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孩子,困在网瘾里

时间:2021-12-24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民人数达9.89亿,其中学生占比最多,达21%。互联网成为学生获取资讯、学习知识、互动交往、休闲娱乐的重要平台,与此同时,青少年沉迷网瘾的现象屡见不鲜,网瘾正成为一些辨别力、自控力有限的青少年的“成长烦恼”,据了解,在我国城市青少年中有14.1%存在各类心理问题,这其中又以网络成瘾问题最为严重。在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移动终端产品触手可及的当下,我们该如何让青少年远离网瘾?如何预防青少年心理问题的发生?

“坏榜样”

辽宁沈阳的白先生和爱人平时工作很忙,对于10岁的儿子疏于管护。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心智成长的关键阶段,父母的陪伴尤为重要,“我得承认我和妻子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有欠缺。最近一年多,我们发现孩子看手机的时间比以前多了,多数时间不是为了学习,而是在刷短视频,在玩手机游戏。时不时还和我们发脾气,这让我和爱人很生气。” 白先生有些失望地说。

因为忙于工作,白先生夫妻二人就把孩子委托给父母照看,在白先生看来,长辈带孩子有些溺爱,“家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舍不得打骂,慢慢地就娇惯了一些坏脾气。比如孩子说写作业需要用手机,爷爷奶奶不挡着;孩子说预习功课需要用手机,爷爷奶奶也不挡着,他们也分不清孩子究竟是在学习还是在玩游戏、刷视频。”白先生坦言,一部手机在手,孩子很难“独善其身”。

白先生说,有一段时间孩子学习不在状态,在班级的表现也很不理想,老师与家长之间也多次沟通过,找不到具体原因,打算再观察观察。那段时间,白先生的妻子休假在家,可以花心思在孩子的教育上,“妻子发现,孩子的奶奶经常刷短视频,有时候孩子正在做作业,奶奶在客厅饶有兴致地品评一个短视频,时不时还乐出声来。孩子在房间里听到就会凑过来一探究竟,毕竟短视频里的内容要比课本的知识有趣得多。”白先生说。

不仅如此,白先生还发现,孩子的爷爷在手机里下载了好几个游戏,也给孩子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也不知道谁帮着下载的。不过我看了,多数都是益智类的。”白先生说,孩子写完作业就看爷爷奶奶玩游戏、刷视频,孩子也就自然而然地受到影响。

起初,白先生听孩子的爷爷奶奶说,为了怕耽误孩子学习,老人曾试着强硬地抢夺手机、平板这些网络设备,不过却适得其反,越是不让玩,孩子的好奇心越是强烈,以至于以“复习功课”“查阅资料”为名行打游戏之实。祖孙之间还有过几次言语的冲突,孩子越来越叛逆,性格也越来越怪僻。“尤其是我和妻子不在身边,这个孩子性格上也变得内向,不爱说话。”白先生说,父母后来不敢玩手机了,直接换回了多年以前的老年机,说自己给孩子树立了一个“坏榜样”,还有些自责。

电子保姆

陕西西安的段女士最近有点烦,因为孩子学习总是不在状态,“前年我和丈夫感情上出现了危机,那段时间也是我事业的低谷期,8岁的孩子就由保姆来带,因为孩子已经上小学了,保姆平时也就负责洗洗衣服、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下午再接一下孩子放学回家。” 段女士说,孩子一直很乖,对别人都是很有礼貌,话虽然不多,但招人喜欢。

段女士记得,有一段时间,孩子经常用手机上的“答题软件”,为了防止孩子开小差,利用学习空闲时间玩游戏,段女士就叮嘱保姆平时多盯着小孩,发现孩子有玩游戏或者弄一些学习以外的事情就及时报告,保姆满口答应。段女士觉得,孩子一直很听话,强调的事情一般都仔细遵守,很少能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段女士认为自己和爱人的感情危机是导致孩子沉迷网络的一个重要因素。“别看小孩子不大,但是他什么都懂。我和爱人闹别扭是避着孩子的。我们夫妻二人关系的疏远,小孩子是能察觉得到的。前几年我就问过他,我和爸爸离婚,他跟谁,他直接就哭了,说妈妈不要离婚,不要离婚。当时我还感觉很难受。” 段女士说,孩子知道他们夫妻不和,内心就会缺乏安全感,就会想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补给,而网络恰好就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那段时间,孩子经常借保姆的手机打游戏,这是后来保姆告诉我的,这也不能怪人家,这孩子骗保姆自己的手机坏了,保姆人太实在,也没过问就把手机给孩子用。”段女士表示,孩子那段时间学会了网络游戏,学会了刷短视频,还学会了在网络上和陌生人倾诉大人们给他带来的烦恼,总之,小小年纪做的事情,让她这个母亲感觉到很意外,很诧异,感叹于手机成了“电子保姆”。

有一次,保姆和段女士说,这孩子有点不对劲儿,段女士才察觉到。切断了孩子和网络的联系,段女士的姿态强硬,“孩子开始还有点不服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个乖孩子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变了一个人似的,小小年纪有逆反心理了,这不对。”段女士问孩子想不想好好学习,孩子点点头,段女士又问孩子长大想做什么,孩子说想做网红主播,段女士气得想扇孩子耳光,“太让我失望了。” 段女士说。

青少年模式

家庭教育不是万能的,有家长坦言孩子沉迷网络的“锅”不能只让家长背,一些游戏公司在监管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手机、电脑各种电子产品,孩子对感官刺激缺少自制能力,容易被电子产品诱惑无法自拔。一些网络游戏在制作阶段就设计了令人成瘾的内容,一些网络平台在入口端就有漏洞,在这样无孔不入的状态之下,青少年沉迷网络很容易。”家住北京西城的学生家长王先生表示。

事实上,网瘾青少年在农村地区也不少见。随着城镇化程度加深,农村原有的集体性文化活动消失,孩子们的童年生活不再是一起爬树掏蛋、下河捞鱼。手机成了孩子们沟通交流的媒介和渠道。精心设计的游戏,浮夸搞笑的短视频,为留守的农村孩子网络上瘾提供了一定的空间。尤其是以手机为载体的网络游戏,对于农村留守孩子的影响日益加剧。

近些年,关于网瘾青少年的报道中不乏极端案例。网瘾少年表现出来的冷漠、易怒、挑衅、攻击性、情绪无常、缺乏同情心等,让人们不禁反思为什么网瘾少年会有那么多心理问题。网瘾青少年对电子游戏过度依赖,也造成了现实生活中人际交往障碍、抑郁症、躁狂症等。有报道指出,网络成瘾患者中,65%伴有抑郁症或焦虑症,20%伴有多动与注意力缺陷,还有15%伴有双相情感障碍及其他心理疾病。

据了解,随着青少年“触网”成普遍现象,2019年各大視频APP推出青少年模式。用户每日首次启动应用时,系统将进行弹窗提示,引导家长及青少年选择“青少年模式”。进入“青少年模式”后,用户使用时段和服务功能会受限,且只能访问青少年专属内容池。

放学回家,快乐同行。图/于海军

不过,有家长表示,这种模式在现实中并不一定奏效,青少年通过其他方式登录或借用成年人手机登录的现象很常见。《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近期,各主要视频、直播、游戏等网络平台纷纷升级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优化“青少年模式”内容池。6月1日,所有上线运营的游戏全部接入国家层面的实名验证系统。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家庭、一个软件或学校单方面的事情,应尽快建立统一的防沉迷标准,以合力防治未成年人网络沉迷。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各尽其责,提高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 家长王先生表示。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