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逸:青花梅瓶 翠浪映碧

时间:2020-11-21 栏目:现代青年·精英

胡硕珍

杭州古老而常新,再来人亦然。

一身江南的任逸,远赴法国求艺旅居多年,归来依旧是行在。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元代时,马可波罗眼中杭州是“世界最美而华贵的天城——行在”。如是城市,是有生命的。历史山水涵养,人文风光渊薮。古良渚人在“美丽洲”繁衍生息。北宋赞称“天堂”的东南第一州。西湖天下景得苏子喻“淡妆浓抹总相宜”。时人至今,居杭亦思杭也。

元宵节后一日,清雨中拜访任逸的工作室,一扇重门之内,人犬相迎,十分温馨。室墙上挂作,画上西子渺渺含崇光,湖上远塔苍茫外。居杭画杭费思量,原是此城勾留人心,更是慰抚游子心。千年来,杭州风华,三秋桂子,十里莲花,西溪烟水,人间再来,斯土斯情,任逸说:“是她生长的地方,且写且画且安身。”

隐于杭城内一座有大落地窗,天光漫溢的偌大工作室,画瓷稿作,参差并陈,这是任逸与伴犬Dali “日课”之所。她首次在陶溪川国际工作室驻场创作中,《青瓷草意》序文中说到父亲对她的影响:“记得家父给我的第一部字典是《古汉语字典》”,自幼对中国文化诗词书法“日课”的研习,写下“忽然要在这里开出花来”。当我们在工作室一隅,同观竖筒大瓷瓶,青花刷笔为衬,上有铁釉,浓重堆绘的花朵,我想是这朵翳色的花吧!很能触动人。

踱步屋中,听其喟言,自幼承书文画理之家风,后远赴欧洲得师德布雷、杜瑞乐蒙启,一生爱好古传统亦敬崇天然的任逸,2017年冬月于古瓷都景德镇择梅瓶大器制,秉以书画同源,画诗并在,于立体瓷作中以青花单色釉应物象形绘心中的书墨与山水。“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她心系离骚、富春山居图,手挥青花,迴纹案布,笔底滔浪,单色浓淡,枯湿气透,百彩骈臻,色彩是有声音的,应求其所同,应求其所不同。是日,当于任逸工作室现场目视之,五色尽藏,色形意自在其中矣!

任逸之青花瓷作《书墨系列》、《山水系列》梅瓶之作,以青花为心彩,择三种不同青花宣德、康乾、当代绘制于挺拔秀朗梅瓶大器上,依随其小口短颈、丰肩修腹,瘦胫撇足的器态,在瓷都日以继夜,书笔挥洒作意,瓶内之境,线性映带断截横斜,如水之就深,如火之炎上,瓶外之意,自然不容毫发强也。经由人文火纹共呈的釉下彩笔致,起首收笔,锋锋清澈,緃扫柔毫,横披华色,青花于间似欲流,诗情翠色映斑斓,一如东坡之言 “翠浪舞翻红罢亚,白云穿破碧玲珑” 之真境呀 ! 且如其心,无意于佳乃佳。任逸尤生杭乡,本来兹土,一切自成。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