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和尚挑水好

时间:2021-01-12

刘道玉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的悲剧本可以避免。如果在大学领导层有健全的民主生活制度,可以把分歧摆在桌面上,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展开辩论,以明辨是非,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如果仍然不能解决问题,还可以向上级反映。

可惜的是,现在高校“宫斗剧”屡见不鲜。据我所知,有校长赶走书记的,也有书记架空校长的,更多的是书记和校长根本不能推心置腹地议事,真诚合作共事,而是各行其是。他们到底争什么呢?从心态上说,是争谁大谁小,谁多谁少。

痛定思痛,最重要的是我们应当从悲剧中吸取教训,从体制上杜绝矛盾的继续发生。我想起 《三个和尚》的故事,“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有水喝”。责任不落实,相互推诿,谁都怕吃亏,这是在我国根深蒂固存在的“不患寡只患不均”平均思想的反映。

从三个和尚的民谚,使我想到大学党政领导干部怎么配备的问题,大学党政体制到底是一驾马车还是两驾马车好的问题。所谓一驾马车就是由党委书记兼校长,而两驾马车是由两人分别担任党委书记和校长,组成两套班子。在理想的情况下,两匹马驾车,如果相向而行,那就形成合力,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背向而行,那就会使力量相互抵消,只能是事倍功半。但是,理想情况又是很罕见的,大多数的情况是“南辕北辙”,相互掣肘,内耗大,效率低。很显然,从管理上的“效率原则”来看,无疑一个和尚挑水是上乘之选。

其实,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70多年中,就有一些很好的经验,其中书记校长“一肩挑”就是非常成功的。例如,蒋南翔同志自1952至1959年,担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7年;陆平同志自1960至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6年;朱九思教授担任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31年;匡亚明先生先后担任吉林大学和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26年;吴玉章先生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17年;成仿吾同志担任山东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16年,等等。实践证明,这些大学都是办得非常成功的,他们也都从实践中逐步成为功勋卓著的职业教育家。

我在武汉大学任党委副书记、校长总共近8年,在第一个任期党委书记是庄果同志,他十分开明,我们配合默契。第二个任期,庄果同志退休,由我履行党政一把手的职责,所以我能够放手大力推行教育改革,扎扎实实地做成了一些事情。如果我遇到一位貌合神离的书记,相互掣肘,可能我什么事情也辦不成。

从以上成功的经验,我以为有两点是值得借鉴的:第一,选拔挚爱教育、勇于献身教育的教育家担任党委书记兼校长。这是符合教育规律的,有利于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治校。目前,选拔院士或者纯学者担任校长,并不是最佳选择,他们是“校长和学术”一肩挑,其主要的精力仍然放在学术研究和培育研究生上,不能做到全心全意地治校,搞不好他们还会利用权力造成学术不公。第二,大学党委书记和校长决不能按照公务员的任期制轮换,凡是治校有方、政绩卓著、师生拥戴、身体健康、个人愿意,一律不受任期的限制,可以任10年、20年,这是办好“百年树人”教育事业的需要。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