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不能宣告胜利

时间:2021-12-24

索洛莫·本阿米

一起孤立事件可能引发战争,但战争的原因却总是深层次的。在此次巴以事件中,引发冲突的导火索,是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社区支持以色列民族主义分子驱逐巴勒斯坦民众,这触动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所有敏感神经。

谢赫贾拉社区争议性的房产在1948年前曾属于某个犹太家庭,这也许是事实,但巴勒斯坦民众视此事件为以色列坚持不懈推进耶路撒冷犹太化的组成部分,而且也是一种明显的不公平,因为部分以色列国是在巴勒斯坦难民所遗弃财产的基础上修建的。

阿克萨清真寺院内和周边的战斗突然爆发,寺内朝圣者向以色列警方投掷石头,而以色列警察则发射橡皮子弹和其他弹射物,造成数百人受伤。但年轻的阿拉伯抗议者却可以宣告胜利,因为他们迫使以色列最高法院推迟了对谢赫贾拉社区驱逐令作出裁决,还迫使警察改变了耶路撒冷日的游行路线,使之远离旧城穆斯林居住区。

冲突最终蔓延到1967年前的以色列,那里的伊斯兰团体煽动了年轻的以色列阿拉伯族裔。阿克尔、拉姆拉、贾法和洛德等以色列-阿拉伯人混居的城市本应是犹太阿拉伯共存的典范,却爆发了暴力和破坏行为。洛德几乎被一群年轻的阿拉伯人接管。犹太居民称这是一起屠杀事件。

冲突事件为哈马斯扫除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领导地位提供了一个黄金机遇。在以色列的压力下,阿巴斯取消了议会选举,因为担心自2006年以来一直统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获胜,并将其控制权扩大到约旦河西岸。真相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东耶路撒冷的存在几乎消失殆尽,基本属于世俗性质的巴勒斯坦年轻一代填补了这一真空。

在目前爆发的暴力事件中,哈马斯将在巴勒斯坦民族运动中取得首要地位所需的所有要素结合在一起,将自己定位为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清真寺的保卫者、反对以色列犹太占领者的先锋,也是以色列领土上阿拉伯少数族裔的代表。

哈馬斯对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进行了导弹齐射,导致半数以色列人口涌入避难所。以色列人不禁要问,其脆弱的国内阵线又如何抵御与真主党的战争。真主党是由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部署在南部黎巴嫩边境,其拥有15万枚导弹,致命性是哈马斯的许多倍。

以色列对加沙发起的惩罚性空袭是毁灭性的,以残暴的效率打击哈马斯的军事指挥官。但哈马斯知道,在这个时代的不对称战争中,隐藏在全世界人口最密集地区之一的200万平民中的民兵部队实际上根本不可能被击败。

从加沙地带的废墟中,哈马斯将宣布胜利,这种胜利不一定是在战场上,而是在民众的心里。哈马斯将会实现其主要目标:彻底抹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而自己作为耶路撒冷伊斯兰圣地终极保护者的声望得到提高。

矛盾的是,内塔尼亚胡对摧毁哈马斯毫无兴趣。相反,他与哈马斯达成了一项反对阿巴斯所领导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不成文协议,其政府一直竭尽所能来削弱和羞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政府。哈马斯在加沙建立伊斯兰国,让内塔尼亚胡有了借口来拒绝和平谈判和两国方案。

以色列显然不能宣告胜利。此次袭击动摇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其境内脆弱的共存状态。以色列人普遍认为,巴勒斯坦民族主义已被击败,因此不再需要政治解决冲突,这样的共识已被粉碎。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