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安全形势的发展趋势

时间:2021-04-30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东极哨所”官兵卫国戍边。

2021年1月拜登政府上台后,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先后与日本、韩国、菲律宾等地区盟友通话。值得注意的是,布林肯在与菲律宾外长通话中重申,“美国拒绝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主张,这些海域超出了1982年《海洋法公约》规定的中国主张的范围”,重申“强大的美菲同盟对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至关重要”,强调《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对两国安全的重要性。这表明现阶段拜登政府基本继承了特朗普时期的“印太战略”。不过,正如中美多家智库所指出的,未来拜登政府将更为重视与盟友的协调、重视多边主义。按照以布鲁金斯学会为代表的美国智库提出的建议,为了掌握地区秩序的主导权,拜登政府应保持美国在地区事务中的活跃度和可见性,在亚洲各地与安全伙伴进行频繁互动,证明美国对联盟承诺的可信度,以及防止中国在亚洲建立排他的势力范围。这意味着,拜登政府的印太政策将是“军事实力+多边外交”。

拜登政府开展多边外交,或将加大力度推进“美日印澳四边对话”的机制建设。2020年,“四边对话”正式从司局级对话升级为部长级会晤,在扩容方面也进行了短暂性的尝试,即在2020年3~5月期间,美日印澳四国与越南、韩国、新西兰、巴西等国形成两组不同组合,以共同抗疫为名,每周定期举行副外长级电话会议。“四边对话”作为“印太战略”所依托的最主要合作机制,拜登政府或将继续推动其升级与扩容,从而使其从非正式组织转变为正式联盟,甚至按照蓬佩奥提出的设想,将“四边对话”打造成印太版的小北約。而这无疑会加大中国在地区多边对话机制中面临的压力与挑战。

中国的周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当中。2021年1月,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出访东南亚四国,对话沟通的核心议题是推动“一带一路”倡议与各国的发展战略对接,以及继续加强与各国的防疫抗疫合作,这可以被理解为2021年度中国周边外交工作的重点议题。对于南海问题,王毅表示,将积极稳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打造符合国际法、有效且具有实质意义的地区规则,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除了中美战略竞争这一关键性变量之外,影响周边安全稳定的一些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已经初露端倪。2021年2月初缅甸政局发生突变,军方接管政权并宣布实行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等国长期存在的恐怖主义活动或因疫情及其引发的社会矛盾而重新活跃;2022年菲律宾将进行总统换届选举,由此可能导致中菲关系出现暂时性波动以及南海局势的动荡不安;朝鲜、韩国、日本、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则将持续推进军备采购和武器开发计划,等等。

正如《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所指出的,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不确定性明显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深远,全球化遭遇逆流,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威胁。周边地区亦然。这就需要中国继续花大力气经营周边,精耕细作,综合运用软硬实力,统筹政治、经济、安全与各领域的政策,从而确保周边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