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境外研究病毒,专业吗?

时间:2020-09-15 栏目:看世界

蔡运磊

如果有人说,我出钱,在你们家客厅里盖个厕所,你乐意吗?你肯定觉得对方有病,但这事儿还真成了。

早前,俄罗斯国防部官网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美国陆军出资在俄周边国家、东南亚、南亚、非洲等地设立了200多所生物实验室,进行病毒及其传播介质的研究。美方声称,这些实验室旨在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但真的如此单纯吗?

近期,中美、美俄发生军事力量对峙时,美国人常常指责对方“不够专业”“缺乏足够的专业水准”。言外之意,他们很专业。

有多专业呢?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最先指责中国且力度最大的,非美国政客莫属。他们的理由之一就是武汉市区设有病毒研究所,暗示新冠肺炎病毒是从研究所逃逸出去的。且不论其观点是否科学属实,既如此,美国人应汲取“经验教训”了吧,至少不会把那么多的生物实验室设立在人口密集、交通发达的闹市区了吧?但恰恰相反,美国人就把一些高危场所设置在闹市区,包括美军位于韩国乌山基地的生物实验室。

保加利亚调查记者迪利亚娜·盖坦芝耶娃2018年的报道显示,“这些美国生物实验室的资金”,居然“源于美国国防减少威胁局的一项21亿美元的‘生物协同计划”。俄外长拉夫罗夫也指出,美国密集部署生物实验室并不愿公开研究内容,其行为和目的令人生疑,有必要对其进行核查。

既然被怀疑,那就大大方方地向外界、社会公众充分展示下这些高危实验室的运转情况嘛。但美国却不乐意,还一直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

一方面指责别人“不专业”,一方面自己涉嫌做了违规的事儿还不愿公之于众,这就是美国人的“专业度”。

美军这些行径,连其盟国甚至本国的人士都看不下去了。英国伦敦国王学院高级研究员菲利帕·伦佐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生物安全专家格雷戈里·科布伦茨于2016年撰文指出,美國从事危险病原体研究的实验室在世界多地急剧增加,包括意外泄漏、人员感染、盗窃等风险加大。

韩国知名国际法专家、韩国外国语大学名誉教授李章熙撰文,呼吁美军立即停止“朱庇特”等相关计划,销毁所有驻韩美军基地的生化武器。韩国国防部通报称,美军在乌山基地的实验室为二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但韩国专家指出,研究炭疽杆菌须在三级以上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因此断定美军实验室存在病毒泄漏的重大隐患。《纽约客》杂志网站则指出,美国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管理目前仍是“无组织的”,一些不负责任的研究有着重大安全隐患。

把厕所修建在别人的客厅里,有了危险,首当其冲的肯定不是美国人;没有危险,那么这个厕所就是在“保护生命、护佑人类”。美国人如此“专业”之做法,翻来覆去只印证了那么一句话—“美国优先”。但是,如果听任这些危险的做法在世界各地一再复制粘贴,那么现代社会就如同“在文明的火山上”,“生产力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指数式增长,使风险和潜在自我威胁的释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小编推荐:
科学家发现新的帝企鹅栖息地
科学家发现新的帝企鹅栖息地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