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张饼,内卷是宿命

时间:2020-10-15 栏目:南风窗

赵英男

疫情与全球政治经济形势的叠加,让“内卷”成为这个秋招季青年人口中最火热的关键词。内卷,即involution,最早出现在美国人类学家格尔茨的作品中,指的是一种社会或文化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便停滞不前,无法向更高阶段转化。黄宗智将之用于我国古代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研究中,以此称谓依靠大量劳动力投入来获得总产量增长但同时边际效益递减的发展模式;杜赞奇将之用于政治组织的研究中,表达政治机构在长时段内缺乏实际发展,只是固定模式下的再生与勉强维持。在这个秋天,内卷则意味着近乎赤身肉搏般地岗位竞争、专业竞赛与学历比拼。更直白说,它是养蛊般恶性低效竞争的委婉表达。

本来,一定限度内的竞争可以激发我们的无限潜力,勤奋能够弥补我们的先天不足。在这种正反馈下,越努力便越幸运,不是一句自欺欺人的口号而是事实。但在内卷化的世界中,竞争成了拼命,我们都愿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换取只可以毫厘计的竞争优势:宁可饿死自己,也要累死对手。在这种环境下,人人都很累,但人人收效甚微且彼此怨怼。

比如,在学生时代你抱怨自己的假期被家长一个又一个补习班填满;但家长在倾尽钱包的同时却在咬牙切齿地想着为什么同事给他的孩子报了补习班还要海外游学;同事的孩子在思考四天三夜欧洲八国游到底有何效果的同时还在困惑:自己为什么要学习柔道和高尔夫;柔道和高尔夫教练则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作为体育老师的自己还要教给孩子西方贵族的生活?

等你刚刚进入大学,想着靠本科院校的牌子总能找到一份体面工作;埋头苦读到毕业,发现不读硕士恐怕在单位永远矮人一头;读完两年,发现单位喜欢的是博士;又是四年,发现单位还需要海外经历;终于有了海外经历,单位又说博士后才给户口。此时你想抛开一切,但环顾四周,当年海誓山盟愿隨你浪迹天涯的那个他或她,早已“洗尽铅华”,要么为了更好地发展和你说“沙扬娜拉”,要么挽着你的手臂不停追问未来我们的房子、车子、孩子的学校在哪里。好吧,你只好在这条路走下去。

接着你就算进入了职场。你发现同事们个个摩拳擦掌,微笑而亲切地对你说着总要琢磨半天都不敢应答的场面话,有赞美、有试探、有讽刺、有警戒,啥是真心啥是假意,你感受得到却讲不明白。你受够了这种竞争氛围,发现和师兄师姐或前辈领导在一起反而放松,他们心情好时还能给你一些“攻略”,让你躲避工作路途上的深坑。但慢慢你发现,这些攻略你有,同事们也有。赵老师告诉你酒桌上白酒多掺雪碧,这样不易醉;王主任嘱咐你喝白酒千万别掺雪碧,上头慢反而喝得多。更要命的是,一批新人又要进来,迎新晚宴上他们轮番向你敬酒,一口一个老师、前辈地叫着你,小眼珠子精明透亮,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头发多还学历好。

最后等你退休,发现邻居老张夫妇的儿子带他们天天山珍海味,同事老李夫妇的儿媳百般孝顺,亲戚三哥两口子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你看看自己,又看看另一半,突然觉得年轻时工作、上学也挺好,起码还有个健康身体……这时你不禁感叹:难道人生真的是张饼,卷起来吃才是它的宿命?

其实早有人想过这个问题。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贬无可贬,“这个volution”就会变成另一个“另一个volution”。如何避免这一点呢?在迅猛增长的社会需求面前,社会资源总量暂时无法改变时,我们只能呼吁优质资源的分配更加公平、公正且公开。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