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缘何互抛橄榄枝

时间:2021-07-04

王世达?王颖

2021年3月25日,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举行阅兵仪式,庆祝国庆日。图为出席仪式的巴陆军参谋长巴杰瓦。

2月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频繁相互释放缓和两国关系的信号。2月25日,两军发布联合声明,称双方将自2月24日起严格遵守2003年达成的有关克什米尔控制线及相关地区的停火协议;承诺解决彼此“可能威胁和平、导致冲突的核心关切”,“在边界地区实现互利和持久的和平”;重申利用现有的热线和边境地区定期会谈等机制解决与应对“误解和不可预测情况”。3月22日,印度总理莫迪向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致信,表示愿意与巴基斯坦人民共同战胜新冠疫情。3月23日,巴驻印临时代办回应称,巴基斯坦也希望与印度建立友好关系,“通过对话方式解决包括克什米尔争端在内的悬而未决问题”。此外,印媒还透露,印军可能年内派人赴巴参与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军事演习。

根据有关报道,印巴国安顾问级别对话对促成两军停火发挥了重要作用。过去几个月中,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与巴基斯坦总理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优素福进行了多轮秘密会谈,最终促成了两军发布联合声明。印度尼赫鲁大学教授哈皮穆认为,兩军有关遵守停火协议的表态可谓过去18年内,印巴在降低控制线及相关地区暴力水平方面的最显著举措。

两国均在其他方向面临压力

此轮印巴关系改善的大背景是两国均在其他方向存在棘手问题。就印度而言,莫迪政府因农民抗议等问题持续在国内政治方向面临压力。2020年11月起,大批农民“进军首都”并在新德里附近安营扎寨,要求废除政府推动通过的三项农业改革法案,抗议活动持续至今。由于久拖不决,农民抗议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并向全印范围扩展。此外,抗议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就印政府为了应对抗议而切断部分地区互联网服务,美国驻印度大使馆发言人表示了关切。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还曾直接表态支持印度农民抗议活动。

在中印边界,印度政府也持续面临压力。2020年4月以来,印度边防部队抵边修路、越线设障,阻挠中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甚至蓄意攻击中方边防人员,最终引发了加勒万河谷肢体冲突,导致中印边境西段形势持续紧张。2月20日中印第十轮军长级会谈后,两军在部分地区开始脱离接触,紧张局势有所降温。不过在4月9日的第十一轮军长级会谈中,两军没有就脱离接触达成进一步共识,这表明本轮中印边界对峙仍难言结束。

新冠疫情形势再次恶化,使印度承受了更大压力。截至4月中旬,印度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400万,死亡人数超过17万。更严峻的是,由于新冠病毒变异叠加宗教节日、地方选举等,印度又迎来了新一波疫情高潮。4月12日,印度新增确诊病例近17万例,创下疫情暴发以来最高日增幅。根据印研究机构报告,印度国内目前存在800多个新冠病毒变种。疫情再度汹涌袭来重创印度经济,破坏了其在2021年强劲复苏前景,而印经济已在2020~2021财年大幅萎缩7.7%。

巴基斯坦方面也面临许多亟待处理的挑战。在国内方向,巴基斯坦同样深受新冠肺炎疫情之苦。截至4月中旬,巴基斯坦累计感染病例数已经超过70万,死亡数超过1.5万。与印度类似,巴基斯坦也迎来了“新一波疫情”。在国际方向,巴基斯坦力图借拜登政府调整阿富汗政策的契机改善美巴关系。在美国与塔利班和平协议、美军撤出阿富汗最后期限等议题上,拜登政府寻求与前政府不同的方案,这也使其更加依赖与巴基斯坦的合作。通过在东线与印度缓和关系,巴基斯坦可以将更多注意力转到西线,通过建设性介入阿富汗问题改善其地缘安全环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月以来,巴总理伊姆兰·汗、陆军参谋长巴杰瓦屡次发表讲话,阐述巴基斯坦“新安全观”,称将更重视发展地缘经济。3月18日,巴杰瓦就呼吁“印度和巴基斯坦应该埋葬过去,面向未来”,“将被战争、危机和不稳定绑架的南亚转变为经济上相互连通的南亚”。与印度改善关系,也是巴基斯坦为“新安全观”背书的应有之举。

印巴此轮互动效果有待观察

印巴互相释放善意有利于地区和平与稳定,但从中长期视角分析,很难期待印巴关系就此实现根本性改善。

印巴矛盾根深蒂固。在历史上,两国曾于1948年、1965年和1971年三次爆发战争,并在1999年进行“准战争”。2003年,印度瓦杰帕伊政府和巴基斯坦穆沙拉夫政府达成停火协议,然而自2003年以来两国间违反停火协议事件屡有发生。印度方面声称,2020年在克什米尔控制线及其附近地区共发生5133起违反停火协议事件,导致46人死亡。由于牵涉历史、民族、宗教等复杂因素,两国矛盾错综复杂,而克什米尔问题又是印巴矛盾的聚集之处。可以观察到,在本轮印巴互相释放的信号中,双方都有所保留,尤其是涉及克什米尔问题。例如,印度外交部发言人针对巴陆军参谋长巴杰瓦讲话表示,巴基斯坦必须“首先营造一个没有恐怖主义威胁的氛围”以推动印巴对话。伊姆兰·汗和巴杰瓦都表示“愿意实现印巴关系缓和”,但也都强调“印度必须首先迈出第一步”,这显然是指印度当局必须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做出让步——这是莫迪政府难以接受的。以上因素都显示,两国未来能否就进一步改善关系达成共识,仍然存在很大的变数。

南亚整体地缘格局短期内难有实质变动,印巴实力失衡仍将持续威胁地区和平稳定。印度在综合国力方面相较于巴基斯坦的巨大优势构成了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印度对巴奉行高度冒险主义与投机主义政策的重要背景。由于历史上长期处于弱势地位,巴基斯坦也形成了“进攻性防御”的战略文化。这些都造成印巴关系持续紧张。当下,印度相对巴优势拉大的势头仍在持续,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出于拉拢印度遏制中国的考虑,在印巴关系中越来越偏袒印方。拜登政府上台后采取了一些对巴基斯坦利好政策,一定程度上回调特朗普时代美国严重失衡的南亚外交。然而,拜登政府并未改变拉拢印度的整体战略谋划。3月12日,美日印澳四国举行首次“四边对话”最高领导人会议。3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印度,奥斯汀在与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会谈时表示,印美关系是“自由和开放的印太的关键支柱”。可见,拜登政府任内大概率将继续采取“重印轻巴”的不平衡南亚政策,这将进一步助推南亚地区力量对比失衡势头。南亚安全形势的高度脆弱性也将一如既往。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