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日韩关系再生波澜

时间:2021-04-30

卢昊

进入2021年,日韩两国围绕历史问题的摩擦再度升级。1月上旬,韩国法院作出判决,支持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向日本政府索赔。这是韩国法院此前判决日本企业向韩国二战时被征劳工赔偿后,再次判决支持二战日本侵略受害者的诉求。对此日本“反应强烈”,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

各领域矛盾再度爆发

在日韩围绕韩方被征劳工诉讼判决争执不下的情况下,2021年1月8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12名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向日本政府索赔的诉讼作出判决,勒令日本政府按照原告方要求,向每人支付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赔偿金。日本首相菅义伟当日即对此表示“绝对无法接受”。日本外务省召见即将离任的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提出抗议。9日,正在巴西访问的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与韩国时任外长康京和进行电话会谈,前者要求韩方尽快纠正这一做法,后者则强调尊重司法判决,并要求日方克制过度反应。韩国外交部亦发表声明称尊重这一判决。1月15日,日韩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了外交部门局级磋商,但双方围绕该判决分歧严重。1月18日,茂木在国会外交政策演讲中批评韩方政策,称“发生了无论是国际法上还是双边关系上都无法想象的异常事态”。1月23日,在日方拒绝参与诉讼情况下,判决正式生效。

关于此次慰安妇诉讼判决,日韩政府的基本立场与此前被征劳工诉讼判决基本一致。韩方强调政府不会介入和干预司法判决;日方则依据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与2015年“日韩共识”,强调日韩已就慰安妇问题达成了“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在韩国法院判决生效的前提下,接下来的问题是,由于此案以日本政府为被告,韩方是否会如被征劳工案中启动被告日企资产扣押程序那样,启动扣押日本政府的在韩资产程序。日本政府表示,如韩方执行该判决,将实施报复。1月12日,日本自民党外交小组指责韩方的判决“违反国际法”,并向外务省提议采取一系列报复措施。外务省推迟了新任驻韩大使相星孝一的赴任,菅义伟与茂木亦拒绝了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的离任寒暄要求。

除历史问题矛盾尖锐化外,日韩在其他领域亦纷纷爆发摩擦。1月11日,日本“昭洋”号海洋测量船在济州岛东南海域与韩国海洋警察厅船只发生对峙,日方测量船面对韩方警告称该海域为日本专属经济区,日方科考活动“正当合法”。去年8月,韩方首次对日本测量船在韩国附近海域活动发出警告,此后又多次发出警告,但日方态度强硬。经贸方面,日韩间旷日持久的法律战仍在持续。1月下旬,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专家组裁定韩国针对日本不锈钢棒征收反倾销税的做法违反WTO协定,韩国则提出上诉,要求重审此案。但负责审议上诉的机构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否决了该机构改革决议,已于2019年12月“停摆”,因此日韩的贸易纠纷不可避免地陷入长期化。

“示强”同时亦释放缓和信号

在各领域矛盾爆发的情况下,日韩先后在官方表述中将对方“降格”。1月18日菅义伟在国会施政演讲中的外交安保部分,将韩国的“顺位”放在所有国家地区最后,且仅称其为“邻国”。去年1月安倍发表国会施政演讲时,时隔两年再次提及韩国,“顺位”位于中俄之前,且称其为“共享基本价值和战略利益的最重要邻国”。菅义伟担任首相后去年10月在国会首次发表施政演讲时,亦称韩国为“极为重要的邻国”。而此次演讲不仅对韩国“降格”,还声称“将强烈要求韩方作出妥当应对,以恢复健全的(日韩)关系”。2月2日,韩国国防部公布2020年版国防白皮书,将日本从“必须共同合作的伙伴”降格表述为“邻国”,并声明,日本2019年对韩出口限制措施成为两国关系“面向未来发展的障碍”;在岛屿争端、火控雷达照射问题上,日方“单方面发布本末倒置的言论,严重影响韩日国防关系”。

德国韩裔市民团体“韩国协会”在柏林某区公共用地设立的象征慰安妇的和平少女像。

在相互“示强”的同时,日韩亦释放出一些缓和信号。1月15日的日韩外交部门局级会谈尽管未取得实质成果,但双方仍表示“继续开展建设性的、面向未来的合作”。1月17日,即将赴任的韩国新任驻日大使姜昌一在接受日本媒体在线采访时指出,日韩关系“处于1965年建交以来最差状况”,称“今后(日韩)应就历史问题真诚讨论、摸索政治解决方式”。姜昌一是执政党国会议员,在东京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目前兼任韩日议员联盟会长,是韩国著名“知日派”。外界认为任命他为驻日大使反映了韩方化解关系僵局的期望。1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记者会上表示,以强制执行的方式将日本企业的资产变卖,不利于韩日两国关系,韩方将寻找外交上的解决办法。日本政府内部亦有意见称,不宜在慰安妇、被征劳工问题上过度强硬,否则将使事态扩大化。

目前情况看,日韩关系“底线仍在”,但既有争端未能通过协商得到根本解决,新的问题又不断浮现,频繁摩擦使得双方政治互信始终低下,而民调显示双方国民的彼此恶感均已创下历史新高。两国政界及舆论中弥漫的对抗情绪,让政府层面的关系转圜更加困难。

美国扮演何种角色

日韩矛盾再度激化,而刚完成政权更替、意图调整对其亚太盟国战略的美国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尤为引人关注。拜登正式就职后,1月28日首先与菅义伟进行了电话会谈。双方确认将强化美日同盟,并围绕“印太战略”推进合作。2月4日,拜登与文在寅进行了电话会谈,会谈中特别确认了韩日关系及美韩日三边合作“对地区和平与繁荣的重要性”。而关于菅义伟与拜登是否在通话中提及日美韩关系,日本首相官邸仅表示“不便透漏详情”。2月2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日韩均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盟国”,在日韩争端中美国继续公开“不持立场”,并努力促和。

为“拉住”美国,日韩两国亦表现出鲜明的“竞争心态”。为了在与拜登的对话中“抢得头筹”,特别是不要“输给”韩国,日本政府费尽心机进行协调,2月4日凌晨菅义伟与拜登进行了30分钟通话。通话后,日本政府内部“终于放下心来”,而韩国政府人士则在文在寅与拜登通话后对外表示,“比起通话时间(的先后),更重要的是内容”,强调韩美首脑达成了更多的共识。日本共同社称,日方尽管在与拜登建立首脑對话方面“占了先手”,但仍担忧美国基于自身战略利益,特别是为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而在日韩对立中“偏向韩国”。日方认为,考虑到美国民主党向来关注人权,在慰安妇及被征劳工问题上拜登政府或许会更支持韩国。

当前国际变局下,美国尽管战略力量相对收缩,但对日韩等亚洲盟国仍有较强掌控力。不过美方亦承认美国的介入可以阻止日韩“破局”,却难以彻底化解双方历史恩怨及当前的“恶意螺旋”。日韩作为邻国,虽然在地缘政治经济上联系密切,又有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的“加持”,但两国间大量遗留性问题与深刻结构性矛盾,仍让双方关系不时陷入严重波动。正如韩国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所说,一直以来,日本政府“并未坦率地承认加害罪行”,所谓“面向未来”最终成了“抹煞过去”。这些呼声集中反映了亚洲邻国战争受害者对日本历史问题态度的批评。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