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力重塑消费力:上海迈入数字经济3.0时代

时间:2021-12-24

樊中华

一端是蓬勃发展的高科技在急切寻找“改变世界”的场景切入口,一端是中国庞大多元的内需市场有待全面激活,如何构筑其中桥梁,以新动能引领内循环,上海正在谱写一个“样本”。

2020年,为积极应对疫情挑战,上海发布了促进在线新经济三年行动方案,并打造“五五购物节”、信息消费节等提振消费。在疫情情况下,上海信息产业逆势增长13%,信息消费成为最具活力、创新最活跃、消费者感受度最强烈的新兴消费领域之一。

“在去年在线新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础上,去年底,上海市委做出决策,要推进全面的城市数字化转型,包括生活数字化、经济数字化和治理数字化。”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在日前召开的2021上海信息消费节开幕式和2021上海在线新经济峰会上表示,下一个阶段上海将会举全市之力,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加快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和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新需求催化新消费

早在2013年,国务院便颁发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相关政策,过去七八年间,中国信息消费一直保持快速成长,在2020年达到6万亿元水平,占整个消费的比重超过10%。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胡坚波分析指出,这一是因为消费主体能力在不断增强,新兴消费主体快速崛起;同时,5G、云计算、AI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和提速降费等数字基础设施环境不断优化,使信息消费潜力进一步释放。

这正是上海作为面向国际的科技中心和消费之都,敢于在新一轮数字化浪潮中领衔数字经济发展的“底气”所在。

盒马创始人侯毅直言,盒马首先落子上海,是因为一直以来上海消费者对“新鲜”、“高品质”生鲜的需求极为旺盛,盒马希望借此用互联网思维和科技瞄准市场痛点,为不断提升中国人的品质化生活寻找最优解。

去年8月,盒马旗下创新业态盒小马在上海开业,“网订柜取”模式对早餐场景痛点提出了全新的数字化解决方案;10月,盒马X会员店在上海开业,成为中国第一家内资的仓储式会员店品牌。

“盒马一直在用科技来定义新零售的变革,未来的零售业一定是基于科技创新和消费者价值体系去不断构建全新的创新企业。”侯毅说。

同时,新冠疫情带来的“线上化”意识觉醒,也成为促进信息消费飞跃发展的催化剂。

达达集团联合创始人杨骏表示:“经过疫情期间的市场教育,现在用户非常强烈地形成了使用手机线上下单、一小时送货上门服务的习惯,这为整个业务拓展提供了非常广阔的赛道。”

事实上,新型消费发展促进了数字产业的发展,而数字产业也为新型消费创造出更多场景和商业模式。

威马汽车正是此间践行者。在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看来,数字化开辟了一条智能化、个性化的“新赛道”,依靠大数据和互联网平台,威马成为世界首家实现C2M客制化的车企,使用户参与汽车全生命周期的定义,“这是未来汽车产业最大的竞争点”。

线上线下融合的3.0时代

胡坚波指出,当前,中国的信息消费已进入3.0阶段的发展新态势,即线上线下信息消费之间是一种双向融合,“一是很难区分一个业务是线上或线下,二是通过搜索信息完成消费,二者也彼此渗透、难以区分”。

“融合共振”表现在一些传统行业在积极谋求数字化转型。

“作为一个总资产规模7000多亿元的多元化、全球化企业,数字化是复星集团的重要底层。”复星全球合伙人丛永罡说,复星集团以投资和丰富的场景赋能大量数字经济公司,打造种子场景,这是这家老牌民企在数字化时代不断发展的机会。

中国信息消费联盟常务副秘书长王秋野、美One合伙人李佳琦等企业代表共同宣读信息消费“上海宣言”。 摄影/殷立勤

而更多的新兴科技企业则希望以技术赋能传统行业,为其带来效率与体验的跃迁。

“卖菜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今天数字供应链能够将菜从种植开始到末端消费每个环节都把控到位,一方面保证了食材的安全,另一方面提升了消费者体验。”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说,叮咚买菜正加大投入自主研发智能生鲜供应链系统,希望进一步赋能上游农业。

在联影智能COO詹翊强看来,AI作为一种辅助力量,天然要与医院紧密结合。“AI不是闭门造车,对行业支持的要求非常高,以联影智能为圆心,五公里內就有着上海最好的几家三甲医院,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在与医院共同开发AI+医疗产品,共同推动未来中国医疗的新变革”。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铭指出,“在线”并不能完全取代线下,在在线经济蓬勃发展的今天,城市密度依然重要。“上海街区密集的线下商家和人流为在线新经济提供了很多应用场景,使线上线下实现了互补共融的发展”。

吴清指出,上海要进一步推动商业领域的数字化转型。支持电商平台在流量和数据方面更好地赋能实体商业,推动商圈、商街、品牌、商户开展数字化全渠道营销活动,加大品牌和服务的市场推广力度,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不断拓展数字生活的新空间。

为数字经济提供“阳光雨露”

《2021上海在线新经济白皮书》显示,上海在线新经济的发展呈现了“五新”的特点,即在线新品牌不断涌现,在线新技术与新业态和新应用场景持续深化融合、在线新业态在细分领域纷纷涌现并持续壮大、在线新消费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在线新平台提供了多元要素流量汇聚与配置载体。

“上海的产业基础好,互联网基因强,创业环境优越,在‘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发布后,8个区出台了相关支持政策,这也促使在线新经济遍地开花,产业聚集,特色鲜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唐忆文指出。

在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看来,优刻得作为国内云计算的探路人,其诞生与发展都与上海“基金+基地”的云计算产业发展路径相契合。例如杨浦区率先落地的“上海市云计算创新基地”,打造出“上下楼就是上下游”的模式,使优刻得以及一批云计算企业能够率先快速起步,抱团发展。

“在某种意义上,上海政府对科创的敏感意识和扶持策略,领先于风险投资机构。”季昕华认为。

创新意味着突破,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识。上海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先行者,如何辨别、鼓励和支持真正的创新技术发展,为经济增势蓄能?

“从政府角度而言,我们希望更多地为创新企业提供阳光雨露,打造更优的营商环境和更审慎包容的监管政策,使在线新经济企业有创新空间,能快速发展。” 上海市经信委软信处处长裘薇说,如面对当前互联网经济中存在的大量灵活就业的新现象,上海正在探索监管方面的一些制度创新,希望在如注册制度等方面予以一定的突破。

丛永罡则认为,上海作为长三角中心城市,在拥抱了长三角产业链完整度红利的基础上,又拥抱了其全球化开放性的红利,“这使上海各个领域数字经济觉醒的速度非常快”。

胡坚波建议,下一步,可通过放管服,简化审批程序为信息消费构建更好发展环境;同时加强相关监管措施,注重保护用户合法权益和个人信息;通过信用体系强化信用中国,来构建更好的消费环境。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