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让《权力的游戏》如此火爆?

时间:2019-05-07 栏目:看世界

Sliva

《权力的游戏》就像一个天生的怪胎,它带着喷着火的龙、零度以下狂奔的僵尸,赢得了美剧的巅峰,创纪录获得了47个艾美奖,包括3个最佳戏剧奖。

随着HBO电视台开播第八季,即最后一季的到来,《权力的游戏》的受欢迎度更是异常之高—实时收看人数1180万,多平台收视总人数1740万。北美时间4月14日《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一集在HBO播出后,再次创下收视纪录。

同时,还有无数狂热的媒体为它自发性地预热。从《名利场》《纽约客》到TMZ美国名人消息网,不同类型、不同属性的媒体,都全心全意地报道了这场电视剧大秀。这些媒体聘用的摄影师和记者们,也在自己的领域中疯狂地追逐、报道剧中的明星演员。

甚至美国总统、社交网站“重度上瘾者”特朗普也顺应潮流,在其推特上模仿《权力的游戏》中经典台词“凛冬将至”的桥段和字体,发了一张关于对伊朗“制裁将至”的照片。

一部电视剧而已,它至于吗?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官方海报

或成“预定电视”唯一继承人

“预定电视”是一种近乎消失的传播现象,指某一电视节目使世界范围内的观众,在同一时间观看同一节目。

然而,现在几乎没有什么电视节目能激发观众按照电视时间表(而非自己的时间表)来观看。《权力的游戏》或许已经成为了“预定电视”的唯一继承人。

新闻、真人秀和现场活动—尤其是超级碗—虽然仍具吸引力,但是当大多数脚本化的节目被放在了数字电视里的时候,它们可以等待观众在自己方便的时间尽情狂欢。《权力的游戏》的出现,让这个消失的现象又出现了。

播出8年来,《权力的游戏》已经孵化出一个充满活力的主流社区,它总是在每一集的末尾,为下一集做一个大的铺垫和转折。这是一件令观众兴奋的好事:密集、复杂的悬念,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出现,令《权力的游戏》表现极佳。

而一个准中世纪的奇幻系列,怎么会占据如此被我们追捧的位置呢?

这部电视剧中的一些元素,或许是能吸引钟爱某种故事流派的观众,比如,剑、兽皮服饰和黑暗女祭司。但事实上,这些元素很少能在电视上激起更广泛观众人群的热情和追剧的忠诚。

《权力的游戏》的流行,依靠的是专属自己的典型剧情—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真的在火中行走、琼恩·雪诺真的从死亡中复活—从内容角度看,这部剧集庞大的故事线和完整的世界观构造,都注定它不可能一开始就夺人眼球,并且这些都不属于任何流派。

好人還是坏人?

《权力的游戏》已经超越了奇幻的极限,而成功地重新定义了“奇幻”。这就像美剧《朽木》因其对话和非常细致的人物刻画,使得整部戏在大气、狂躁、动荡和野性之外,让美国西部世界蜕化为了一种莎士比亚式的拟剧理论。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真的在火中行走、琼恩·雪诺真的从死亡中复活。

在奇幻类型的电影中,《指环王》像一盒带着幸运色彩的潘多拉,让我们想要一探究竟,《权力的游戏》则在道德气质上别具一种复杂性。

传统的奇幻电影,往往会直接将角色和剧情一分为二,有好与坏,有黑暗与光明,但《权力的游戏》却不一样。

维斯特洛大陆是一个被其人民的卑鄙、欲望、贪婪撕裂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上,所谓的好人不会像在其他故事中那样自动地、轻易地获胜—我们在第一季第一次就领略到了这一点,奈德·史塔克在他的两个女儿的注视下被斩首了。这一点,与同属HBO的电视剧《黑道家族》有异曲同工之妙。

总之,道德上的复杂性,使得《权力的游戏》中的角色更让观众牵肠挂肚,甚至很多粉丝就是被这样一种模糊的现实主义吸引着。

他的游戏,她的逆袭

《权力的游戏》以乔治·R. R. 马丁的小说《冰与火之歌》为指导,贯穿了前五季。剧中,不同人物的形象和维斯特洛大陆不同王国的政治斗争,全都娴熟地展现了出来。

剧中主要的女性角色,在遭遇不幸时,比剧中的男性更有层次。

同时,这些错综复杂的剧情更源于我们的文明世界。我们不妨设想君临城就是一个国家的首都,比如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权力的游戏》主要是关于个人和政治权力的斗争—谁拥有,谁想要,谁应得,谁最终得到了—这和另外一部美剧《国土安全》一样,任何东西都是与现实相贴切的。

不仅如此,它们同样侧重于有关女性的议题。

在大多数方面,《权力的游戏》都与幻想、童话相去甚远,尤其是它对女性角色的处理方式。电视剧的世界是原始的,极其暴力的,它展现了人性最粗糙、最赤裸的一面—弩、断头台、火和热熔黄金导致的死亡,这些是引人入胜的,但有时又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这部剧因对女性的暴力行为,而受到了特别的批评。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密苏里州的女参议员克蕾尔·麦卡斯基,因观看了剧中“小剥皮”强奸珊莎这一剧情,而感到不安。她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再看《权力的游戏》了。

但是对女性的压迫是这部剧的中心前提,就像电视剧《使女的故事》一样。《使女的故事》与《权力的游戏》都描绘了女性角色的全面“逆袭”,描绘了一个以女性为主体的超级乌托邦。毫无疑问,这一点是让很多观众全神贯注的原因之一,因为剧中主要的女性角色,包括珊莎、艾莉亚、丹妮莉丝和瑟曦,在遭遇不幸时,比剧中的男性更有层次。她们是强有力的幸存者,而且正在不断强化。

从开始到结束,女性拒绝屈服的故事一直是该剧的亮点之一。如果说《权力的游戏》有时以HBO特有的女性裸体来迎合男性观众的注意力,同样,它也会给男性注意到令人难忘的女性赋权的形象。

《权游》2.0

最终,《权力的游戏》创造出了一个终极Boss—夜王和他的异鬼军团。尽管他们是这部剧中绝对的奇幻元素之一,但事实上,他们一直潜伏在该系列的大部分背景中,就像一个贯穿所有故事情节、人物角色的威胁生存的时钟。

夜王和他的异鬼军团代表着死亡。如果最终夜王和他的异鬼军团大获全胜,谁是权力游戏的赢家,谁拥有“铁王座”,就显得不太重要了。虽然目前来看,维斯特洛大陆的部分人,其生活并未受影响,他们还当这群蓝眼睛的怪物并不存在,但夜王和他的异鬼军团确实会在未来影响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夜王和他的异鬼军团,正在为每一个活着的人而来。

要知道,电视剧是一种以成功复制而闻名的媒介。那么,《权力的游戏》会引发一波奇幻类型电视剧的诞生吗?答案是,现在还没有,而且很可能不会有—尽管HBO在嘗试。

不管《权力的游戏》属于哪一类电视剧,它都是一部非凡的作品。在丰富的人物刻画和视觉呈现上,它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会被轻易复制。它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活力的故事之一,无论它诞生于何时、何地。

小编推荐:
美国总统们竟有这些烦恼
“凛冬”已至
VIPKID:在线教育“独角兽”成长之路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