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蘑菇与Ferdy

时间:2021-02-09

张长晓

为了接触荷兰音乐,我特意到荷兰住了一段日子。荷兰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国家,这里的风景总可以找到童话的感觉。

梵高的画在生前默默无闻,如今则备受赞誉。除了教科书上的烘托以外,我为了验证自己的感受力,特地去博物馆观看梵高的《圣经和小说》。他画了一本大大的圣经,有着惊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他还画了一本小小的小说。这幅画强烈地吸引了我,它是梵高为逝去的父亲画的一幅画,其中圣经代表了父亲,凝聚了他父亲对上帝的忠诚以及父亲魁梧的身躯,而圣经旁边的小说,则代表了儿子梵高,他就那样安静地陪伴着父亲。在微弱的灯光下,映衬出了一种祥和的美。我看到了梵高对父亲的爱以及梵高自己的脆弱。

另外一幅画是向日葵,颜色确实靓丽,似乎蕴含了无比丰富的情感,仿佛在敞开赤诚的心胸。这是梵高特意为欢迎好朋友高更而做的礼物,高更甚至不太适应这样的赤诚和热情。如今,这幅向日葵依旧灿烂地笑着,二位都不在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梵高笔下的事物,和现实当中差距蛮大,他早期服膺米勒的现实主义光辉,所以他画农民,画妓女,画士兵,画吃土豆的人。在他看来农民用双手创造了一切,而他将要发起孤独的“文艺复兴”运动。梵高靓丽的色彩让这些贫苦大众多了一些超越现实的美。

看完博物馆后,我也就去当地的蘑菇店买了一些蘑菇,以前总听说这种蘑菇会带来一些奇特效果。我一口气吃完,并没有太多的反应。我正失笑而摘掉眼镜的时候,发现周围发生了一些奇特的变化,比如地上的叶子都变得立体起来,树上的叶子都成了五颜六色的珍珠,周围的路人变成了梵高油画里面的小人。我感觉到自己在莫名傻笑,接着进入了一种莫名的饥饿状态,打开包,饭盒里好像有好多人,有的在吵架,有的拥抱在一起,有的在谈恋爱。突然间感到,原来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别人,去理解这个世界,我霎时对生命有了一种新的领悟。

我在荷兰的几天,由于自己的失误,丢失了钱包,也是在这时,宾馆的Ferdy借给我三欧元。第二天我主动邀请他喝一杯啤酒以示谢意,我们便从荷兰的电子音乐聊起。荷兰的电子音乐尤为发达,如果你翻开一个百大Dj排行榜,大约有60%的Dj来自荷兰。我被当地这种音乐气氛所吸引,也为此开始筹划一本介绍荷兰电子音乐的书。Ferdy来自荷兰中部的小城市,他在这家店打工,收入较少,他告诉我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发明自己的扑克牌游戏。他对中国也很感兴趣,他说店里这几年中国的客人逐渐增多,好像中国的经济很好,是不是这样呢?我说,是吧。

荷兰、意大利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目前由于经济危机处境有点不妙,自由主义似乎不是万能药。凯恩斯和哈耶克哪个更值得支持呢?这是个颇让人困惑的事情。

最后Ferdy跟我讲他很想了解中国文化,觉得很cool,但他對于中国了解得很少,希望未来有一个更为便利的平台去了解。当然这有很多原因。目前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但光靠古老的传统是不够的,还要阐释传统,并有所创造,才会引起世界的尊重。

荷兰,一个梦幻之都,我只待了一段时间,就迷上了它。以后还会再来,那记下来的就不只二三事了。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