任务。性别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如果男性承受更多的担心,女性还可能担心她们的配偶担心得不够,或者担心的方向不对。

当然了,女性肯定是对的。一般来说,男人真的不像女人那样关心一个干净整洁的家。对女人来说,最令人恼火的事是,男人并不总是注意到她都干了些什么。在BBC的一部纪录片中,罗琳曾经谈到她是如何在独自抚养孩子的同时,抽出时间来写第一本《哈利· 波特》。“回答是:我有四年时间没有做家务。”换言之,忍受家里像个猪窝,这就是答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