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心态

时间:2020-11-21 栏目:现代青年·精英

陆小华

春节前,廖家的女儿廖雨岚从深圳开了一辆崭新的奔驰车回来。这一天,父女都有空,廖雨岚就说要拉老廖出去兜兜风。老廖退休后迷上了摄影,喜欢拍这个城市风格各异的建筑物。三亚这个旅游城市,各种异域风情的建筑物也多。于是,他对女儿说,如果要兜风,那你就拉我去海棠湾拍一组超现代风格的建筑吧!拍摄了海棠湾畔几处造型新颖的现代建筑,最后来到了建在这里的一座大型免税商场。

这也是老廖想要拍的一幢特色建筑。拍完了这家琼南最大的四瓣造型的免税商场的建筑外观,女儿提议说,我们进去逛逛。老廖于是随着女儿进到了商场去逛。商场很大,节日期间涌来的外地游客很多。这里有众多的卖进口皮包、香水、化妆品的柜台。

二人转了一圈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接下来,老廖随着女儿走到了商场的加水站。女儿去买了两杯咖啡。父女二人就坐在加水站前的坐椅上小憩。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海蓝色工作服的女保洁员,推着一辆保洁车缓缓地走了过来。廖雨岚一眼就认出了走过来的人是她的小学同学蓝海琼。她于是站了起来,热情地和这个小学同学打招呼。

寒暄之后,当保洁员的蓝海琼就问廖雨岚,说,你也是来这里购物的吗?廖雨岚说,不,我是陪我老爸过来拍一些海棠湾的建筑物。老爸是摄影发烧友,喜欢拍摄一些有异域风情或者是超现代的建筑。

她们聊了几分鐘。蓝海琼注意到廖雨岚随肩挂带着的是一只红色的手包,于是就问她,你这包包是什么品牌?廖雨岚说,没有牌子。但是是真皮的,质量还不错!也就三百块钱。兰海琼推心置腹地说,你也看到了,这里卖的都是些进口的、名牌奢侈品。这些东西的价格都贵得吓人!廖雨岚感兴趣地问她,海琼,你每天看着那么多人,花几万块钱买一个皮包,几千块买一瓶香水,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蓝海琼说,在我看来,买这些奢侈品牌包包的人就是在烧钱,图个虚荣呗!这些东西嘛,傻瓜才会去买!每天看着一大群傻瓜抢着去买这些奢侈品,我心里就乐!

一个打工妹居然会这样笑话有钱人?这话说得让廖雨岚听了很无语。

春节期间来三亚的人和车太多。在返回三亚的路上,各种轿车几乎挤满了路面。在出海棠湾的路口,几乎一路上都在堵车。廖雨岚的车开开停停。她于是就和坐在后排座位上的父亲聊天。

出外工作的这些年,廖雨岚从社会的底层开始打拼,靠着自己的勤奋和才智,从一个普通的酒店服务生升到了酒店的高级主管。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总之,一路就是这么艰难地走过来了。忽然想到十二年前,她大专毕业刚出去工作,当中学教员的父亲在把她送到三亚车站、准备登上开往深圳的班车时,对自己说过的话:女儿啊,不管你以后混得如何,你都要保持自己的人格的尊严。那怕就是混到了拾荒的境地,你的同学开着奔驰车停在你的身边,你也要能优雅地和人家叙叙旧!

那一次,坐在开往深圳的大巴车上,廖雨岚一路上很长时间都在想着父亲的这一句话。她想,老爸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她也知道,父亲这话是让她保持人格尊严。可一个人,要是真能达到老爸所说的境界,那该要有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如今,一想到以往的这件事,廖雨岚就扭过头去问坐在后座的老廖,说,老爸啊,你还记得当年你送我到三亚车站,坐车去深圳时,在车站跟我说过的那句话吗?老廖淡淡地回道,这么多年了,我说过那么多的话,怎么知道你指的是那一句呢?廖雨岚提示他说,就是那句,您教导我,就是混到了拾荒的份上,有同学开奔驰车停在我的跟前,我也要优雅地跟别人叙旧。

老廖想了想,说,哦,我说过这话吗?廖雨岚说,你说过的!老爸你当年还真有点哲学家的范啊。老廖听后,显得有点得意,笑了笑,说,做人嘛,是要有一种人格的尊严。特别是女孩子。当然,今天的情况是巅倒了。你一个白领,能平等的、真诚的对待一个身份是底层、蓝领的保洁员同学,这也是一种境界。

廖雨岚说,老爸,你还没有搞清楚我想要说的是什么。我其实想要说的是,如果我达到了你所说的那种境界,我和我刚才遇到的那个女同学的境界比起来如何?

老廖不解地问她,你是要怎么个比法呢?廖雨岚说,那时,你不是假设我处在一个拾荒者的地位,要能优雅地和开奔驰车的、也就是和有钱有势的同学平等说话。这个境界嘛,我觉得也不过是不亢不俾,把自己和对方摆放在一个平视的、平等的位置上。而我的这个同学,她在跟我聊天,提到有钱人买奢侈品的时候,甚至语气都显出了轻蔑。她说,每天看着这一帮帮傻瓜花高价去买这些奢侈品,她心里就乐!你说,她的这种心态,不但不是把双方放平了,甚至是一种俯视。你觉得她的这个境界如何呢?

老廖一直在沉思,没有开口说话。

正在开车的廖雨岚说,老爸,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了?

其实,老廖心里也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情。他心里想,要不要跟女儿说,其实你的境界也不高!当然,说这话会让女儿扫兴。至于女儿的同学,情况好像有一点点复杂。那女孩是没有从消费税收、个人努力、个人能力的角度去看待那些比她强、能拥有奢侈品的人。她显然是流露出对这个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平的妒嫉的、不满的情绪。

妒嫉当然不好,但现在这社会、这贫富悬殊就公平吗?总之,有一些是她个人视野的局限。有一些是社会问题。雨岚那叫海琼的同学是没有看到她开的这辆奔驰车。女儿专门去买这个品牌的车,会不会就是因为自己当年自己说的那句话,所以今天要在他的面前摆显呢?如果是这样,女儿也太浅薄了。

他也听到了雨岚的同学问了她身上挂的包包什么品牌?同学肯定会觉得和雨岚是同一个阶层的,所以说起话来才没有什么顾忌!但老廖也看出来了,女儿雨岚用这种口吻说话,内心肯定是觉得她这个同学有点阿Q的成份。他并不欣赏女儿的这一点!他觉得,女儿现在至少不应该用轻佻的语气去评说人家!

廖雨岚好像对父亲老廖长时间的沉默有点不满了,提高了嗓音说,老爸,我在问您话呢!老廖沉吟一会,才对廖雨岚说一句,你在说到那你个蓝海琼同学时,口吻都已经是居高临下,已经是嘲讽了,还让我怎么说呢?

廖雨岚从轿车的后视镜中看了正在沉思的父亲一眼,也沉默了!

小编推荐:
临川水迷踪
高利:做一名爱岗敬业的植物医生
临川水迷踪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