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碳化”或将成为美日同盟合作新选项?

时间:2021-04-30

王瓒玮

2021年1月12日,日本大阪降下大雪。但大阪可能面临的最大灾难是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

2021年是《巴黎协定》全面实施之年。1月20日拜登在就任美国总统当日,作为推翻特朗普“政治遗产”举措的一部分,第一时间签署了重返《巴黎协定》的行政命令。次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外相茂木敏充在祝贺拜登上任时都曾积极表示,日本将与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展开合作。1月28日,菅义伟在与拜登的首次电话会谈中再次明确表示,日本愿与美国在去碳化等方面深化合作。这表明,美日两国迎来了重要合作契机,美日同盟又将加一项——“脱碳同盟”。

从“气候变化”到“气候危机”

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令国际社会痛感环境、生命问题和人类共同命运的重要意义。当前,地球上没有一寸土地可以从全球气候变化的毁灭性影响中幸免于难。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UNDRR)一份报告称,2000年以来的20年间,气候变化导致自然灾害倍增,全球经济损失高达2.97万亿美元,损失最大的国家是美国、中国和德国。日本也连续多年遭受气象灾害打击,出现极端降雨、酷热等大灾。世界气象机构(WMO)的研究数据也在警告人类,2019年的全球平均温度比工业革命前高约1摄氏度,如果2020~2030年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不能达到每年下降7.6%,《巴黎协定》要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的总目标将无法实现。

更为紧迫的是,全球气候变化正在成为威胁国际社会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媒介,全球围绕土地、食品、水资源的争夺将日趋激烈,主要波及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也将进一步扩大。世界上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中,近2/3位于海平面上升的危险地带,如果不对人类活动加以约束,纽约、大阪、上海等城市将在未来几十年内被淹没。2019年,英国《卫报》为了更准确地表明事态的严重性,第一次使用了“气候紧急事态”“危机”“崩溃”等词,并很快为日本媒体采用。同年12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马德里气候变化大会上向各国参会代表呼吁,要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现在就行动”成为会议最具代表性的宣传标语。

拜登意欲一改特朗普去气候化潮流

《巴黎协定》签订于2015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为2020年之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制定出了整体规划。各国一致认为,应对气候变化需要超越国家界限进行强有力的国际合作。但2017年6月1日,特朗普站在气候变化怀疑论的立场上,正式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政府在内政外交中推行一系列“美国优先主义”色彩浓厚的“去气候化”政策,给减排目标的实现、资金投入、低碳投资等方面造成了消极影响,将全球气候治理拖入低潮。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应对气候变化成为两党之争的重要议题,民主党人拜登直击特朗普政权的痛点,提出了新的气候政策方案。

拜登入主白宫后,展现了一改此前美国气候政策中“去气候化”潮流的意图,希望美国到2050年能够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目标,并意欲重塑美国的全球气候治理领导力,改变后疫情时代美国经济社会复苏的走势。早在1986年,拜登便作为最早向美国联邦议会提出应对气候变化提案的参议员而名声大噪。在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期间,拜登一直支持兼顾环境保护与稳定就业协同发展的“绿色新政”。这些背景与当前他所提出的以气候变化政策为抓手,提振美国经济的思路可谓一以贯之。

当前,拜登将气候变化提高到外交、国家安全以及对外贸易的高度,提出《清洁能源革命与环境正义计划》。拜登政府成立后率先展开气候外交,不仅迅速回归《巴黎协定》的履约框架,还宣称在其就任的100天内召开温室气体主要排放国首脑会议,强化减排目标。这一强调多边主义、相互协调合作、凝聚政治共识的姿态将为2021年即将召开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带来重要影响。内政上,拜登打破了此前历届民主党政府以环保总署(EPA)为中心推进气候变化战略的做法,要求政府各部门团结一致,一切以确保美国不迟于2050年实现100%的清洁能源经济和净零排放为总目标。制定“去碳化”的政府执行机制、加强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的相关研究与创新、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带动下的经济成长等内容将成为拜登首个任期内关注的重点。

美日“去碳化”合作的基础与走势

作为美国的同盟国,日本在处理全球治理等重大问题时虽有与美国博弈的意图,但也表露出紧随美国的政策倾向。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日本曾追随美国小布什政府退出《京都议定书》。但日本在加入《巴黎协定》后,采取了比美国更加务实且坚定的态度,这为今后美日寻求“去碳化”合作奠定了基础。

日本政府承认“气候危机”时代来临,无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在“去碳化”方面皆愿以积极姿态面对问题。2020年6月,日本环境省将“气候危机”一词写入《环境白皮书》,并指出,为完成《巴黎协定》规定的国家自主贡献率,政府、自治体以及企业等都应强化制定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措施。2020年11月20日,日本国会超越党派之见,正式通过了《气候紧急宣言》,使日本成为世界上第十个就气候变化问题发表紧急宣言的国家。此举不仅表现出日本应对全球变暖的决心,更为其在后疫情时代的全球气候治理秩序的重建中抢占了先机。

日本以《巴黎协定》为基准制定了长期发展战略,构建了实现碳中和的动力机制和行政体制,并根据国际形势变化不断修改完善。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特朗普退出协定给国际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2019年,日本在二十国集团(G20)大阪峰会上以“环境与经济的良性循环”为口号,向各国展现了执行《巴黎协定》的战略基点。2020年12月25日,日本政府在大阪峰会议题基础上,发布了由经产省负责牵头、汇集各相关部门共同制定的《绿色增长战略》。该战略被视为日本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的进度表,涉及14个重点改革领域。日本政府希望以“去碳化”转型为契机,带动经济社会走向可持续复苏。日本政府将为破除各行政部门之间的机制障碍,在预算、税制、金融、行业制度标准化等方面进行深层改革,其中包括設立绿色创新基金,为刺激绿色产业投资和技术创新给予税收支持,倍增民间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指标体系)投资额,鼓励企业参与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科学碳目标(SBT)、可再生能源(RE100)等行业脱碳框架行动,建立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等一揽子工程。

日本将扭转气候危机视为经济社会体系总变革的契机,这与拜登政府的理念相一致。美日“去碳化”改革都将全面而深刻地改变两国的经济社会体系结构,而非停留在某些部门与行业。按既定目标,到2050年,两国将逐步淘汰以煤炭、石油等为代表的传统能源产业,逐步实现清洁能源驱动型经济。人们预计,美日同盟关系势必将以“去碳化”目标为引领步入一个新阶段。目前,日本计划将与美国在温室气体回收、核能、可再生氢、航空等领域构建更具包容性的“绿色增长”合作机制。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