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林诗社诗歌小辑

时间:2020-11-21 栏目:现代青年·精英

独自散步

韩卓非(18岁)

独自在河边散步

吸一口气息

肺叶开始舒展

如飞鸟轻盈的

跃上树梢掸走

积雪留下的痕迹

雨滴轻轻坠落在

叶子的深处

萌芽和枯

草的缝隙

在动与静的光晕里

开出了六瓣金色的微光

抬起头

望着光线透过半粒嫩芽

在时间与生命的交界处

我如蝴蝶即将般破茧而出

童真

蔡婷悦(16岁)

下雨了,

雨雾模糊了我的视线,

将思绪拉回到从前。

小时候,

一直认为我是一名伟人,

月亮她总是跟着我,

我去哪儿,它去哪儿。

这可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我悄悄地一直把它藏在心底。

小时候,

喜欢梅雨的时节,

踩水塘,摇树叶,

激起的水花,摇落的水珠,

滴在我的心头,给予我莫大的欢喜。

小时候,

性子很野,

喜欢爬树,喜欢捉蝌蚪,

喜欢走不寻常的路。

脸上扬起的笑容,

是我心中那按捺不住的野兽。

雨还未停,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回忆。

心之所想皆是过往。

视线从远方收回。

我在不知不觉中成长,

在不知不觉中隐藏自己的天性。

书本教会我很多知识,

父母教会我做正确的事。

可是,

我还是更喜欢以前的自己啊!

月儿高高挂在夜空

我渐渐加快脚步

甚至跑了起来。

回眸间,

月儿携漫天星辰奔我而来。

妈妈总说:

“假小子变成大姑娘了”

我不再贪玩任性,

但在成熟稳重之中,

无论如何

我都要保持这一份童心。

回应

程彩妮(15岁)

你的心跳我听不清

我的足音不会渐近

我来自潮湿的南方

霉雨多潮,高温持阳

春絮痒敏,夏虫朝菌

你来,我闭

勿念,勿记,望遗

我的脚步不会暂停

我期望未来的自己

不求现在安稳的你

谢你的等待

谢你的款待

谢你的提醒

我会无影而来

无影而去

灯与老人

华芸婷(16岁)

在道路的拐角处

有那么一盏

老路灯

它那恍惚不定的光芒

时而发出的噼啪的电流声

都显示了它的年迈

但它依舊坚持 执着的

为走过的寥寥几人照亮前进的道路

风 将一片枯叶吹到你的身下

你用你那橘黄 昏暗的灯光

照明了那枯叶上 错杂不堪的纹路

又是一阵风 吹走了枯叶

你身下 便再无一丝生机

陪伴你的

许是那面长满爬山虎的破旧老墙

许是那间残旧凌乱的老屋

许是那位早已失去伴侣的老人

他便是你唯一的陪伴了吧…

晚上

城市嘈杂

只有这个拐角安静如初

只有这位老人抚摸着这盏路灯

念到:“我的老伙计呀…”

不知到什么时候

总会有那一时刻的

灯渐灭…

人消逝…

夏落的阳

刘依航(16岁)

你被追赶到了西方

在远处的边疆

无路可退

沉沦了,迷失了

被驱逐到了远方

洒下橙红色的余扬

万空与你划开界限一样

云修筑了黑压的围墙

摧兰折玉

暗了,浓了

余扬模糊成红掌

可阻挡不了似涌的热浪

你匆匆往东方

那橘红色的盼望

洋溢奔放

憧憬了,忘却了

不再今宵难忘

因为明天充满了希望

你留下背影去了远方

模糊得让我琢磨你的模样

稍纵即逝

黑了,浸了

没有你的世界没有光亮

大地上只有灯火余光

你走得匆忙

最后剩下的只有那弓似的月亮

前赴后继

亮了,又回来了

望着那一盏明亮

还依旧有你的模样

达瓦里氏

卢毅(20岁)

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他叫达瓦里氏

曾经,有一个令人好听的名字,他叫达瓦里氏

曾经,有一个令人尊敬的名字,他叫达瓦里氏

曾经,有一个令人怀念的名字,他叫达瓦里氏

如今,这个名字可能已不复存在

如今,这个名字或许还存活于世

但是,我在地图上已经找不到他了

我要追随心中的那颗红星

我要寻找那个红色的,活着的达瓦里氏

我将要去那遥远的红色的东方

穿越第聂伯河

翻过乌拉尔山

到达西伯利亚平原的尽头

因为那里还燃烧着星星之火

我想我应该找到了

我亲爱的达瓦里氏

永恒的海棠

鲁怡雯(17岁)

书写一封家信送出,

思一人遥在前方;

独赏一树海棠花开,

念一人远在天边。

是暗香雅致的海棠,

历经十二载岁月的花开花谢;

是情比金坚的眷侣,

携手五十载风雨的一点一滴。

海棠依旧,

并肩赏花的人不再。

山河遥看,

亘古长存的意永恒。

折一支海棠捎向远方,

海棠花会记得这里的故事;

行一程征途跨越山河,

海棠花会诉说这里的情谊。

美丽的独白

钱玲洁(17岁)

一朵洁白的昙花绽放在午夜

独自品味璀璨的黑暗

不骄而开

不弃而落

用颗粒编绘着昙花的独白

清香素雅是栀子花的独白

澄净等待是睡莲的独白

当柔和的月光洒下

墙面上映衬出我的影子

给我一双翅膀可好

打造夜的港湾

给我一朵白云可好

俯瞰世界的风景

影子啊

我只能与你倾诉我

那痴心妄想的独白了……

张美燕(16岁)

雨,

本是无声。

但雨落在树叶上、地面上、湖面上,

你就能听到雨

组成了一首乐曲。

这乐曲

由你决定它是欢快的

还是沉重的。

如果是欢快的,

那你或许是恋爱了,

即使是下雨,

你的心里仍是甜滋滋的,

不会为了雨而影响自己的心情。

你把这心情带入这雨中,

它因你组成了

一首欢快的乐曲!

如果是沉重的,

那你或许是考上试考的不好 ,

你或许会想

我努力学习却没取得

自己满意的成绩。

这时你的心情是郁闷的,

沉重的。

这时雨就是沉重的。

但是你找到自己的不足

加以改正

继续努力,

取得满意的成绩

那时你的心情肯定是快乐的

那时的雨也是欢快的。

雨,

你所组成的乐曲,

是动听的,

是你自己决定它是怎样的一个旋律……

十九岁

周慧敏(19岁)

十九岁

如云

从江北飘到江南

十九岁

如风

吹散众人

十九岁

如花草

肆意生长

十九岁

如风雨

时而疯狂

时而平静

十九岁

如飞鸟

在广袤的天空

飞往想去的地方

十九岁

一切都好

依旧追逐远方

在雨巷

朱孟(19岁)

时风,时雨,时无眠,

留下的我,还在等。

离去的你,还不转身。

我希望在转角逢着你 ,

还用着当年的纸伞遮雨,

与我再次相逢相知。

我还在等,一个

一起吃街边那碗面,

一起喝小巷那杯酒,

一起看下一场电影的机会……

清晨到黄昏,

我还在守着那扇窗,

望着那月光,盼着那暮光,

你还不归来?

地上人影不再成双,

流泪的人与远行的人,

相望也相忘……

不管你是否化蝶而去,

不管风是否吹落惆怅的木叶,

不管我是否对凄清的月独酌,

我还在这里……

等你。

我相信,

茫茫人海中,我们还会再邂逅。

相遇之初之美丽,

你依然清纯如昔。

风依然,水依然,

总觉得来日方长,

把山脊穿透,把河流带走,

我们还会相遇在雨巷。

雨·落定

刘鹏(19岁)

丝雨情眸

獨步轻思

尘埃落定

曲终人散

雨点落入尘埃

点入清消

雨滴落进心头

化为思愁

枯叶承青的绿色

却不及小雨滴的丝绸

落日残红的羞涩

却不及心头处的低落

这一天

到底怎么了

周末图书馆

陆怡慧(16岁)

不知从哪一天起,

我开始在意黑板上的字,

每次看到我和他的名字因为值日而

写在一起,

心里都会涌上莫名的甜蜜。

在集体照里,

我总是能轻易地找出他,

并对着小小的“他”发呆,

甜蜜得不知如何是好。

也常在周末去图书馆,

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

看着静坐在窗边认真看书的他,

猜想他是喜欢阳光多一点,

还是看书多一些。

我想我是生病了,

总是追逐他看过的书,

犹如追逐他的身影一样狂热。

可是当他抬头看我时,

我却没有勇气与他对视。

我照常开始特别的周末,

这次却没有在熟悉的位置上看到熟

悉的身影,

桌上只有一本书,

担心和好奇促使我翻开它——

“有事,下周见!”

小编推荐:
任逸:青花梅瓶 翠浪映碧
任逸:青花梅瓶 翠浪映碧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