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水迷踪

时间:2020-11-21 栏目:现代青年·精英

在三亚老城区,三亚河东脉俗称东河,也有一个独有的名字:临春河。

考究“临春”二字,其实就是三亚史志记载的“临川”变音。光绪版《崖州志》记载:临川水,源出城东一百四十里罗葵大岭,西南流,经半岭、抱鼻、崩塘等黎村,南至荔枝沟与一小水会。其小水,源出罗蓬岭西流,经红花、南丁黎村来会。又南,经豪霸岭麓,绕九曲,出港门村,后至三亚港,与三亚水会,入于海。约行五十里……

以上文字,其实将三亚东河水系交代得一清二楚,只是混淆了主次。历史上的临川水,在明代也称为多银水,《正德琼台志》记载:“多银水在州东一百一十里。出自罗崩黎村岭下,经多银村官道,通临川港入海。”其中的罗崩,就是今天的罗蓬村,至少清代已用今名。只是清代错将半岭水库所在的沟谷作为东河水系主脉,因而东河水系当时也被称为半岭水。

位于吉阳区落笔村以北的半岭水库,发源于吉阳区、天涯区以及保亭县三地交界的罗葵岭沟谷,山岭深处有一脉山溪向南奔流,再折弯向西,在半岭村一带淌入深谷,如今筑坝汇成了半岭水库。出得水库,经过南新农场的数个生产队,以及落笔村、封塘村……史志记载的抱鼻、崩塘,就是其中一些自然村落的古名,或已演变,或已搬迁,或与现今的抱坡、封塘二村有关联。水库的建造也造成附近村落的演变,半岭村就有很大一部分居民搬迁到了落笔村。如今,半岭水库多用于城市饮用水源,因而下游河段除了台风季节,平时极少有流水。一直到南丁村的三罗片,半岭水方与罗蓬溪汇合,流水才略成规模。《崖州志》将半岭水作为临春河主脉,其实罗蓬溪比半岭水要长得多,水量也充沛一些。

逆三亚河而上,东西二河两度相交,在榕根桥汇水处上溯四公里,经过抱坡水分支后,上游水道都很狭窄,河床远没有槟榔河那样成规模。

抱坡水的分支则来源于抱坡岭南麓,源头是北面山岭汇而成的抱坡水库。由于汇流处岭低水少,抱坡水库大多时候干旱见底,空余草滩,只有低洼处才有涵养水出流,随着海拔的沉降向西南汇成小河道。东岸村西侧因为有大面积的地理凹陷,抱坡溪在此生成湿地,如今改造成东岸湿地公园,成为城市人们憩息好去处。湿地以东,又有河道出口,淌过东岸村,越过迎宾路,汇入临春河。

可见,临春河的真正主流其实还是罗蓬水,该水的主要源头为草蓬水库,水源即来自草蓬岭与石牛岭间的沟谷,一直追溯到与保亭县的界山——鬼岭的西南坡谷。在丰水期,草蓬水库波光粼粼,山水相映,情境曼妙。如今沿湖修筑了栈道,让这养在深闺的水域呈现出浓郁的休闲气度。出了草蓬水库,该水流又集萃了鬼岭東南余脉中的三恶水库,二溪在三平村汇流,流过保球村,又汇入了三平水库的来水。三平水库集萃了落牙岭和尖岭的地表涵养水,该水库还拥有一个优雅的名字:仙女湖。仙女湖所在的山体,连同相邻的两座山峰的天际轮廓,形成一个优雅的睡美人姿态,在草蓬水库坝基上即可看到全貌,曲线动人,极为养眼。

罗蓬水与半岭水最终在南丁村的三罗片交汇,汇水点到出海口为11.8公里。半岭水库距这汇水点6公里,加上延伸水源约6公里,其总长度约24公里。而草蓬水库距这汇水点12.7公里,加上延伸水源3公里,其总长度接近28公里。

这一带均没有六罗河发源地那样的山高林深,海拔多在216—504米之间。鬼岭最高,也只达到677米,且鬼岭北坡汇水已属宁远河流域,南坡急峭,流水不多。这一带的沟谷地形多了些平缓曲折,因而支流多,但流量普遍低,汇聚不成规模,河床就比槟榔河要小很多。

直到汇入了抱坡水,河床才变得宽阔。但这里已经是低海拔带,实为海水倒灌至此,古时航船也只能到此打止。从这里开始,红树林也在这咸涩的潮汐水之间疯长起来,房屋建筑也相对密集起来,东河水系由此正式穿梭进了三亚的主城区。并且,这段相对宽阔的东河水域被正式命名为临春河,也就是历史上的临川水。

注:本文摘自于萧烟的文化专著《三亚河人文地理纪略》(南海出版公司2018年10月出版)。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