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凤凰”

时间:2021-06-29

王晓宇

很长一段时间,“凤凰”是我们全家人的宝贝,尤其是我,对“凤凰”狂热到忘乎所以的地步,十三四岁的年纪,“疯”得像一个野小子。父亲买了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那年月,自行车是稀罕物,特别是在乡村,想买一辆自行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需要钱之外,紧俏商品一律凭票供应。

父亲得到一个心爱之物,宝贝得不得了,每天下班回家,手里拿一块抹布,围着自行车左三圈右三圈,看看这儿,擦擦那儿,心情大好。我们几个孩子偶尔犯个小错,闯个小祸,他也懒得理,只笑眯眯地说:“不许调皮捣蛋,到边上玩去。”

父亲骑着崭新的“凤凰”上下班,偶尔也驮点东西,驮点粮食什么,方便得很。偶尔有人要借父亲的坐骑,父亲便会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借吧,怕人家把他的“凤凰”弄坏了;不借吧,又怕人家说他小气。

有一天放学后,瞅着父亲看不见的工夫,我偷偷把父亲的新坐骑推出去。那时候,我还不会骑自行车,个子又小,根本够不着。把自行车推到一个大坡上,两手扶着车把,脚踩着脚蹬,从大坡上往下“溜”。看上去很傻,危险系数又特别大,但却乐此不疲。

都说无知者无所惧,真的不假。风驰电掣中,我被一块石头硌了一下,结果一下子摔倒了。自行车摔出去很远,车头也磕歪了,而我更是摔了个嘴啃泥。我一骨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飞奔着跑过去,看看自行车摔坏了没有。

我吓坏了,自行车可是父亲的宝贝,如果它摔坏了,回家就不是挨训罚站这么简单的事了。我像战场上下来的残兵败将,磨蹭到天黑才跑回家,想趁父亲不注意蒙混过关。

想不到父亲非但没睡,而是黑着脸站在中间吼:“谁让你把自行车推出去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我默不作声。父亲又说:“如果有下次,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你。”我连连点头,保证再也不敢有下次了。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床,没有吃早饭,就匆匆忙忙去上学了。不是我有多勤奋,只是期望趁父亲还没有发现他的“凤凰”被磕掉漆之前,溜之大吉,省得又被教训一顿。

上中学以后,学校离家远,我也有了一辆崭新的“凤凰”,只是比父亲那辆略小些。骑着单车,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车轮摩擦着地面,一路风景,一路磨炼,一路成长。我的青葱岁月、美好年华,都在自行车上呼啸而过。

记得有一年,我和同学们一起骑着自行车去海边看日出,那是当年最浪漫的一次活动。清晨,天还没亮,同学们聚集在一起,摸黑开始行动。队伍很长,有十几个人,一路纵队,沿着公路向南而驰。

那时候,是春天。早晨空气清新甘冽,天边云际,绿意涛涛。鸟儿的叫声婉转悠扬,淡粉的杏花、雪白的梨花,柳色花影,村庄房舍,偶尔的犬吠、牛哞,一派诗情画意,骑着自行车,仿佛人在画中走。

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脚下的路途,骑着自行车穿行于乡间田野,穿行于花间乡陌,穿行于村野人家,到达海边的時候,刚好一轮红日跃出海平面。我们都屏住呼吸,努力把人生中最美的画面刻录在脑海之中。

转眼间许多年过去了,出门时不再以自行车代步,我的“凤凰”也不知飞去哪里了。每每看见街头的“共享单车”,或者每当有骑行爱好者从身旁路过,总会想起我的青葱时光,我美好的单车岁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